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轉平衡陷阱

踏入社會的同時,我們就開始面對多重的人生任務,
總是下意識地要求自己兼顧事業、家庭、社交、運動、睡眠……一切種種,
我們總想面面俱到,於是奮力做好一切,
然而,最後的結果卻是經常在對老闆、同事、家人,還有自己的身體說抱歉?

那還可以怎麼辦?

臉書直播功能創建推手,蘭蒂.祖克柏的回答是──
今天「選3樣」就好!


◎什麼是「選3哲學」?是讓你更能專注、清楚優先順序的哲學!
我們自然而然會在生活中追求快樂,但是卻伴隨著取得平衡的壓力(是上健身房一個小時比較快樂?或是坐在工作桌前把報告最後一段寫完比較快樂?)。實際上,與其每天都要兼顧一切,也許根本就不需要日日都平衡發展。

你可以把想想生活裡的重大面向,如工作、睡眠、家庭、運動、朋友,今天就選出三項,專注於完成這些目標,明天再選三項不同的目標。你可能偶爾會因工作犧牲睡眠,但也有機會把家人、朋友放到工作之上。今天別去看你捨棄的項目,一秒鐘也別浪費!因為你知道,惟有懂得取捨,一段時間下來,你才能兼顧工作、休息、身體健康,以及所有你真正熱愛的事物。


▍5大面向 ╳ 25則人生狀況實例
學會適度的放棄,能讓生活更舒坦

名人與專業人士第一手精采真實經驗全收錄。包含奧林匹克體操金牌得主、《赫芬頓郵報》創辦人、希拉蕊競選團隊媒體主管等,告訴你面臨抉擇時的考量點,以及必須捨棄、拒絕時可派上用場的明確技巧。讓你在卡關時也能夠從容面對,走上圓滿人生的捷徑!

大家都來不平衡

人生5個類別:工作、睡眠、家庭、運動、朋友
我首次提出「三件事法則」,其實是在某個挫折到不行的瞬間。那是個座談會,我大概是第一百次被主持人問到:「蘭蒂,你是個媽媽,而且還有一份事業。你如何在兩者間取得平衡?」這個問題當然沒人會問在座的男士。就好像是個古老祕密:優質爸媽的必備技能組合(組織能力、判斷輕重緩急、長期規劃、耐心、創造力),完全就是優質員工或創業者的條件(意外吧!)。

每次被問到這個問題,也就是每次出席座談會時,我大部分都是咬著牙擠出笑容,老調重談我如何兼顧這一切。但是有一次又被問到如何兼顧,我就是沒辦法再用力胡扯下去了,主持人沒料到我竟然搖搖頭說:「我沒有。」
「為了調整好自己邁向成功之路,我知道實際上我一天只能做好三件事。所以每天我一醒來就想:工作、睡眠、家庭、朋友、運動,選三樣,明天我可以選不同的三樣,再一天也可以選不同的三樣。但是今天,我就是只能選三樣。只要長期下來每樣都有選到,就可以兼顧所有不能同時兼顧的。一舉解決創業者的兩難。」
我的說法,立刻被全世界的財經媒體摘錄。「三件事法則」全球瘋傳。

後來我才明白,這種兩難並不是創業者才有,每個人都面臨兩難。不管你是靠什麼維生,不管你住在哪裡,不管你擔了什麼責任,沒人做得到兼顧全部而絲毫不犧牲,或是沒少掉一丁點的專注力及精力。後來我就不說這是「創業者的兩難」,我把它改個名字,叫做「三件事法則」,這樣涵蓋廣一點,而且還能即知即行。
也許你的人生五個類別跟我有點不一樣,不過為了這本書的目的以及接下來的練習,就假定你也能適用我這五個類別。

我的三件事日記

「三件事法則」讓你更能專注、清楚優先順序
我的「三件事」日記

看一下我的日記,以其中一星期為例。你可以想想看要怎麼選,然後為你自己的「三件事法則」安排一個計畫。

星期一,九月四日:
待辦:家庭、睡眠、運動
今天是勞動節,這表示如果我沒有回覆訊息,並不會有人感到震驚、生氣或是失望。我的小孩還沒有到上學年紀,而且我公婆來小住。我選家庭,這樣就可以與小孩、丈夫及親人好好相處。睡眠,是因為我那對逆齡生長、容光煥發的好公婆,自告奮勇要跟小孩一起早起(太好了,我可以補眠了!)運動,是因為我和我先生要去公園慢跑(當然是在補眠之後!)
三件事,完成!

