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來選書

《報導者》團隊傾力投入調查報告,首部揭開半世紀以來臺灣石化地帶變遷的圖文調查報導

我們離不開石化,也為石化付出代價,石化業不該是犧牲的體系。
首部揭開半世紀以來臺灣石化地帶變遷的圖文調查報導。
它完整追蹤從一輕到六輕,臺灣社會、經濟、民主、環境與科學發展的歷程,以及未來石化與土地共存的機會。


一九八七年七月臺灣才剛步入解嚴,高雄後勁居民在中油五輕廠展開三年二個月的圍廠行動。
一九九四年,台塑六輕在雲林濁水溪出海口動工,臺灣出現大型離島工業區。
二○一一年四月,原定設於彰化大城鄉的國光石化,在全臺環保人士的串連下由總統宣布停建。
二○一四年高雄地下管線丙烯外洩造成石化氣爆,造成三十二人死亡,三百二十一人受傷。
石化業在臺灣歷史記憶處處留下難以抹滅的記號。

從一九六八年在美援支持下開始有第一座石化廠以來,石化業在臺灣的近兩萬個日子,每一個轉折都說明石化業是一個特殊而複雜的產業,它的誕生往往帶來龐大經濟利益,但也如一條巨蟒綑綁在煙囪下生活的人民,讓他們窒息,淪為環境難民。

報導者從二○一五年後勁五輕關廠開始,針對雲林與高雄的石化地帶進行超過三年的追蹤調查,以兼具歷史縱深與前線發展的報導,全景式地勾勒石化業交纏的國際政治經濟、黨國體制、產業路線、民主化與環境運動、公共安全,甚至是最新的空汙與健康風險關聯之辯的科學戰爭。

我們的日常生活仍舊充斥大量石化產品,石化地帶沒有隨著後勁五輕關廠縮小,而是繼續往南移動,遭八九一根煙囪包圍的大林蒲成為新一代煙囪之島的代表。本書企圖提問,石化汙染難道只能是大風吹的選擇題,還是應該改成是非題,成為可以兼顧人民健康、土地保育與經濟發展的產業?所有生活於臺灣土地的我們,都要共同面對與思考,石化業未來不必然是犧牲的體系,而是催生不斷前進的產業轉型、科學新標準與公民新力量。

這些不只是發生在別人家的事
南風
『建設』來了之後,什麼都沒了

南風

當南風吹撫,雨水如淚落下,母親的臂彎成了彼此枯寂的墳墓。

我們的島:臺灣三十年環境變遷全紀錄
一切環境意識的起點

我們的島:臺灣三十年環境變遷全紀錄

環境的故事,就是我們的故事。這是一本關於你與我的書。

八輕遊台灣:國光石化的故事
國光石化的前世今生

八輕遊台灣:國光石化的故事

二十年來的石化工業發展,見證台灣社會、地方發展與環保意識的轉變。

堅持:後勁反五輕的未竟之路
「後勁反五輕」一條未竟之路

堅持:後勁反五輕的未竟之路

中油一定要遷,我這世人若無看到中油遷離開後勁,我不願死!

系列專題得獎記錄

最權威的媒體、最榮耀的得獎紀錄,《報導者》團隊傾力投入,極深刻的調查報告

「六輕營運二十年:科學戰爭下的環境難民」專題
★榮獲2019年SND(Society for News Design)新聞數位設計競賽銅牌獎
★勇奪2018年台達能源與氣候特別獎
★入圍2018年卓越新聞獎調查報導獎
﹝SND(Society for News Design)是國際重要獎項,得獎者多為紐時、衛報等英美一流媒體﹞

「看見高雄土地傷痕:五輕系列與高雄旗山系列」
★榮獲2016年卓越新聞獎調查報導獎

《煙囪之島:我們與石化共存的兩萬個日子》作者群
【報導者】房慧真, 何榮幸, 林雨佑, 蔣宜婷, 余志偉, 許震唐, 林聰勝, 吳逸驊
報導者作品
煙囪之島:我們與石化共存的兩萬個日子

煙囪之島:我們與石化共存的兩萬個日子

從二○一五年後勁五輕關廠開始,報導者針對雲林與高雄的石化地帶進行超過三年的追蹤調查,全景式地勾勒石化業交纏的真實面貌。

血淚漁場:跨國直擊台灣遠洋漁業真相

血淚漁場:跨國直擊台灣遠洋漁業真相

從產業端的船東、集團大老闆,到孤身上船的觀察員,地毯式訪談揭露不為人知的工作內幕,並建立完整產業全貌。

廢墟少年:被遺忘的高風險家庭孩子們

廢墟少年:被遺忘的高風險家庭孩子們

這些邊緣少年需要的不是可憐和同情。他們的廢墟與我們的花園實是結構不平等下的一體兩面。

內容試讀

4-2 空汙傷害可訴諸法律嗎?雲林台西的七十四個提告者

同樣比鄰六輕,台西鄉居民的態度不像麥寮鄉居民那樣大起大落。台西鄉居民也有拿到台塑集團的回饋金,但他們對於健康受損更加憤怒。二○一五年八月,七十四位台西鄉居民對六輕提出汙染傷害訴訟,求償七千多萬元。數年過去,此案進度卻停滯緩慢,這場「小蝦米對大鯨魚」的戰爭,究竟要如何走下去?

從雲林往彰化的濱海公路上,汽車被海風吹得吱吱作響,後座玻璃窗突然滑落,一下子捲進沙塵。

駕駛座上,黃源河穿著白襯衫、西裝褲,不時望向自己調快一小時的錶。他雖然步入中年,但個子高,又急性子,給人比實際年齡年輕的感覺。「也不知道(車窗)哪時候就壞了……」,他邊催油門,邊告訴後座手忙腳亂的攝影記者,顯得不以為意。

他趕著參加一場空汙講座,以及為我們解說家鄉風景。

「你看左邊,現在煙又吹到我家去了……」順著他的目光,臨海、巨大的台塑六輕工業區正冒出團團白煙。

二○一六年四月,黃源河曾登上媒體版面,因為這位明道大學副教授向副總統陳建仁陳情時,不僅落淚,還戲劇性跪倒在地,訴說家鄉被六輕汙染,有如毒窟。回憶那天,黃源河記得也吹北風,眼看廢氣大片大片飄往台西,他一時傷心,腳軟了,沒發覺自己成為焦點。

「我想到我們家鄉那麼多人癌症、那麼多人死亡,我就很痛苦。這麼多煙囪,這些不是無毒的東西呀!飄到你家,餵你的家人,你能不呼吸嗎?」他終於轉頭向我們說。

...繼續閱讀

春山出版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