余英時回憶錄


從「訪談錄」到「回憶錄」 余英時
這部《回憶錄》並不是我自己最先發願撰寫的。它的起源有一段曲折的歷程,必須先交代出來。   

二〇〇七年深秋,廣州李懷宇先生初訪美國,即到普林斯頓來訪問我。這是我們事先在電話中約定的。他告訴我,他早已讀過我的文字,一直希望有機會和我作較長時間的談話。那時他還是報刊記者,以訪問學術和文化界的前輩,著稱於世。他的多種訪談論集已廣為流行。見面之後,他立即向我提出一個請求:希望我能多給他幾天的時間,使他可以對我進行比較詳盡的訪問。他的理由是很充分的:一方面,我不去中國大陸從事教學或研究工作,他沒有見到我的機會;另一方面,他這趟訪美是一次極為難得的機遇,重遊則渺不可期。他的敬業精神和懇切的態度深深感動了我,於是我一諾無辭答應了下來。   

懷宇訪問我不止一次。第一次我們好像談了三、四天,每天他來我家,盤桓大約四、五小時,把我們之間的問答和討論都一一錄音保存了起來,以備回國後整理。接著他和其他華裔學人有約,便離開普林斯頓去訪問他們。由於訪問的對象都是我認識的朋友,他在訪問中自然而然地和他們談論到我,因而收集到更多的關於我的資料。所以訪問告一段落之後,他又重來普林斯頓,要我對他新獲的資料加以印證。我已記不清楚他先後來過普林斯頓多少次,但他在訪問歷程中所表現的嚴肅和認真,大致如此。   

其次,我要談談我們對話的範圍和主要內涵。最初我假定懷宇大概關注的是我對大陸現狀和未來可能發展的看法。不料他一開始便從我的童年問起,然後順著時序,一路追詢到眼前。但是訪談並不是一問一答那樣簡單和直接,遇到人物和事件,他覺得如須進一步澄清的,懷宇便停下來從各種角度提出問題,逼著我從記憶深處窮源竟流,重構往事,然後再展開討論,直到我們都感到滿意為止。我們在這一方面所費去的時間往往超過一般的問答。但我也必須指出,懷宇的窮究不捨對於我記憶力的恢復發生了意想不到的重大作用:許多久已忘懷的事竟都在這種窮究過程中復活了。   

第一天訪談下來,我已明確地意識到:我們所做的是一種「口述歷史」(“Oral history”)。我一向沒有寫自傳的願望;當時口述歷史雖很流行,對我也不曾有過吸引力,但感於懷宇的滿腔熱忱和充分準備,我終不忍掃他遠來之興,別提他議。而且我原想到,趁這個機會為自己留下一部比較可靠的生命紀錄,也未嘗不是一件有意義的事,至於是否公之於世,則不妨留待將來再行斟酌。

...繼續閱讀

余英時訪談

本期隆重刊出「余英時回憶錄」企劃專題


王汎森、朱敬一、周婉窈、陳弱水、黃進興,以及旅居美國的報導文學、散文兼評論家蘇曉康,除問學師承之外,且也述說他們各自與余教授私下家常往來的軼事逸聞,隽永又溫馨。

編輯人兼作家廖志峯,飛越重洋,親至普林斯頓余府專訪,攜回第一手報導跟攝影照片,他掩不住的興奮之情,可謂道盡了編輯同行的執著跟喜願。

第一本余英時先生談成長生活、 學思歷程的訪談集


余英時先生是國際知名學者,本書由作者陳致通過訪問,呈現余英時先生的學思歷程,記錄了余先生治學的途徑、經歷、方法和重點,以及他對學術、思想、人文等各方面的看法等。

全書分為:「直入塔中,上尋相輪」、「宗教、哲學、國學與東西方知識系統」、「治學門徑與東西方學術」、「為了文化與社會的重建」四章。

認識余英時

余英時先生,原籍安徽,1950入學香港新亞書院,導師為錢穆,後再赴美國哈佛大雄深造,師從楊聯陞。1962年獲博士學位,先後於密西根大學、哈學大學、耶魯大學任教,於普林斯頓大學退休。教學生涯中,曾短暫留港擔任新亞書院院長、香港中文大學副院長。在六十年的研究與教學生涯中,作育英才無數,著作等身,總數五十九部專著,論文高達四百餘篇。

