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文化2018年度好書

入選書目為2017年10月底至2018年11月以前所出版書籍
這一年中,鏡文化四位書評委員──傅月庵、黃宗潔、陳栢青、盧郁佳,每月於鏡文化輪流撰寫書評專欄,所評述的書籍和每三個月選出的當季「好書遺珠」,為「年度好書」的初選書籍;評選會議前,再由四位書評委員自初選書籍中選出47本書複審書籍,於決審會議投票選出「華文創作」與「翻譯」兩大類的年度好書。

華文創作類

台灣婦產科女醫的行醫田野紀實《診間的女人》,一刀戳破人權進步、兩性平等的假象,暴露女性遭受性剝削的普遍、慘烈,催促變革。就像歌舞劇《芝加哥》裡多個女凶手自述受虐經歷,書中一一揪出在每個傷毀生命史故事中統治女人的暴君;所不同的是,女人默默受虐而毫不自知。…林靜儀以無畏勇氣挑戰體制,揭發沉痾,要求女人擁有自主的權利。革命烽火已在她手中點燃,它要求讀者遍地傳續。(節錄自盧郁佳短評)

這些少年,有因為家庭失能,被安置兒少機構,卻成為性掠奪對象;有想幫家裡多賺錢,改善家計,卻淪為詐騙集團車手,被控制甚至禁錮;更多被強暴、被棄養、中輟失學,小小年紀便成為童工,被大人、被體制無情剝削著,彷彿被整個社會遺忘了。《報導者》深度籌劃,深入採訪,深切呈現我們社會之痛,當整個結構傾斜之時,誰來拉拔那些被遺忘的高風險家庭孩子們?起向高樓撞曉鐘,不信人間耳盡聾。這本書最大的意義不只「看見」,更重要的:「孩子,救救孩子!」(節錄自傅月庵短評)

《終戰那一天:臺灣戰爭世代的故事》
曾經,我們失去了時間。「終戰」作為時間標的,我以為它凸顯的,是切成兩ㄉㄨㄢˋ,但這個ㄉㄨㄢˋ,不只是一刀兩斷,以這一天把戰前和戰後分割。這個斷裂在過往我們受的教育中並沒有被接合,這個國家至今仍然延續這個斷裂,甚至擺爛之,擴大之,遺忘之。《終戰那一天》考掘史料,並以此說出好聽的故事。它對非虛構寫作,以及集體書寫都做出良好的示範,其章節之間的銜接、風格與體例上的統整都跡能做到無縫,那是另一種技術面的縫合。無論是就文學,或是史學上的意義都值得肯定。這本書讓終戰那一天真正進到我們的視野,不如說,讓我們重新回到本來該在的鐘面上。(節錄自陳栢青短評)

《一個木匠和他的台灣博覽會》
這樣問好了。80年前一冊小本子,滿滿蓋了300多個紀念戳章,交到你手上。除了驚奇讚歎,你還能做什麼?還會做什麼?歷史推理?紙上考古?怎麼說都好。關於「1935年臺灣博覽會」所說者眾,出過的書一本又一本,卻可能再也沒有比《一個木匠和他的台灣博覽會》給人更多的閱讀歡樂了。從1994年《總統是我家親戚》開始,陳柔縉便以她滿滿的才情跟執著,讓我們一次又一次讚嘆與感恩。這次之後,肯定還有!(節錄自傅月庵短評)

《妖姬.特務.梅花鹿:白虹的影海人生》
以圓滑老練、歡樂昇平的語調,講述一個生女兒送養是常態、從娼被傳染性病行乞被視為活該的肅殺年代,布莊女兒憑著憨膽和芳華,十七歲就闖盪台語片影壇去看世界。以前輩小艷秋為典範解放情緒哭笑尖叫,到婚後力主改拍小說《賭國仇城》訴盡對衝突的烈愛癡迷,每一段看似和平、理所當然的場景,都是無意識挑戰女性傳統角色的革命。…作者陳亭聿運筆纖細敏感,留白精巧,以輕馭重,…,在輕快溫暖詼諧中,包藏了深沉的憂傷,未竟的豪情,留下勇敢女人大步往前跨的璀璨光芒歷史。(節錄自盧郁佳短評)

