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朵思.伊斯頓(Dossie Easton)
朵思是一位持有證照的婚姻與家庭治療師,專長是另類性愛與關係,她做開放關係諮商已有超過二十五年的經驗。她另外著有四本書。自一九六九年以來,她就開始了她的道德浪女生涯。

珍妮.W.哈帝(Janet W. Hardy)
珍妮著有十二本書(含合著),她是綠意出版社(Greenery Press)的創辦人,這是一家專出性愛冒險書籍的出版社。她是加州聖瑪麗學院(St. Mary’s College of California)創意寫作碩士。她在一九八七年誓言告別一對一。

譯者張娟芬

參與社會運動多年,關心性別、司法、人權等議題,著有《愛的自由式》、《無彩青春》、《走進泥巴國》、《殺戮的艱難》等書。德國漢堡大學犯罪學博士,臺北藝術大學文學跨域創作所客座助理教授。

【博客來選書】

自由性愛的經典之作《道德浪女》新版問世

渣有渣道、婊亦有道,讓我們一同誠實且道德地放浪!


開放關係就是劈腿偷吃?多重伴侶就是淫亂多P?
我們是否有可能同時愛上好幾個人,或對伴侶以外的人產生慾望?
難道只要戀愛了,就會自動喪失對其他人的興趣?
如果我對別人有感覺,就表示我不是真的愛我的戀人?
我的情人「出軌」了,表示我們的關係一定出了什麼問題?
沒有「另一半」,我的人生就不完整,一輩子得不到幸福?

我們從小被教導,一生一世、一對一的異性戀婚姻,是情感關係的唯一正解。然而,如果這是唯一「正常」與「自然」的關係,為什麼劈腿、無縫接軌、外遇、離婚等現象,從古至今皆層出不窮呢?其實,現在這一套「應該」,跟其他很多套一樣,都是文化製品,而非自然法則。「大家都知道」的迷思未必是對的,只有真正認識所有可能性,你才能做出真正適合自己的選擇。

《道德浪女》為傳統一夫一妻制以外的親密關係經典指南,書中提供了豐富的關係經營與溝通技巧,引導讀者認識自己並強化親密關係,更加全面地理解人類的情感世界。本書將帶領讀者展開一場自由的冒險之旅,教你如何透過坦誠溝通、接納並掌握自身情緒、公平且健康地吵架、建立安全感與支持系統、共同設立界線等方式,嘗試進入開放關係、多重關係,以及任何性與愛的自由關係。本書也為浪女新手提供調情與追求、「說要」與「說不」,以及安全性行為的入門技巧,並教導浪女如何運用法律及各種協議保護自己與伴侶,進而養兒育女。

處於一對一關係中的讀者,亦可由本書習得親密關係的經營之道,以及接納並善待自己的方法。本書提供了嶄新的視角,能幫助你從傳統的束縛中解放出來,不再恐懼關係的失敗,並明白自身已是完整的個體,無須所謂的「另一半」來填補空缺。「愛」與「性」本身就是目的,而非達成「一生一世配對」的手段。快感本身已足夠美好,親密、連結與陪伴亦彌足珍貴,只要你感到愉悅滿足,關係本身即具有無上價值。

《道德浪女》Q&A

Q:誰是道德浪女?
A:浪女可以是任何性別的人,只要你有勇氣以這種激進立場來歡慶性愛:性愛很好,快感對你有益。浪女可以選擇無性、選擇獨身、選擇一對一、選擇開放關係、選擇多重伴侶關係;浪女可以是異性戀、同性戀、無性戀或雙性戀,可以是激進的社運組織者,也可以是與世無爭的郊區居民。

Q:道德浪女哪裡「道德」?
A:歡慶性與愛的「道德浪女」,絕非濫交隨便、不在乎他人感受的自私鬼,真正的「道德浪女」有原則且有道德,她們重視誠實與所有參與者的意願,也會極力避免傷害他人;她們認為感情關係與「所有權」無關,沒有人能夠擁有別人;她們會誠實面對自己的情緒與感受(如嫉妒、恐懼、占有慾、不安、憤怒),當「自己感覺的主人」,找出這些情緒的根源,並尋求伴侶與朋友的支持,但不利用這些情緒去責怪或控制別人;她們也勇於面對衝突、解決衝突,練習公平且健康地吵架。道德浪女的關係沒有約定俗成的規矩,她們藉由討論來訂立協議,協商出某些條件、環境與行為來滿足自己的需求,同時也尊重每個人的界線。

