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約翰.伯寧罕(John Burningham)1937-2019

約翰.伯寧罕擅用孩子觀點描寫人生,由於他深體大人與小孩必須一起分享繪本,所以,他的創作目標是兼顧大人與孩子,讓他們在閱讀作品時,能夠各得其所。

1937年生於英國。童年在夏山學校度過。在這個可以隨心所欲的學習環境裡,他大部分的時間都在作畫。十七歲那一年,因為拒絕服兵役,而選擇了軍事服務的工作,其工作內容包括:戰地急救、護林、農耕、打掃貧民區、蓋學校......等。約翰.伯寧罕年輕時常以打零工的方式浪跡各處。1960年,他回到英國,一邊為交通局畫海報、幫雜誌社畫漫畫、設計聖誕卡,一邊思考自己未來的去路。他發現,他所有的工作中,他最想做的,就是畫一本書。

1963,他的第一本書寶兒《Borka》問世,此書旋獲英國繪本最高獎項──Kate Greenaway Award青睞。從此以後,約翰.伯寧罕的生活即以創作繪本為主,他的作品被譯成十數國語言,是一位頗受世人肯定的繪本作家。

在約翰.伯寧罕的作品當中,中譯本包括:《寶兒》台灣東方、《和甘伯伯去遊河》台英社、《莎莉,離水遠一點》遠流、《莎莉,洗好澡了沒?》遠流、《你喜歡》上誼、《外公》台英社、《遲到大王》上誼、《喂!下車:大手牽小手》遠流、《我的祕密朋友阿德》遠流、《哈維‧史藍芬伯格的聖誕禮物》和英、《寇特尼》和英、《朱里亞斯呢》阿布拉、《神奇床》遠流、《艾德華-世界上最恐怖的男孩》阿布拉、《這是秘密》上誼、《小寶寶要來了》上誼、《跟我一起看地球》遠流、《Picnic》、《Motor Miles》等等。

以「無聲」表現小孩的想像世界

莎莉和父母親一起到海邊。當爸、媽坐在海灘上看報紙、織毛衣,並不時叮嚀她「注意這個」、「不要做那個」,莎莉早已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划著小船,和小狗出海探險去了。

作者約翰‧伯寧罕完全以右頁的圖像來「敘述」莎莉遭遇海盜船、取得藏寶圖、挖到一大箱金銀財寶的驚險歷程。

【OKAPI一起看圖文】圖畫也有「大小聲」嗎?談繪本的節奏與音量
作者/馬尼尼為

在John Burningham的繪本裡,常有一些沒有上色的線稿,或是有些你單獨看好像沒有完成的。在那本有名的《莎莉,離水遠一點》中,左右頁若是用同樣方式畫圖就失去了這本書的獨特性──左邊是大人的無聊世界,他以速寫稿呈現,且沒有背景,底色也沒有上色;右邊是小孩幻想的世界,他把視角推了更遠,細節較多,也完完整整地整幅上了色。文字皆落在左頁大人的世界,右頁是無字(無聲)的。

這就是他的高明之處。他特別喜歡安插「無聲」頁,尤其在表現小孩在自己的想像世界的時候。

在《外公》(Grandpa)這本,他用了和《莎莉離水遠一點》相反的方式,想像的世界是用線稿,真實世界上了色。原因也很顯著,你去看看就會知道了。當然這只是John Burningham的表現方式,其他作者表現「音量」的方式可能不會像他那麽明顯,大部分只是在圖的大小、筆觸、顏色上做處理。

...繼續閱讀

理解孩子,你必須要更有同理心

遲到大王

遲到大王

大人們經常感嘆著,不懂得現在孩子們的想法;有趣的是,孩子們也常嚷著爸媽、老師都不了解他們。「溝通」、「溝通」,這個經常被人掛在嘴邊的詞,真是充滿了許許多多「你來我往」、怎麼「聽」與怎麼「說」的學問呢!

故事主角約翰派克羅門麥肯席,每天起早趕晚,卻每天出事,不是被鱷魚吃了手套,就是被獅子咬破褲子。不幸的是,那位齜牙咧嘴的老師從來不肯相信他的話,每天氣得直跳腳,還給麥肯席嚴厲的懲罰!

本書最成功的地方,在於兩個角色的塑造,渺小的麥肯席和巨大的老師,一大一小的人物,微妙的將男孩的無助,和老師的權威描繪的淋漓盡致。從頭到尾,也許連麥肯席的五官都看不清楚,但一定清楚看到了他急忙趕路的樣子,看見他努力想擺脫糾纏的焦急,更看出他無辜的神情、被處罰時專心又可憐的模樣。書中老師雖然只出現八次,但任何人都能看出他的權威、急躁、和壞脾氣。鮮活的對比,驗證了柏林罕所說,文字只能告訴您一個故事,圖畫才能真正勾勒出書的真情。

同步推薦-為什麼圖畫書很重要!

童書繪本是啟蒙孩子認識世界的門,世界頂尖童書創作者,分享他們每個精采故事的奇幻旅程

為什麼圖畫書很重要?當然,部分原因是因為它們是書,但最重要的原因就包含在圖畫書的名稱裡——圖畫。在閱讀文字以前,孩子們讀圖畫。在圖畫書中,插圖與文字協同合作,這種方式有別於任何其他的藝術形式。

圖畫書採用一種視覺語言講故事,這種語言是豐富的、多層次的,儘管表面上常常會讓人誤以為過於簡單,但其表現手法實際上精緻而複雜。孩子是首先透過書中的圖像來理解故事世界的,故事發生在何時、何地,是熟悉的還是陌生的。透過畫中人物的面部表情和肢體語言,他們讀到了這些人物的情感和相互之間的交流。在故事的主線之外,他們可能留意到畫面中還有第二條平行發展的線索,就像一個需要繼續探尋的祕密。

圖畫書是將視覺幽默元素發揮得最淋漓盡致的藝術形式。圖畫書中可以有充滿巧智的輕鬆玩笑,也可以有蛋糕拍臉式的鬧劇,還可以有無法無天的後現代主義,也許只有喜劇大師查理・卓別林(Charlie Chaplin)和冷面笑匠巴斯特・基頓(Buster Keaton)才能將如此全面的幽默元素彙集於一身。

這種圖像閱讀對孩子的成長相當重要,其重要性與文字閱讀不相伯仲。拿走了圖畫,且不論那數不清的樂趣,其實也就等於剝奪了孩子得到豐富知識的機會。

大多數孩子最初看到的藝術作品就在圖畫書中。對於圖畫書插畫家們,這是一種巨大的責任。這裡的每一位藝術家都是獨一無二的,他們之間唯一的相似之處就是非凡的創造力。他們的書留給孩子們驚奇和感動,點燃了他們的想像力,而且,還常常讓他們笑得倒地打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