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克‧薛夫

著有兩部對抗藥癮的個人回憶錄,包含第一部作品《無處安放:吸毒逃家的日子去了哪裡?》以及《We All Fall Down: Living with Addiction》。現居洛杉磯、加州,撰寫劇本,參與影集《漢娜的遺言》編劇。

找到回家的路

倘若本世紀也有一本《在路上》,它必然離不開毒品。
本書見證毒品對人產生的影響,
不再作為對時代的反叛,而是無數場個人與藥癮的抗爭。
為何用藥上癮,無法自拔?
最終又是什麼力量讓尼克重新找到回家的路?

本書是安非他命上癮者尼克‧薛夫的第一手自述。坦率的性格加上帶有藝術性的真誠,出版後與父親大衛‧薛夫的《美麗男孩》雙雙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書榜。尼克毫不保留地道出長達十年使用毒品、人生起伏跌宕的真實經歷。他第一次喝醉在十一歲,後來他抽菸、抽大麻,吸食古柯鹼,並且對安非他命和海洛因上癮。一旦體驗毒品最初引起的美好感覺,便會不斷渴望再次接受毒品撫慰。尼克認為自己隨時能戒癮,恢復日常生活,他以為自己從生活中缺席,對他人無關痛癢,刻意忘記仍深愛他的家人。然而藥癮宛如巨大的黑洞,難以填補;為了獲得短暫的歡愉,尼克揮霍金錢,潦倒地流落街頭,甚至將家人對他的信任磨損殆盡。

那年尼克決心從谷底振作,戒毒復健滿十八個月,卻因為感情挫敗,毒癮不幸再度復發……

「我是怎麼走過來的?」深受赫曼‧赫塞啟發的作者,嘗試將寫作當作出口,整理混亂思緒,與自己及世界對話,去回答這個所有關心上癮者的關鍵問題。尼克勇於暴露不安與痛苦,記錄街頭藥物濫用現象,正如《西雅圖週刊》所述「本書宛如布考斯基與布洛斯的融合……」他以札記形式寫下離家在外的青春冒險經歷,本書既是一本寫下毒品從上癮到戒癮過程的真實筆記,也是一本次文化用藥者的社會觀察。在安非他命虎口下十年竟能脫險,作者誠懇寫下見證,讓當代對毒品泛濫,特別是青少年用藥而無法回頭、幾乎絕望的世界點燃一絲希望。

「撐住,一切都會沒事的。」
——別忘記,真正能讓人生更滿足的唯有我們對別人的愛。

大衛.薛夫

畢業於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薛夫擔任記者時曾訪問過約翰.藍儂、史蒂夫.賈伯斯等名人。薛夫豐富的文章與訪問記錄散見於《紐約時報雜誌》、《滾石》雜誌、《花花公子》、《有線》雜誌、《財星》雜誌等。著作包括:《遊戲結束》、《中國黎明》、《我們所說的:約翰.藍儂與小野洋子的最後主要訪談》。他在《紐約時報雜誌》發表的〈我的嗑藥兒子〉贏得美國心理學協會的「增進上癮症了解之傑出貢獻獎」。 薛夫於2009年獲選為《時代》雜誌百大最具影響力人物,與希拉蕊、歐巴馬、湯姆.漢克等人並列。

我的美麗男孩

美麗男孩

美麗男孩

「我一直以為保持警覺和付出愛就可以確保我的孩子擁有像樣的人生,
但我已經學到,這並不足夠。」

當愛不足以保護家人,我們還能怎麼辦?
一部坦承到讓人心痛的真實回憶錄。一段父親陪伴孩子走過戒毒的旅程。


2005年知名記者大衛‧薛夫將自己身為上癮者父親的心境,在《紐約時報》上發表——〈我的嗑藥兒子〉一文引發熱烈迴響,打動無數讀者。「經歷尼克吸毒後,我體悟到身為父母幾乎任何事都可以忍受。」曾採訪過無數名人的他,以約翰‧藍儂的歌曲當作書名,寫下兒子尼克自出生到嗑藥成癮,幾乎影響整個家庭的心路歷程。本書2008年出版後旋即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書榜冠軍,隔年大衛‧薛夫更獲選《時代》雜誌百大最具影響力人物。這部回憶錄不僅是一個有上癮者家庭的真實寫照,記者出身的他更涉入用藥文化及毒品泛濫等議題;揭露一名人父的筋疲力盡之餘,也從創傷與心理層面,尋求堪稱被上癮者摧毀的家庭復原的可能性。2018年更因同名改編電影上映,本書重回《紐約時報》暢銷榜,銷售僅次於《人類大歷史》,足見本書在當代美國深具影響力。

「我美麗的男孩發生了什麼事?」「我的家發生了什麼事?」

大衛.薛夫沉痛地度過兒子尼克染上毒癮與嘗試戒毒的艱辛旅程,而在旅程中的每一刻,這些折磨人的問題始終縈繞不去。面對嗑藥兒子,作者寫下:「重要的是療傷,而非責怪。我們有可能超越責怪的層次嗎?」真切地刻畫出父母愛著似乎無藥可救的子女時,雲霄飛車般的劇烈情感起伏。

青少年用藥實為當前社會最關切的議題,本書見證了上癮者與其陪伴者共同走過的旅程。

2/11前,雙書合購75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