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 Resistance

人群不僅做好了應對風暴的準備,他們還指望著一場風暴。6月12日上午,香港立法會周圍聚集了數萬人,其中大部分是年輕人。當雨點開始降臨時,雨傘啪的一聲打開,人們高喊著“Ga yau!”—加油,就如字面上的意思在熊熊烈火中,加油。幾小時後,這些脆弱的雨棚被掀翻到一邊,變成了臨時的盾牌,用來抵擋當地警方發射的催淚瓦斯和胡椒噴霧。然而,事實證明,它們在對付橡皮子彈時不那麼可靠,而且可能根本無法抵禦籠罩著整個島嶼的威權勢力。

但關鍵是要去嘗試。
目前的具體問題是一項允許引渡逃犯在中國大陸受審的法案。這項立法得到了該市領導層的迅速批准,被普遍視為對這座擁有700萬人口的城市享有的獨特自由的威脅。根據香港回歸的條款,香港實行的是一種定製的模式,即“一國兩制”。儘管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但這給了它50年有效自治的時間。作為一個利潤豐厚的殖民地港口城市,它的歷史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留下了獨特的自由主義遺產。

長期以來,香港人的生活方式比大多數中國人更自由、更國際化,對大陸人的偏見普遍存在。香港回歸以來的《基本法》規定了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他們為自己獨特的烹飪風格和語言感到自豪,說的是廣東話,而不是大中華地區更常見的普通話。

但批評人士擔心,中國的入侵可能會終結這一切。他們表示,中國政府可能會利用該法逮捕反對者,並將他們置於其臭名昭著的不透明司法體系之下。這一風險可能會蔓延到居民以外,甚至包括途經該市交通樞紐的遊客。“如果香港的引渡法案成為法律,”前美國駐亞洲外交官、目前擔任諮詢公司Park Strategies高級副總裁的肖恩·金(Sean King)說,“我會非常謹慎地考慮近期再次訪問香港。”

►經濟學人—Hong Kong

我們本週的封面報導是香港自1997年結束殖民統治以來可能是規模最大的抗議活動。

這些爭論是關於技術層面的,但它們的含義觸及了香港獨特之處的核心。許多公司選擇在中國設立基地,是因為它與中國巨大的市場有著緊密的聯繫,同時也遵守著西方經濟的規則。如果像提議的那樣修改法律,允許引渡到中國大陸,與北京對抗的異見人士可能會在中國法庭受到嚴厲對待。商人們冒著被人脈廣泛的中國競爭對手拖入敵對司法轄區的風險。

香港人有理由擔心,他們城市的未來正處於危險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