星期二,九月五日:
待辦事項:工作、朋友、家庭
早上第一件工作是要去出席一個上午晨間時段的電視節目,在節目中討論最新的開學應用程式及科技裝置。我喜歡帶狀節目,但要準備好上節目就表示今天不能選睡眠這一項,因為清晨破曉就得起床。我的朋友艾瑞卡跟我一起去攝影棚,上完節目之後我們一起去喝杯咖啡。朋友時間:打勾!之後,我前往辦公室,成堆的工作等我去完成。那麼工作這一項要打兩個勾。我準時回家,親親我的兩個兒子,為六歲兒子做開學準備,然後跟剛下班的先生聊一聊。
三件事,搞定!

星期五,九月八日:
待辦事項:工作、朋友、家庭
超級多工作的一天。每次出差回來,工作就堆成兩倍那麼高,今天也不例外。馬不停蹄的開會,總共六小時。但是今天是星期五,只要我人沒在外地,無論如何一定會趕在安息日晚餐前回到家。在我們家,安息日晚餐非常特別。我們會點起蠟燭,說出感謝的祈禱文,然後每個人輪流說自己這一週以來要感謝哪些事情。我們也會進行一個特別的「好吃好吃」祝福儀式,因為在安息日我們是在吃晚餐之前先用甜點,太期待啦!兒子們上床之後,我們聘請的保母也來了,我和先生便能出門去看場小型的百老匯戲劇表演,順便跟一群老朋友見面。表演結束之後,我們都知道大家需要回家好好睡覺,不過我們還是加碼去了個爵士音樂酒吧。啊,已經凌晨一點了嗎?!還好我沒選睡眠。
三件事,完成!

關於工作

我老實說:坐下來寫這一章,感覺有點像在做心理治療。如果必須找出自己實行「三件事法則」的問題,那就是,我老是想選「工作」。如果我沒有忙著做什麼事,或是繞著地球跑到處去演講,我不知怎麼地還是會生出新的工作計畫。我得要時常跟自己說,少選工作,多專注在人生其他領域。尤其身為人母,大聲講我愛工作還真是有點愧疚。

到底是什麼因素,讓我們這種人一直想處在工作環境之中?為什麼有些人老是選擇偏重於事業?當然,對某些人來說,工作只是為了賺錢,人生真諦在於職場社交以外的活動。那為什麼我們這些人要對自己的專業賦予這麼多意義,讓工作在自我認同中扮演這麼吃重的角色?如果我們放慢腳步呢?如果我們完全不選工作這一項,會有什麼影響?若我們挪動優先次序,會怎麼樣呢?了解這些問題的核心很重要,這樣我們才能明白工作在我們的五項人生清單中扮演什麼角色。而且說實在的,找出理由也是為了保住我自己的理智線。

我向來認為,成功的關鍵是努力工作。投入許多時間心力拼命工作,這件事並沒有捷徑。每當我看到別人成功就希望那人是我,這只會讓我更加飢渴,讓我更奮力工作。

並不是最近才這樣的,打從我有記憶以來,我就是個用功的傢伙;從我能說出哈佛這個字的時候,我就想進哈佛。這表示國高中時期我都非常認真念書。父母給我的環境良好而舒適,他們會付所有的學費,所以我從來不必辛苦背負學生貸款。但是,在我腦袋裡總是有一個催促的聲音說,蘭蒂,你這輩子不能依賴任何人。努力兼差,自己要用的錢自己賺。