《每天都在膨脹》
「所有的猛男都會過時/只有我對你的凶猛永遠長久」,他用詩,像用犄角戳我們,自己卻每天都在膨脹,然後我們方才明白,16年過去,「已哭的暖男大叔啊,終於學會笑了,並非這個宛如精神病院的現實人生能夠禁錮。」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詩人,很多人遂都寫詩,多半人寫詩是「造句」,想方設法「造」出詩句。好的詩人卻都是「擺字」,把最好的字擺在最恰當的位置,一首詩便完成了。擺頭擺尾,擺了又擺,大鯨向海。——《每天都在膨脹》自是年度絕好詩集,脫穎而出的卻不僅一本書,而是一位詩人!(節錄自傅月庵短評)

更多內容評介請參考【鏡週刊2018年度好書】
記一忘三二

記一忘三二

花街往事

花街往事

等路

等路

每天都在膨脹

每天都在膨脹

《記一忘三二》
充分地展現出李娟的善感之心,如何在荒漠之地滋養出獨特的幽默及從容。柴米油鹽雞飛狗走餵貓遛牛的「俗務」所體現的,不只是民間文學敘事傳統中,那種「無事不可言,無意不可入」的生命力,看似口語化與日常化的文字背後,更隱含著幽微的生命思辨,隱含著對不同價值觀的反覆辯證。李娟的文字耐讀,或許也來自於她在那廣漠空間所磨出的耐性。…正因為總在抵達與離開,總是在路上,對任何生命的美景,方能以更珍惜之心述說憶記,因為深深了解,那何其得之不易。(節錄自黃宗潔短評)

《驟雨之島》
台灣產業外移、遲難轉型的傷痛,不亞於一場突如其來、經年累月的屠殺。卻隱形而靜默,未被談論,像不存在。目擊全程,倖存者打破沉默,毅勇奮起,用小說《驟雨之島》艱難鑄成鐵錚錚的證言,展示五、六十年代美國對冷戰防共陣線藩國的採購配額,如春雨滋潤沃壤萌芽,扶植了台灣生產鏈興起;等到配額一夕撤離,勞工福利、薪資上漲、台幣升值壓力下,台灣出口商紛紛惡性關廠,西進中國設廠,搞垮台灣競爭對手,內部相殘的悲劇。乃至產業全景中的婚姻與愛情,也成了商業的倒影,停留在利益的結盟,連自由與誠信都不可兼得,難以攜手轉型。作者顧德莎觀察入微,取喻狠準,立論精闢,道出文化深層令人毛骨悚然的真相,比起山崎豐子的產業小說毫不遜色。(盧郁佳短評)

《等路》
《等路》是難寫難攻的,文字上跳躍於台語/日語/北京話之間,流暢切換,時不滑行,斜卻到位,諧而又雅。他在情節上有意義的簡省,把大歷史、深濃情義全藏在路的那一邊,任他林深樹掩,「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微」,只有腳印知道曾走過的痕跡。那種忍,那種含蓄內斂,那種吞吐與吟哦,老練的讓你看不出他是新手。講餘味、宜於舌間玩味、不說之說、隔窗描影、後勁兇猛。「等路」之妙,在台語語境裡,這是「禮物」的意思。那這位小說家,這本小說集也是1018年給台灣讀者的一份餽贈了。我們別讓他等太久。(節錄自陳栢青短評)

《花街往事》
由歪頭少年顧小山的視角望出去,世界偏斜了一點,小說因此開出了一道口子,之於「距離」的拿捏與吋度,路內展現於更繁複的技術,《花街往事》多重時間,多重視角,街道立起來了,人物活起來了,語言撐起人們鮮活的底氣,…小說家取消了距離,又製造距離,那便有了新高度,是歷史的,也是審美的。這回站在花街牆上的路內依然把煙灰抖在人家雞雞上呢!那是歷史的劫灰,你還感動的哭呢。要他多來一點。(節錄自陳栢青短評)

