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工經濟時代必讀之作

「出問題的是壓榨人的結構與社會,不是個人與道德。我們沒有失敗;是資本主義誤了我們。」

拚經濟,但有多少拚進你的口袋?
育兒、教育、住房等生活成本飛升,實質薪資卻成長停滯,
作為被剝奪感最深的一代,我們還有什麼辦法,能為自己找到出路……

《被壓榨的一代》揭露中產階級生活困境,在訪談過程中,作者發現有許多家庭無力負擔養育孩子的費用,即便是看似不用為錢煩惱的單身貴族,也為維持生活水平而苦惱。這些來自各行各業的受訪對象,有教授、律師、會計師、工程師、護理人員……等等,他們曾以為「自己接受的職業訓練或個人背景,能確保過上舒適的中產階級生活」,事實卻不是如此。教師不得不在放學後開Uber賺錢、機器人取代藥劑師、護理師等醫療工作者,高知識分子只能在大學兼任授課,永遠等不到正式教職。他們對財務焦慮、對工作氣憤、甚至對深陷膠著的自己感到羞愧不已。

中產階級理應是消費力強大、帶動經濟成長的中堅族群,然而,在所得成長緩慢,以及維持社會地位成本上升的夾殺之下,不得不改變自已的志向與工作型態,做到累死,結果卻不如預期。

但這些,都不是你的錯!

本書作者艾莉莎.奎特是非營利組織「經濟困難報告計畫」的執行主編,該組織致力於報導不平等的社會現象。面對當前困局,奎特試圖從政策面、現實面,與心理面給出解決方案。在一個選擇有限的經濟環境中,促使受薪族檢視自己的生活、剖析當前局勢,避免隨波逐流。

再也回不去的生活

債務讓米雪兒.貝爾蒙特(Michelle Belmont)寢食難安。這種焦慮實在很難對別人說明,然而每當有人問起,她又像是得到救贖般感到解放。她希望能讓別人聽聽,自己到底是如何奮鬥,而債務又如何像幼童腦袋中那張牙舞爪的怪物,死命追趕,從超市一路到兒子的安親班,以及那小小的一房一廳公寓裡。

就如同多數人的情況,一切從大學時期的學生貸款開始。米雪兒到父母的家鄉喬治亞州念大學,認為學歷能應允自己一個美好的未來。緊接著,她又因為攻讀圖書資訊學碩士學位而欠下更多學貸。沒過多久,她的兒子艾蒙誕生,而她和丈夫也因此累積超過兩萬美元的醫療帳單。米雪兒的生產、住院費等等看似再平凡不過的事情,所伴隨而來的代價,讓夫婦兩人感到錯愕。生產後,她希望能在醫院多住幾天─畢竟,她可是花了超過五個小時的掙扎,才好不容易把這個體重高達四.九公斤的胖小子生下來。

「我以為保險能幫助我們勉強度過難關,」米雪兒對我說。「但我先生買的保險太便宜了,所以你能申請到的給付也有限。」

緊接著,債務這頭巨獸開始成長。小艾蒙發高燒到三九.四度,他們不得不讓他住院接受治療。接著是連兩年的手術。餐桌上的帳單開始堆積成山。一開始,米雪兒總是努力把帳單付清,害怕拖欠醫藥費可能影響兒子未來接受治療的機會。但漸漸地,那些信封她連拆都不想拆。信封上有著不同的顏色,上面那些宛若無聲控訴的文字,不是要求米雪兒立刻繳費,就是威脅預備採取何種法律行動。她心中浮現自己站在法庭上接受審判的樣子,費心解釋自己的帳戶為什麼擠不出一點錢來。儘管債務總額已經超過六位數,卻似乎沒有要停止增長的意思。

在孩子出生前,這對夫妻勤勤懇懇地過日子,「但在艾蒙出生後,事情開始失控。過去我們總是有錢吃飯,現在卻淪落至『我們該拿什麼買食物?』我開始用這張信用卡支付另一張信用卡的帳單。就算領到薪水,我還是擠不出該繳的房租。但是和周遭的人相比,我和先生的收入已經算是相當不錯的了,」米雪兒說。

米雪兒想盡辦法讓自己留在中產階級。她希望培養自己擁有更穩固的職涯發展──成為一名圖資管理員,確立自己的未來。但這件事情的代價遠超過她的預期,而她變得更脆弱了。與此同時,壓迫也更緊了。貝爾蒙特一家人住在明尼阿波利斯一間還不錯的公寓內,而她和丈夫每個月必須負擔一千三百美元的房租。對米雪兒來說,明尼阿波利斯這樣一個時髦的都市,在這裡,所謂的中西部現代食品、家具和紡織品變得愈來愈昂貴。在我第一次和她見面時,貝爾蒙特一家人的債務,看似永遠都還不清。

「除非未來一件壞事都不會發生,」米雪兒說著說著,幾乎笑了出來。

而壞事發生了。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