Q:新版的《道德浪女》和舊版有何不同?
A:2017年,在初版《道德浪女》上市二十週年之際,兩位作者推出了更新加長第三版,游擊文化所出版的《道德浪女》,便是依據2017年的最新版本進行翻譯。新版的《道德浪女》將不同種族、無性戀、無愛戀、不屬於二分性別者、身心障礙者,以及其他容易被忽略的族群納入討論,並補上幾個重要主題,如性愛中的「意願」、性創傷與性虐待、性工作者、各地浪女先驅的小故事等等,同時也提供了數十則「練習」,讓讀者能夠實際演練書中教導的各式技巧。

新版譯序

《道德浪女》興奮點很低

  《道德浪女》第一版的中譯本出版於二〇〇二年,一轉眼已過了十七年。當時的新生兒,現在已經達到法定性交年齡了。兩位作者大幅增訂刪修,出了第三版,比第一版足足增胖三分之一,因此中譯也隨之更新上市。

  翻譯如同跟隨作者的心靈足跡,亦步亦趨把整個旅程走一遍。我再次感受到兩位資深嬉皮的風趣溫暖,與直面人生的真誠勇敢。讀這本書,彷彿看到她們睜著晶亮的眼睛,對人世什麼都好奇,什麼都新鮮,什麼都有趣,簡直如嬰兒一般。我們說愛笑的人「笑點很低」,「道德浪女」似乎是一種「興奮點很低」的人。

  書裡充滿了性愛,而且有各種「花式」,包括關係的花式,與技術、道具的花式。書名既然叫做《道德浪女》,讀者翻開時應該已有心理準備,或者有很高的期待。超乎期待的是,書裡也有許多的「愛」,許多「關係」,以及許許多多「溝通」與「治療」。她們不厭其煩地,一個步驟一個步驟地寫著如何與伴侶協商,左一個小練習,右一個小練習,練習怎麼吵架、怎麼克服嫉妒、怎麼善待自己……。

  朵思與珍妮的「浪女倫理」,核心價值就是愛與善意。主流想像中的多重關係是玩弄別人感情,或者性慾胃口奇大以致吞噬掉其他的一切;在《道德浪女》裡,完全不是。朵思與珍妮畢生的浪女實戰經驗,與美國六〇年代的反戰、反叛文化、性解放、公社等社會實踐密切交纏,性愛對她們來說,是社會連結的一種,是表達愛與善意的諸多方法之一。

  因此《道德浪女》裡的性愛,從近距離特寫,一直拍到高空鳥瞰。近的,她們談感受、技巧;拉遠一點,談個人的心理,情緒與成長;再遠一點,談人與人的連結與衝突;再遠一點,談浪女的社會壓力與社會支持;再遠一點,談先賢先烈、歷史典故。在這焦距遠近的轉換之中,性愛就有了脈絡,不只是關起的房門後面,遺世獨立之事。

  她們也毫不吝嗇地寫了一個段落,叫做「讚美一對一」。道德浪女沒有敵人,連一對一都不是他的敵人。她們覺得一對一,對某些人、在某個人生階段裡,也不失為一個很好的選擇哪。

  所以這不是一本妖氣很重的書。這是一本很慈愛的書。朵思與珍妮,慈愛親切的兩位老太太,葷腥不忌鉅細靡遺地,跟你談性,就像她們剛烤了一個蛋糕一樣嘻嘻地笑著,你吃與不吃,她都說很好,都快樂。

  朵思與珍妮觀察到,十幾年來,在她們活躍的美加地區,多重關係的能見度已經提高了很多,「多重關係」一詞也已收進《牛津英語辭典》。至於臺灣,在《道德浪女》舊版與新版的十七年之間,性別平等教育已經在校園深耕多年,同志運動不斷茁壯,速度與幅度都居各種社會運動之冠。其他性少數的能見度,雖然沒有那樣的大躍進,但總還是束縛少一點,空間大一點。

  但保守勢力反撲了,從「真愛聯盟」到「護家盟」、「下一代幸福聯盟」、「信心希望聯盟」,名稱百變,網路戲稱「萌萌們」,或簡寫為MMM。萌萌們在二〇一八年末提起三項公投,壓縮性少數與性別平等教育的空間,直接牴觸了保障同性戀婚姻自由的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結果三項公投都高票過關。而這並不是萌萌戰役的結束,因為就在公投當天傍晚,護家盟已經聲明,他們連以專法保障同志關係也不同意。

  萌萌的基督教聖戰,不會停在這裡。道德浪女,作為性少數中並不怎麼討喜的一支,未來還有硬仗。且以《道德浪女》一書,當作一聲充滿和平主義嬉皮氣息的戰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