更多內容評介請參考【鏡週刊2018年度好書】

翻譯類

《橡皮擦計畫》為我們補足的,不只是這兩位舉足輕重的心理學家,如何一步步產出這扭轉心智理論的見解,也是他們的人生故事。康納曼與特沃斯基的個性只能用南轅北轍來形容,但他們倆人的合作,卻遠遠超越學術研究「共同作者」這樣的關係,那是心靈與心靈之間的對話,是人類智性最大可能性的展開與加乘,…儘管這段關係最後仍令人遺憾地變了調,仍讓讀者看到,心靈與智性層面的連結,確實可以超越一般人所定義與想像的夥伴關係。(節錄自黃宗潔短評)

以優美的文字、敏銳的感知與開放的心靈,充分展現出非虛構寫作的跨域可能。他以腳下的路徑為起點,幅射出兼顧物質與精神、具體與抽象層面的,「路」的意義。透過路,我們得以相互溝通,不致迷失方向,但另一方面,明確的路徑卻也縮限了找到不同出口的可能性,框住我們的視野與思維。因此,摩爾不只以文字開路,讓讀者看見沿路的風景,更強調我們踏出的每一步,無論承繼前人的軌跡或另闢蹊徑,都是漫長歷史中有形與無形的路徑之延伸,是人與其他所有生命、物種的交會與共構。(節錄自黃宗潔短評)

《重新與人對話》
教授雪莉.特克結合社會學和臨床心理學,在《重新與人對話》中倡議,對話需要眼神交流,關心對方,專注傾聽話語、語調、表情、姿勢等重要線索,設身處地想像對方的感受,透過自己的感受去回應,才能在交流中感受親密共鳴。手機介入相處,使人離席,令有能力對話的成年人失去能力,令還沒建立能力的兒童青少年失去學習機會。本書精采、銳利的田野觀察,說明相處品質在獨處、家庭、愛情、友誼、教育,工作和政治運動中發揮的關鍵效能,如何被手機摧毀。它的卓越貢獻在突破網路環境的威脅,為無名的不滿建立棲身之所,賦予讀者觀察自己處境的框架,賦權我們重新活得像個人。(節錄自盧郁佳短評)

《跳舞的熊》
鋒利,殘忍,疼痛。波蘭的報導文學《跳舞的熊》宛如解剖刀鋒,為我們揭開自己皮膚底下廣闊無邊的萬古黑暗。作者維特多.沙博爾夫斯基走訪東歐多國,調查街頭表演討賞的馴熊被解放後的適應障礙,觀察專制加諸身體的規訓,揭露脫離共黨暴政的東歐後殖民困境。…本書深刻的洞察不可或缺,它無情揭示了慣受政治宣傳操縱的社會多麼容易喪失現實感,…回溯在每個衝突時刻陌生的身體感覺、反應模式,艱苦蹣跚踏上復育自我之路。它慨贈讀者一筆富可敵國的財寶,即是勇於打破現狀,想像何謂自由。(節錄自盧郁佳短評)

《昆蟲誌:人類學家觀看蟲蟲的26種方式》
修‧萊佛士《昆蟲誌》講的是人與蟲悲歡離合,因緣與紀事。…從A-Z,一個詞條一則昆蟲與人的因緣,車諾比、發燒作夢、猶太人、卡夫卡、全球暖化、禪宗與沉睡⋯⋯都有故事可說,作者需要看深看透的不僅昆蟲生態,更要掌握人類行為。是以「上窮碧落下黃泉,動手動腳找昆蟲」,一一說清楚講明白,我們於是有了這樣一部豐饒多元、跨越人文與自然,或說跨物種民族誌的實驗之作。(節錄自傅月庵短評)