余先生以深厚的學術素養與史學的開創性研究,在四十四歲就當選中央研究院院士,在 二○○六年獲選有人文諾貝爾獎之稱的克魯格獎,並當選為美國哲學會的會士,二○一四年獲得唐獎漢學獎。

余先生於一九六七年出版首部英文專書《Trade and Expansion in Han China: A Study in the Structure of SinoBarbarian Economic Relations》。後有感於自己的研究成果在東方學界讀者有限,改以中文撰述主要學術媒介。

余先生第一部在台灣以中文刊行的《歷史與思想》準確的呈現治學傾向,如在中國文、史、哲間的交互關聯,以及中西與思想的異同。本書中的論文,有部分則發展成為專書,如《論戴震與章學誠》、《紅樓夢的兩個世界》和《陳寅恪晚年詩文釋證》等,後續出版專著如,《士與中國文化》、《中國思想傳統的現代詮釋》、《中國近世宗教倫理與商人精神》、《朱熹的歷史世界》、《中國近代思想史上的胡適》、《猶記風吹水上鱗:錢穆與現代中國學術》等書,均為學界所重。余先生在廿一世紀後,相關著作陸續進入中國大陸,更使其影響力遍及中文學界。

余先生的貢獻與學術特色在於深入研究中國文化、思想、政治史,通貫古今,上起三代,下至當代各時期,為中文學界所罕見。特別在「士」的轉型與中國思想發展的「內在理路」、「內在超越」等觀點提供了新的思路與方法。其次,余先生的近現代中國歷史、思想與文化領域的著作,對近代重要知識分子學術地位及治學理念的闡發,成績有目共睹。

余先生亦關注文化及政治問題,嘗多方聲援兩岸的民主運動。然余先生雖然觀察與評論政治,卻不實際參與,出發點乃是知識分子的社會關懷。

就如芝加哥大學的余國藩的盛讚:「余英時教授就是他筆下的中國『士』的典型,一生的研究與經歷都在反映這一點。」

資料引用改寫自《中國史研究的自我反思》引言與附錄

余英時學思歷程

(1962-1976)

時代變動下的近代知識份子

考古紀實作家岳南繼《李莊往事》與《南渡北歸》兩部巨作,再現戰火下人文大師與理工學者們的凜凜風骨。

1940年,因躲避日軍的猛烈轟炸,這群南渡的「下江人」不僅要面對饑餓、病痛與死亡威脅,還共同歷經土匪來襲、駭人聽聞的「研究院吃人」事件,其中更少不了因相知相惜所萌生的情愫。然而,1946年國共戰爭的砲火再起,迫使這批知識分子再度分道揚鑣。

未盡的才情:從《顧頡剛日記》看顧頡剛的內心世界

未盡的才情:從《顧頡剛日記》看顧頡剛的內心世界

余英時教授為《顧頡剛日記》所寫的序言

天安門:中國的知識分子與革命

天安門:中國的知識分子與革命

以代表性人物,交織成一幅中國精神面貌的整體圖像

徬徨英雄路:轉型時代知識分子的心靈史

徬徨英雄路:轉型時代知識分子的心靈史

探討從戊戌變法至五四運動期間中國的文學、學術和思想的變遷,以及知識份子的心靈史。

余英時學術:方向與取徑

一、初訪哈佛  
向楊聯陞先生問學    
帕森斯的「社群系統」  
布林頓的歐洲近代思想史  
基爾莫的「文藝復興與宗教改革」  

二、攻讀博士學位  
賽門的羅馬史  
懷特的歷史哲學
佛烈德里治的古代政治思想史  
費正清的專題研究課    
追隨基爾莫讀文藝復興  
胡適與胡適研究
重尋胡適歷程

重尋胡適歷程

胡適口述自傳

胡適口述自傳

中國古代哲學史

中國古代哲學史

取徑海登懷特(Hayden Wh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