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頁預覽

內頁預覽
他是備受讚譽的人道主義攝影家,還是孤僻獨行、深陷酒精、藥物成癮的偏執狂人?

關於攝影、戲劇、藝術、爵士樂,更關於創作、理想與人生,進入這位重要攝影家──及所屬時代──的內在精神史。

耗時20年完成,繁體版唯一尤金•史密斯傳記。1700卷爵士樂手、生活錄音,500人次,關鍵人物訪談:Robert Frank前妻、尤金•史密斯前妻……

尤金˙史密斯的傳奇人生

革命不是為了摧毀,而是到嶄新的沃土,攝影傳奇─尤金˙史密斯《浮與沉》
【百歲珍藏】──繁體版獨家收錄「正式授權經典代表作+導讀+年表」

作為戰後最重要的紀實攝影家之一,樹立諸多報導典範的史密斯,其大名常與「洋溢人道關懷」、「充滿社會意識」、「報導攝影奠基者」、「最偉大的攝影家」等數不清的形容詞連綴,然而與此光明相對、如影隨形,彷彿行星背面的幽暗命題,則是他載浮載沉的個人生命裡,那惡名昭彰的古怪脾氣、固執冷酷、自我中心、孤僻獨行、完美主義、強迫偏執……。

正是此種個人偉業與性情瑕疵的糾纏辯證與共時並陳,整體形構了屬於尤金•史密斯巨人般的攝影「神話」,卻也使得生平事蹟已廣被寫入攝影史冊、具有崇高地位的他,過世40年,個人生命的無解矛盾與反覆折騰,依然顯得模糊不清、益加神祕。

這本「非典型」的傳記,是一次大膽嘗試,作者Sam Stephenson成功地藉由某種偵探般的追根究底、學究式的旁徵博引、史料控的檔案挖掘、散文筆法的舉重若輕,加上多重敘事、深入淺出的複數觀點,使得這本宛如廣角視野、配角不斷登場、充滿各種旁枝、且抗拒線型敘事的「非典型」傳記,表面上雖不執著深究於「攝影」一事,反而卻從史密斯生命周遭的諸般「雜音」,宛如意識流地更純粹觸及了這位重要攝影家——及其所屬時代——的某種內在精神史。

...繼續閱讀

導讀

尤金•史密斯──一位以紀實之名、化真理為偏見的攝影家(節錄)
文/張世倫

對生平諸多起伏的史密斯而言,1971年顯得格外關鍵。這一年紐約的猶太博物館盛大舉辦了由他全權主導策展、照片件數高達六百多張,命名為「讓真理成為偏見」(Let Truth Be The Prejudice)的生涯回顧大展,是對其攝影成就的高度肯定。同一年,他與日裔美籍的艾琳美緒子再婚,兩人在隨「讓真理成為偏見」巡迴至日本等地展覽時,關注到發生在熊本縣水俁市的汞中毒公害事件,他們和當地正與黑心企業進行抗爭的自救團體合作,進行長期蹲點、為時數年的「水俁病」拍攝計畫,盼能將此一公害事件背後的不公不義昭告世人。為了廣為傳播兩人倡議的社會訴求,史密斯也與原本已停止往來的傳媒界接觸,他仇視多年的《生活》雜誌在72年刊登了中等篇幅的圖片故事,向英語世界揭露了發生在亞洲的水俁病危害,但其訴諸於感官聳動、且彷彿暗示弱勢者只能被動承受的標題〈來自一條水管的死亡水流〉,深深激怒了此時已改名為艾琳•史密斯的美緒子。為了克服圖像新聞雜誌在篇幅與尺度上的諸般「限制」,兩人最終以共同創作、集體署名方式,以結合照片與文字、內容兼具強烈議論和抒情感性的多重風格,在75年出版了近兩百頁的攝影集《水俁》,這不但是史密斯生涯最後一個重要計畫,同時也是歷史上重要的紀實攝影經典。

與此彷彿無比正義、但略顯僵化的攝影家形象相比,這本「非典型」傳記對於史密斯「神話」的多重拆解,或許讓我們看到一個不再那麼偉大崇高,卻也更為貼近人性、複雜有趣,充滿內在矛盾,並活在其時代氛圍下的血肉之「人」。事實上,史密斯所代表的紀實「典範」雖然重要,它卻也是一個產生於特定時空脈絡下、而難被複製重現的時代產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