上大學之後,每個人放假就當背包客往歐洲跑,而我卻在打工,通常同時兼兩、三份差事,此外還繼續當家教。我甚至婉拒了一個在世界知名的愛丁堡藝穗節的表演機會,只為了能接一份暑期工作。我承認那次決定真的很艱難。
大學畢業之後,我甚至無縫接軌就進入職場,雖然也曾夢想著要跟朋友一起廝混、到處旅行,在紐約市尋幽訪勝。但我可不行,我只花了一個週末連假做這些事。從哈佛畢業那天是星期四,接著到來的星期一我就到紐約的奧美廣告公司上班了。在奧美,經常是一天工作十二個小時以上,然而我從來沒有質疑過這一點,因為在各行各業的朋友都是這樣。當你在二十歲出頭時,你還處在事業「發展」的時期,如果你有企圖心,把重心放在在工作只是剛好而已。

那時候我還有精力與朋友徹夜外出,而且是每個晚上。我們住在一座不夜城,我們想要盡情利用這一點。我跟先生剛開始約會時兩人都是二十二歲,我記得我們奉行的生活哲學是,如果凌晨四點以前回家,那一晚就算是「遜斃了」。大概過了幾年,這個時間調整到凌晨兩點,然後是午夜。現在,如果我們十點鐘就躺在床上,我們通常會互相取笑當年那很酷的時限原則,然後一起大笑。
我以為自己在紐約已經工作得很辛苦了,不過若你沒有見過科技業創業初期的工作樣貌,那麼你就不能說是見識過什麼叫做投入工作。我在二○○五年搬到矽谷,進入臉書公司,這段經歷為我重新定義了什麼叫做投入。

當時,臉書只有十幾個員工,辦公室在一家中國餐廳樓上。每一個人什麼事情都要做。如果你不知道某件事怎麼做,還是要想辦法弄懂,然後做出來。在新創企業,工作步調、時數、氣氛都非常緊繃。工作即生活,完全沒有分隔、沒有平衡。同事是你最好的朋友、你的家人、你的一切,全都攪和在一起。這表示你無時無刻都在工作的狀態,因此新創企業裡通常全是還沒有成家的年輕人。不管什麼三件事法則,你必須全都選工作才能生存。
請不要太震驚,繼續看下去,我要告訴你,我們把什麼叫做樂趣──更加倍工作。每隔幾個月我們會舉辦員工的黑客松(hackathon)。每個人都被邀請到公司來做一個案子,徹夜工作,十二個小時沒有停。要點,或者應該說「樂趣」是——你做的案子,絕對不能跟白天的工作有一丁點關係。不可以坐在角落回郵件回到讓收件匣數字歸零。不可以為了開會而準備簡報。這十二個小時完完全全要用來做一件你有熱情想做的案子,還要新穎而且有創意。如果隔天早上七點你還能站得直,那你要對全公司報告你的點子,然後跟大家一起吃鬆餅。

我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沒錯。我們從工作中抽身休息的方法,竟然是做另一件工作!是的,人家說創業者都瘋了,也不是沒道理。創業者的DNA就是工作、工作、工作,從不休息。要不然,伊隆.馬斯克 是怎麼會想出上月球的新方法?不用汽油而能橫越整個國家?.只要鬆懈一下下,立刻就會被競爭對手趕過去,這表示你的公司就完蛋了。就是這樣我們是為了工作而工作,也是為了樂趣而工作。我不想嚇你,但如果你正在讀這本書並考慮要創立自己的公司,卻沒有這種工作心態,那麼你可能可以再想一下。對創業者來說,工作是樂趣;臉書的黑客松,則是樂趣的具體化身。

我不想吹牛,但是我頗為自豪我自己做的兩個黑客松案子。第一個由臉書現職及前任員工組成的的樂團,團員都是八○後團員,曾經在公司派對、慈善活動等等場合表演。我們的座右銘是:您出價,我無償。我們也許不是世界最棒的樂團,但卻愛心無限,演唱跟「心」有關的歌曲當然也OK。我的第二個黑客松點子,是我最自豪的,後來更傳布到二十億人都知道。事實上,它可能現在就在你的手機上,你甚至已經使用過,它就叫做臉書直播(Facebook Live)。