《羅馬四季》
《羅馬四季》亦可視為安東尼•杜爾(Anthony Doerr)這位文字大廚端出的家常菜。都知道杜爾的小說文字細膩,這部他旅居羅馬一年的生活隨筆,其實更顯功力。…透過杜爾視角的羅馬四季,我們看到所謂偉大與卑微、永恆與破碎、創生與壞毀、智慧與庸常……這些看似對立的概念,其實同時矛盾又相容地並存。我們每個人都置身其中,為活著而奔波,也為終將走入歷史的未來,試著留下美與意義。(節錄自黃宗潔短評)

更多內容評介請參考【鏡週刊2018年度好書】
離婚季節

離婚季節

少年來了

少年來了

冰平線

冰平線

夜巡貓 1+2

夜巡貓 1+2

《離婚季節》
《離婚季節》登陸台灣的重要性在於,對於理解美國一時期編輯與作者如何協力,以及極簡主義小說的技術與面貌有了更多認識,那背後有一個系統,一個個殊異孤影重疊的共同輪廓隱隱欲出。此外,則是對於齊佛小說藝術成就上的驚嘆。齊佛小說裡總是冷的臉,熱的心,生活殘酷,我佛慈悲。以為他小說硬,其實是透。乍以為不動聲色,其實是訊息的內爆,不明白也就罷了,越是明白,越是悵然。縱生活如孫猴子躍出十萬八千里,也不過是在佛的掌心,真的,我們都需要一點慈悲。或者一篇齊佛的小說。(節錄自陳栢青短評)

《少年來了》
「人類究竟是什麼?為了讓人類不要成為什麼,我們又該做些什麼?」韓江的小說《少年來了》,最受人注目之處固然是她以五一八光州事件為題材,銘刻了韓國那段黑暗血腥的歷史,但韓江的企圖顯然不止於此。對她來說,「光州是遭到孤立的,是受蠻力踐踏的,是被毀損,卻不該被毀損的代名詞。」因此,她試圖透過文字重建的,不僅是曾被壓抑與禁制的記憶,更是對於人類本質的探問。…《少年來了》是她為那些在不安中逝去的靈魂,囚困在黑暗記憶中的生命,在雪地中點燃的一盞燭光。(節錄自黃宗潔短評)

《冰平線》
櫻木紫乃出道晚,家裡開愛情賓館,還在法院當了很久的打字員,估計熟知許多人間交叉點的事件。38歲都已當過好些年家庭主婦了,一出手便自不凡,讓人耳目一新。她能寫出男女情愛的細膩幽微,也能點出性愛的激烈空虛,更能說出相濡以沫的點滴溫情暖意。從脈絡來看,直直可接日本文學「物哀」傳統,而呈現於白茫茫的北海道小城鎮,比凜冽風土還要凜冽的人間有情天地。色澤鮮明,生猛有勁。《冰平線》是櫻木最早的單行本作品,要瞭解這位風格自成,前途可期的日本女家,當由此開門入內。(傅月庵短評)

《夜巡貓》
用漫畫筆觸填補了這個缺口。「有人哭嗎?」、「有人偷偷在哭嗎?」,有貓夜巡,聞著眼淚的味道靠近,每一回短短八格,份量剛好,宜於入口。那裡頭抓住一種細微的失落,貓嘔出毛球一樣的輕,但就是這些微微的失望、窗上的薄霜,或是手插入口袋才發現的破洞,才深深重擊我們。而夜巡貓發現創口,貓舌親舔那樣成了心的OK蹦,現在還記得那一瞬間的悸動。「給我們明日的勇氣」豈只是保力達B,有時就是一支貓。《夜巡貓》能出線的理由也許是,在眾多進入決選的漫畫中,有的說理,有的抒情,有的追懷歷史,有的道破真相。他們開啟了我們的眼,拓展我們的路,但有時候,我們需要的,只是在絕望的往下掉的時候,有什麼挽住我們,就算僅僅是一根貓的鬚鬚。(節錄自陳栢青短評)

更多內容評介請參考【鏡週刊2018年度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