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學大師包曼,剖析液態性樞紐之作

液態現代性

液態現代性

從現代到後現代 為兩個世紀把脈的思想家 當代社會學大師包曼 剖析後現代社會經典之作

本書為社會學大師齊格蒙.包曼的代表作,是其晚年思想的核心源頭,更是後現代研究中自成一家之言的經典。他運用「固態/液態」的概念,取代既有的「現代/後現代」區分,並從五個基本概念著手:解放、個體性、時間/空間、工作,共同體,試圖理解並診斷當代的社會文化。

包曼認為,當今社會最重要的特質,就是「液態」。以前強調固態靜止的空間占據,現在是流動輕盈的時間至上;舊有資本主義的大工廠式、持久耐用的商品被屏棄,現在創造利潤的是輕薄短小、可高速流動傾銷更替的商品。游牧式菁英掌控了固定人群,掌握移動方式取代據地為王,成為新的權力工具。在快速變化的全球化社會,個體從長久穩定的共同體中解放,社會地位不斷流動,多重身分快速切換,親密關係脆弱易碎,個人的不確定感與不安感也隨之加深。面對如此困境與機遇,如何省視個人主義不斷深化下流動個體的道德責任,成為包曼關心的焦點。

...繼續閱讀

2018年度選書

《終戰那一天》│它們是記憶,不曾屬於歷史
進入《終戰那一天》以前,我想提兩件自身經驗的例子。

大約是國二的時候,搭父親上班的順風車的我,在早晨的聯播新聞網,聽到了「二二八事件」,新聞敘述語氣平淡,欠缺任何解釋,我好奇的問:「什麼是二二八事件?」父親頓了一下回答:「二二八啊,這個小孩不必知道」。

這沒有斷了我的好奇,某個日子,我走進平常上學動線會經過,尚不知底蘊的「中央書局」,翻找著那時可以找到,關於台灣歷史的大事記,在二月二十七日的條目下,看到「林江邁血案」,知道緝菸引發的一些騷動後,我心滿意足的離去。

稍長時,知道《悲情城市》裡梁朝偉演的啞巴,因不會說話差點被打的原因,偶爾也對這個在新聞媒體上,時不時出現的話題,保持關心;以讀小說的心態,讀過阮美姝《幽暗角落的泣聲》,藍博洲《幌馬車之歌》,直到大學選修了「當代台灣史(1945-)」,我才對「二二八事件」有較為通盤全面的了解。

這個過程,在我所成長的年代,因為資訊難尋,得費去十年的光陰。

另一件事,是近兩年我發現,與別人用台語對話的過程中,媽媽以及家中長輩所使用的台語詞彙,如「彈簧床」(spring bed)、「機會」(chances)、「窗簾」(kaaten)、「衣櫥」(tansu)、「紅蘿蔔」(ninjin)等,似乎與其他家庭有所不同,在這些有不同台語說法的辭彙中,媽媽所使用的通常是從日語外來語轉譯為台語的發音。

這又引起我的好奇,我與姐姐簡單推測過,也許跟家庭背景有關,在日治時代,外婆她的原生家庭裡,舅公們多是醫生、公務人員;父親這邊的大伯在糖廠,二伯當過「警察」。這意思是說,我的長輩們,屬於「皇民化家庭」的機會很大,慣用日語之後,「日語化」的台語,實屬正常。當然,這種事大人們不會說,你問了也問不到,因為被當成不光彩的過去。

語言在我們生命中存在與使用,但面對這一切的疑問,因為失去了脈絡,無從得知。

前者,歷史的大敘事被隱藏;後者,語言則失去了「上下文」,而課本教過我的都跟這些無關。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