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臺灣人故事

日本作家告訴你「連臺灣人都不知道的臺灣人故事」

臺灣、中國、日本近代史交織下的臺灣人家族故事
蓮舫、辜寬敏、辜朝明、東山彰良、溫又柔、翁倩玉、余貴美子、羅邦強、安藤百福、陳舜臣、邱永漢

臺灣本身,糾葛於中國與日本的錯綜前世,步履蹣跚地走上既非中國,亦非日本的道路。臺灣跟日本跟中國都保持等距的關係,臺灣想做自己,卻又不能做自己。

創下首位外國人榮獲臺灣「卓越新聞獎」的作家野島剛寫給臺灣人的情書:
「生活中殘酷激烈的樣貌,甚至成為他們能夠回味享受的人生篇章。他們既不是英雄,也不是領導者。不過他們一個個都是堅毅剛強的人物。身為記者的我,長年無法將自己的目光從他們身上移開。」

不論政治、歷史如何變動,日本總是結構性地遺忘臺灣。臺日關係能繼續走到現在,是因為有一群人在民間穿針引線、來回奔走。這一群人永遠在失去故鄉的路上,環境迫使他們不斷叩問自己是什麼人?又從哪裡來?該往何處去?

因為不斷失去故鄉,他們被時代的洪流吞沒,被迫在夾縫中求生存。他們是臺灣之光,他們和你一樣,他們的根都出自臺灣。透過野島剛的訪談,看見「柔軟又堅強」的臺灣人特性!

臺灣版序

(節錄)

本書,就如同一幅巨大的拼圖。在日本的臺灣人相當多樣。在整個日治時代的歷史裡,有些人在日本生根,有些人戰後從臺灣渡海而來。這群人之中,有本省人、外省人、客家人,以及臺灣人和日本人的混血兒。他們有相異的國家觀與民族觀,也有人擁有與當今臺灣社會不同的想法。我就是想將這樣的多樣性寫進書裡。因為正是這樣的多樣性,經常能吸引作家關注,看到臺灣有趣、有魅力之處。所以,本書雖然由十篇故事組成,然而全部閱讀後,感覺就像拼完複雜的拼圖,完成了一幅美麗的畫作。

這本書有雙重結構,除了述說每個人各自的故事,同時詳盡介紹他們的家族故事。而且,這本書並非說一個人的故事,而是由十個人的故事組成。在這樣的結構下,每個人的故事各自獨立,而這些故事複雜交織之後,就會成為一個大型的「臺灣人故事」。書評中有人發現、讀到了這個結構,讓我覺得自己的努力沒有白費。

我衷心希望讀者閱讀後,能在一定程度上擴大理解在日本的臺灣人,同時,也衷心期盼,藉由本書中文本的出版,能成為臺灣人們思考下列重大題目的契機:臺灣人到底是什麼?對臺灣人來說,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所謂的臺灣人是怎樣的一群人?

我在臺灣的出版品,從二○一三年的第一本著作《兩個故宮的離合:歷史翻弄下兩岸故宮的命運》以來,到本書已經是第十本書。算起來,出版的步調大約是一年兩本。雖然我也覺得有些太多,但心裡仍有想寫更多的想法。在臺灣,我蒐集資料、採訪、與人見面、寫書。而且,臺灣也有許多願意等待我的讀者,因此對我來說,臺灣是無法被任何事物取代的。最後,我想藉本書臺灣版出版的機會,對於願意積極幫我這個海外作家出版作品的臺灣出版界,以及願意閱讀我作品的臺灣讀者,再次衷心向各位表達感謝之意。

...繼續閱讀

失去一半故鄉的漂流者

東山彰良:「日本是我的故鄉。臺灣則是自己體內所流的血液的故鄉。」
溫又柔:「我是以日語書寫的新台灣人,這就是我的日語。」
我住在日語

我住在日語

在日本成長的台灣作家温又柔第一本散文集

為什麼我的媽媽,不能像普通的媽媽一樣,好好說日語呢?
為什麼我的中文,被中文老師覺得「很奇怪」呢?
為什麼在日本住了三十五年,在這個國家還是「外人」呢?


在日本成長的她,則用日語思考、寫作,苦於與母親溝通的困難;迷惘與寂寥中,透過祖父輩留下的日文稿件,她不僅追溯自己家族的過往,更揭開了台灣與日本、中文與日語的牽絆,形成一種風格燦異的全新寫作。

中間的孩子們

中間的孩子們

在中間的我——撕裂與延續。一部思考自我定位、摸索生存方式的青春物語。

來福之家

來福之家

「我出生的地方,是個要加括弧的地方喔!」國語、台語、普通話與日語四種語言交織書寫的全新體驗。

陳舜臣:「我在一九二四年出生於日本神戶,打從出生開始,我就一直在少數群族的路上走著」

公視時代迷你劇《憤怒的菩薩》原著
重現1946年戰後初期台灣的風土民情、在大時代下受時勢左右的人物群像

是陳舜臣唯一一本以台灣為場景的長篇推理小說。

書中如實呈現了戰後初期台灣社會的樣貌,以及在歷史夾縫中求生存、努力適應政權交替的台灣人民的心聲。生活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人們,無可奈何地深陷在時代洪流之中,五十年前先是被迫成為「日本人」,戰後又在一夕之間變成「中國人」,連「國語」都必須從頭學習。然而,到底何謂中國人呢?陳舜臣為所有對這份哀傷產生共鳴的人們,寫出了屬於他們的故事。

青雲之軸

青雲之軸

台裔直木賞作家陳舜臣的自傳體小說,述說一位小說家,從出生到青春期的成長故事。

半路上

半路上

陳舜臣在兩度中風之間完成了唯一的自傳《半路上》,佇足回首寫下前半生的昭和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