當時我很想讓科技能夠與媒體結合(現在還是投注熱情於此)。二○一○年,我們還不能用筆電隨選即看《冰與火之歌》,網飛(Netflix)和亞馬遜(Amazon)也還沒有斥資數十億美元自製強檔影集,當時我花了許多時間在想,如果臉書裡面就有電視台,那會如何。我想像有個地方可以讓任何人在任何時間直接跟觀眾說話,而不是只有那些電視台大企業集團可以這樣做。無論是誰,只要願意,就可以使用臉書做為傳遞訊息的媒介。這種事情以前從來沒有存在過,所以我直接拜訪過去成功合作過的幾家大電視台,例如CNN及ABC新聞台。不過,因為這個點子太新了,我沒有辦法說服他們而被打了回票,每個地方都拒絕我。但是我沒有放棄這個想法,只是,這下子我要自己來做了。就在下一個黑客松,我弄出「臉書直播——蘭蒂.祖克柏時間」。
結果呢?大失敗。第一個節目只有兩個人收看:凱倫及愛德華.祖克柏,就是我爸媽。
我非常氣餒,甚至沒有撐完十二小時把我的願景報告給公司夥伴聽。我放棄了,回家上床睡覺。

然而,不知道這消息是怎麼轉傳的,不到幾週我便接到一通電話,是流行歌星凱蒂.佩芮的經紀人打來的,她說凱蒂想要用我的臉書直播節目來宣傳她的世界巡迴演唱會。當時我還想假裝沒這回事,抱歉喔,這不是真的電視節目,只是我弄起來的一個小案子而已。突然才意識到,這事情來頭可不小,了。我自問:蘭蒂,你的男性同事會怎麼做?他們會想要跟凱蒂.佩芮見面。他們會把這件事做起來。


所以,我就把它做起來了。二○一一年一月,凱蒂.佩芮是第一個正式在臉書上直播的人物,有幾百萬觀眾收看。她的世界巡迴演唱會在幾分鐘之內票就賣光了。從那一刻開始,臉書直播成為真正的媒體曝光管道,每個人都想參一咖。不論是名人、政治人物、運動員,還是世界領袖,他們都曾來臉書總部進行臉書直播。

接著是二○一一年四月,我接到白宮打來的電話(.寫出這一句的同時,還以為自己在演政治劇呢),歐巴馬總統想要在一場市政廳演講中運用臉書直播放送到全美各地。他真的很喜歡這個平台,後來白宮甚至開始每週製播一次臉書直播節目,內容是重要訊息及國內大事。幾個月之後,我本人還因為臉書直播而被艾美獎提名。

無論是否獲獎(噢,我敗給敗給安德森.古柏,她在海地某個壕溝內進行現場連線報導),讓我最興奮的是,臉書推出臉書全民直播給每一個臉書用戶使用;我利用工作外的時間發明的小構想,迅速成為臉書關鍵轉折的一部分。即使我離開了臉書,每次在時代廣場看到臉書直播的廣告,或是看到某個人直接對他的追蹤者和朋友說話,我就覺得自豪,我發明的東西竟然無所不在,被全世界幾十億人使用。我也沒想到自己會留下這樣的遺產在這家公司裡,由另一個更有名的祖克柏掌舵。
大概就是從這時開始,本來是為了在正事中輕鬆一下的活動,結果卻變成更多工作。我得要做個決定,究竟是要把主要心力花在本業還是副業,亦或是蠟燭兩頭燒。在新創圈,這個問題只有一個正確答案:你毫無生活可言。

那些年,良好的平衡根本沒有出現在我的人生字典裡。我們有機會做出一件可能極為成功的事,它也將劇烈影響每一個產業及活動,這種情況下你不會想到平衡,工作就是生活。我日夜不休地工作了整整七年;每一年去超過二十個國家出差;我生下第一個兒子之前的那個週末,甚至整整三天沒有休息,都在辦公室裡準備歐巴馬總統的臉書直播。
我很喜歡在臉書工作。但是我開始明白,你在新創公司,但是自己並沒有創新,你其實是在實踐別人(即使是家人)的願景。偉大領導者最出色的地方是,讓千萬人也看到他們的願景並且熱切追隨。但是我不能動搖我個人的熱情及夢想所在,那些是我想要投注心力的東西。讓我產生動機的,並不是別人的願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