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既定印象對精神病的抗拒,是社會給這些因病痛苦的人的二次傷害,也可能會讓你對身邊內心早已脆弱不堪的人視而不見,一個念頭的距離似乎很近卻往往拒人於千里之外,理解他們的存在,比找出疾病的答案更重要。

<center> 重新發現心靈所受的創傷</center>
心靈的傷,身體會記住

重新發現心靈所受的創傷

<center>那些與眾不同的孩子</center>
背離親緣

那些與眾不同的孩子

<center>尊重神經多樣性</center>
自閉群像

尊重神經多樣性

  • 動物精神創傷與復元的故事

    動物精神創傷與復元的故事

    動物世界裡也跟人類一樣有情緒風暴!本書作者科學歷史學家布萊特曼,深入挖掘了超過一世紀以來與動物瘋狂相關的故事。她走到世界不同角落,尋找精神情緒有問題的動物,以及負責照顧這些動物的人們。令人鼓舞的是,她發現了許多動物復元的證據:學習不再強迫性拔扯自己羽毛的鸚鵡、透過友誼從創傷中復元的大象,還有受到精神科醫師幫助的大猩猩。

    這些動物和我們人類放下傷痛、繼續生活的過程相同——透過愛、藥物幫助與行為療法;還有最重要的是了解造成痛苦的原因,並找到減輕傷痛的方式。和受難動物相處,並協助牠們康復,可幫助我們更了解人性,也能帶出人性中良善的一面。

得到精神疾病不是你的錯,這些錯亂離奇的表現,有可能是免疫系統攻擊大腦所致。宛如《24個比利》的科學新解釋,這個領域的進展很快,教科書完全跟不上(來不及收)。

不論你看見了什麼、聽到了什麼,都千萬別太在意他們說的話,別深想他們告訴你的世界觀,否則你遲早也會瘋的。

天才在左 瘋子在右

天才在左 瘋子在右

我在精神病院當醫生

我在精神病院當醫生

憂鬱對人的生存幫助有二:第一是停止錯誤嘗試,其次是串連人際網絡,讓親族好友前來安慰當事人。

亞斯人在迷惘中尋找生存之道,在一定年紀後,漸漸雲淡風輕,不再放在心上。然而,每個亞斯人心中總有許多悔恨,也許是離去的妻子,也許是背棄的友情。

你為什麼要一直跳起來呢?跳起來的動作讓我想要變成一隻鳥,多麼希望能夠拍動翅膀,飛到遙遠的地方去!

社會很亂,人心難測。有一種人表面上精神健全,卻有著假面下的扭曲心性。乍看之下,他們富有魅力、精於投人所好,一不小心與他們扯上關係,卻很可能任其宰割、萬劫不復!

當她生氣的時候,整間屋子跟著她往下沉
長期被自己的大腦綁架,他用寫作和強迫症正面交鋒
對於未曾親身經驗的大眾而言,對強迫症的認知,往往來自於影視作品的詮釋,在這些作品裡,強迫症常被簡化為「不斷重複的外在行為」,偶爾甚至過度美化,成為一種討喜的偏執。然而,對長期罹病的約翰.葛林(出版《生命中的美好缺憾》作者)來說,強迫症的痛苦並非來自外在表徵,而是病發時大腦像是被敵兵占據,失去控制,各種思緒不請自來,接管了身體運作,無能為力的自己彷彿像是借住在此軀殼的過客。病發之際,患者不僅失去身體的主控權,最令人驚懼的莫過於自我存在意識不斷被病症侵蝕。而這正是約翰.葛林新作《尋找無限的盡頭》的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