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勢而為的思維

未命名 1

善用資源做出聰明決策!《不費力的力量》順勢而為的管理藝術

「我越是匆忙,越是感覺自己落後。」
「不間斷的會議,讓我窒息。」
「我在不同任務之間切換,因此很少獲得完成任何一件事的滿足感。每次的勝利都有苦澀的後遺症,因為我太累了,累到不想慶祝,只是接著去完成清單上的下一個任務。」

生活如此忙碌,同時又如此空虛?
我們活在一個「搞定事情」「效能至上」的世界
面對變動的職場現實,讓人身陷過度的忙碌之中,感覺被逼到極限、精疲力竭,受困於複雜的計畫和工作場域的諸多要求。多數人掙扎求生,逆勢而為,最終導致壓力、焦慮全盤崩潰。


順勢而為,新的選項便有可能浮現。
你是否忙到不知所措?看不出如何從不間斷的壓力和掙扎中脫身?作者已經為你開了處方。不費力,不代表原地休息,讓事情自動發生。相反的,它意味著更大膽、更具啟發性的作法:與局勢的能量合作、和環境協調一致,以最有效的方式善用你有限的資源。

...繼續閱讀

寫在前面

所有工作動詞都以行動為特性,像是領導、管理、決策、指揮、授權、競爭、共創。除此之外,領導者還必須保持忙碌,活動的速度和步調已變成地位的象徵:人、公司、國家,如果沒有我便無法運作。生活變成一場競賽——不是成為人上人,便是位居末流,我們像是穿著跑鞋在過日子。

在這種喧囂與憤怒的背景下,雷納和杜澤提出一個具有說服力的替代方案:暫停、思考、呼吸。拿掉努力,以安適的時間代之。他們的論點來得正是時候。每件工業事故的故事,從金融危機到《怒火地平線》(Deepwater Horizon),從倫敦鯨(London Whale)到Uber,都充滿了喘不過氣的人,他們長時間匆匆忙忙地,在想要取悅、想要成功和生存的欲望中亂了方寸。

在這樣的脈絡下,許多職場上的忙碌,只是為了展現自己的忙碌而忙碌:從事替代性活動,亦即做容易做的事,而非我們知道應該做的困難事。在某項社會科學實驗中,自願受測者寧可給自己輕微的電擊,也不願枯坐、思考,無所事事。現在我們可以買到電擊手錶,應當為了生活而充電。生活何以能如此忙碌,同時又如此空虛呢?

我們知道人類大腦的演化,不是為了以這種方式運作。縱使電腦可以多工,但人類不行。我們一次只能思考一件事情,當我們的心思迅速往返於不同任務之間,便會失去頭緒。近二十年來人們設法以這種方式工作,我們可以看見那些違反生物學原理的人,久而久之會發現他們記不得自己在做的事、跟誰做、在什麼時候以及為何而做。他們所累積的知識仍然存在,但卻已找不回來。

這種狂熱狀態多半受到恐懼所驅使,而我們的職場顯然充滿害怕的人。他們看見市場的反覆無常、公司的脆弱、同樣害怕的老闆的難以捉摸,努力表現得至少能勝任和順從。即便在充滿最積極員工的組織,也絕不會冒險提出適時警告或具創造力和破壞力的概念。就連路易斯•卡羅爾(Lewis Carroll,譯注:童話故事《愛麗絲夢遊仙境》的作者)的白兔都承認:「我越是匆忙,就越是落後。」

再者,我們也曉得道德思考必須付出昂貴的認知代價。完全想像出結果,弄清楚多種觀點和成本,這需要謹慎、有創意的想像力,無法單憑直覺快速地完成。馭繁化簡會使我們對於原本能知道且應該知道,但因為行動過於快速而未能覺察的事物刻意視而不見,在這樣的情況下是危險的。

我們已經充分了解這一切對於我們身心和社會健康是不利的,事實也確實如此。但更深刻的真相在於,杜澤和雷納對此知之甚詳,且其結果影響廣泛:追逐一時的轟動,會造成不幸決策的後遺症。我忘不了曾經問過某位資深且非常忙碌的主管,在他漫長的職涯中,最令他感到自豪的是什麼事,結果他竟想不起任何一件。

當然,「無為」這個用語是故意語帶挑釁的。因為無為是真正的作為:它存在於當下,是一種反思,讓心漫遊、復原、復得、重新振作。莫要擾亂你的心,它便會為你效勞,與你同在。這感覺起來可能相當違反直覺,讓許多人猶豫不敢嘗試。然而本書中充滿讓你找到內心富足的方法和工具。身在這個已開發的世界,我們大多數人都有幸擁有自由,只是還不知道如何加以運用。但我們可以學習知道,而且應該要知道。發現之旅就從這裡起步。

為了控制而作為

我們的焦慮不是來自思考未來,而是來自想要控制未來。
—據說出自紀伯倫

班傑明(Benjamin,化名)是一名在某家教育出版社擔任多年的資深編輯,某位與他同公司的女同事則在進公司兩年後,晉升為發行人,成為班傑明的新部門經理。起初他們相處融洽,但隨著兩人共事的時間越久,她開始對他越管越多。「我覺得她似乎需要插手我所做的每項決定,以便留下她的印記。」班傑明說。

隨著壓力的增加,這位經理的控制行為變得更變本加厲。每當有需要她監督的重要決定,她會鉅細靡遺詢問他所做的每件事,包括他專門領域內的事。她也開始要求做修改,有時還會在最後一刻,給班傑明以及生產和設計團隊帶來額外的工作。這位經理越是介入和專注於負面的東西,班傑明越是退縮和對她隱瞞資訊。如此造成的不信任,導致班傑明的無力感,和缺乏有效做好工作的創意和動力。

如同我們在《為什麼思考強者總愛「不知道」?》中所探討的,當環境改變或變得更不可預測時,壓力便會升高,而我們也會感覺深受環境支配。這時我們會試圖增加控制感,藉以緩解無力感。控制成為一種防禦手段,用來對抗未知和支配不確定性。就像班傑明的經理,我們最終可能施加超過所需的力道,發出更多命令和變得更加獨裁。

當某件事物對我們真正重要時,我們自然而然會緊緊抓住,為它奮戰。但這蘊含著在採取行動試圖控制結果時,冒著毀壞我們在乎的事物的風險。我們冒著強制行動的風險,拼命想要有所成就,而非遵循自然的行動方針。

這個問題源自於誤以為事情在我們的掌控中。心理學家艾倫• 蘭格(Ellen Langer)稱之為控制的錯覺,緊張和競爭的局勢會加深這種傾向。相信自己掌控了一切關鍵的成功因素,其實是個謬誤,就像是事情如果發生,那是我的功勞,這樣的概念。如果我們相信獲得好成績、職位晉升,或是人生的成功取決於自己,那麼這只不過是關乎投入更多工作,以及對環境施予更多控制,以便使我們達成目的這類的問題。但我們的命運終究不像我們願意相信的那樣,有那麼大的比例可以掌握在自己手中。

「我的老闆對我過度管理到極點。我討厭在本該丟開他交待的愚蠢任務後,還要留在辦公室加班。」

「我的經理對我要求過多。每天我都得應付永無止境的要求和問題,其中大多明擺著是我的責任,而不是她的。」

「我的經理的一言一行充滿命令和控制,沒有爭辯或討論的餘地。每個人都理應聽從命令,不容偏離。」

「我原本以為我有勇氣跟任何人進行強力對話,但自從我和經理意見不合而遭訓斥之後,我已經失去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