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與惡的距離》編劇呂蒔媛推薦書單

「如果不願探索原因,我們是真的無法預防這樣的悲劇再度發生。」
《我們與惡的距離》,以隨機殺人案為故事背景,將社會避而不談的一道傷口以戲劇手法呈現出來。呂蒔媛坦承:「我愛寫吃力不討好、議題貌似不商業卻具意義的題材,這次針對無差別殺人案,也事先做足很多功課,甚至開出長串書單,讓導演、演員都對她調查筆記印象深刻。

她也不諱言:「作為一個編劇,就是希望這齣戲能讓大家試著了解跟我們不一樣的人,不能認同他的行為,但是我們可以試著去了解背後的原因,我相信任何人都不願意看到這些傷痛在周邊發生。如果不願探索原因,我們是真的無法預防這樣的悲劇再度發生。」
你評斷的資訊足夠嗎?什麼是正義?道德?義憤?聚在一起的憤怒人們,會否是失控的開始?
去勢、鞭刑、唯一死刑,亂世用重典;辦不了的法官是恐龍,執行不了的死囚是懦弱?或者不思考,才是怠惰。

回活動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