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原裕

談小學生心目中的惡作劇之王─【怪傑佐羅力】
做一件自己很著迷的事,比死背知識重要太多
文/親子天下
在亞洲已發行超過3,600萬冊的童書《怪傑佐羅力系列》,是小學生界的超級巨星。許多孩子在學校圖書館或同學的介紹下,開始一本接一本「追」下去,父母卻還不知道孩子已經由此跨過「不愛看書」的門檻。

出刊超過32年,至今年年初已發行至第64集,(台灣發行至51集),跨越世代的「佐羅力」,和一般冒險故事主角的形象非常不同。「佐羅力」並非「正義使者」,而是「惡作劇之王」;不帶武器,沒有魔法,少有廝殺對決,卻常常以「放屁」,「刺屁股」等令家長皺眉頭的怪招奏效;故事沒有快樂結局,老是功虧一簣失敗收場,但總能讓讀者哈哈大笑,不帶憂傷。

讓孩子們著迷的祕訣在哪?作者原裕接受《親子天下》專訪時說:「因為是寫給小學生時代的我自己,我絕不會背叛小學時的那個我。」

儘管頂著「暢銷作家」,「圖書館借閱率前3名」等等盛名,原裕日前第一次造訪台灣,一路仍擔心著「佐羅力」故事裡的日式雙關語,老歐吉桑式的搞笑把戲,是否真能被台灣讀者接受,「會不會根本沒人認識我?」。直到參訪台北市萬興國小,看到全校的轟動盛況和滿場學生雀躍眼神,才終於放下心說:「謝謝大家給我的滿滿力量」。

以下是原裕及妻子原京子接受《親子天下》專訪的內容:

問:您會怎麼幫「佐羅力」這隻狐狸做自我介紹呢?
原裕:其實「佐羅力」是很悲慘的,想擁有城堡,想和公主結婚,卻一直無法實現。但失敗時,他總是說:「這不是屬於我的城堡,真正的公主一定還在某個地方等著我!」非常正面的鼓舞自己「繼續前進」,這是我覺得很重要的。

我小時候看的電影就是這樣,主角老是失敗,被甩,但還是哇哈哈的爽朗大笑,這常給我莫大的元氣。

其實小學生也有很多辛苦的地方,並不像大人想的,「小孩會有什麼煩惱?一點小事有什麼關係!」。我希望「佐羅力」的笑料,能是孩子們元氣活力的來源之一。而人生本來就是失敗居多,如果當下放棄了,就結束了。

「這次失敗了,就往下一個機會看看!」,我希望讓孩子覺得:「佐羅力總是不放棄,那我也要加油!」

問:您常說:「我絕對站在小學生這邊」,為什麼?
原裕:小學有很多開心的事,但也有很多大人和家長做的討厭的事,像是硬要你看很無趣的書,看完還要寫心得作文,怎麼會這麼苦?相較之下,小孩當然會想去看卡通打電動啊。我想站在和孩子平等的立場,讓孩子知道,書和這些娛樂一樣有趣。

同時,我也會設想,如果我是小孩,願意花自己的零用錢去買「佐羅力」嗎?所以我要寫出能讓小孩願意重複讀好幾次的故事,還有很多「隱藏圖」,「書皮拼圖」或「迷宮」等等遊戲在內,讓孩子有「飽足感」。若是家長買的書,可能就是以「要很有教育意義」為主要考量了。

記得6年級時,我用8釐米攝影機拍「怪獸電影」,每天一放學就是狂奔回家和朋友一起討論,興奮的試著各種方案,想把場景煙霧拍得更逼真,也做了不少危險的事!但就算是小學生,找到了熱衷的事,真的會全心投入下去。不要一看到孩子對某事「樂在其中」,就覺得「一天到晚只會玩!」。玩也是要用很多腦的。

投入、專注久了,就會變成一種專業,專業就是你的魔法。像是當年的「桌球小愛」福原愛,還有現在有很多小學生,已經是職業級棋手,他們都是從小投入自己的興趣。有魔法在手上,出社會就不用擔心。希望孩子們都能早點找到自己的興趣,練出自己的魔法。

當工作是自己喜歡的事,就算有些辛苦,也能夠堅持下去。像是我喜歡畫畫,不過每次面對截稿日期,還是很痛苦,但因為喜歡所以還是能撐過去。

問:這30年來,小學生身處的環境已經很不一樣,您想告訴現代父母什麼?
原裕:其實還是有很多不變的,像是小孩還是愛貼貼紙,愛看英雄拯救世界,只是貼紙圖案可能變成寶可夢,英雄從月光超人變成假面超人。我覺得最大的差別是,現代孩子一出生,眼前就是一個只要上網,什麼都查得到的世界。很多花在死背知識的時間,若拿來發展出社會後用得到的智慧,去發掘自己真正喜歡的事,會不會比較好?

像以前有父母會擔心,小孩連火柴都不會用,這種擔心大概就像原始人感嘆現代小孩都不會用石頭打火吧!

在這個知識取得很容易的時代,有著一件「自己很著迷的事情」更重要,是「生而為人才會做的事情」,例如繪畫。希望孩子們做的,都是「活得像一個人」,「真心熱愛」的事情。

其實「佐羅力」裡面,也藏了一些想告訴父母的話。像是「佐羅力」曾誤打誤撞到了天堂和媽媽重逢,希望賴在媽媽身邊,但媽媽卻說「你什麼事都還沒完成啊!」又把他趕回地獄。因為媽媽知道,要讓孩子學會獨立,就必須有「忍住不出手」的勇氣。我在簽書會上曾問過一個小讀者,「你看過幾本啊?」,他卻轉頭問媽媽答案!我猜媽媽平時很嚴格吧!

像「佐羅力」一樣,就算媽媽不在身邊,也能不怕失敗,獨立邁向目標,在社會上立足。這應該也是所有家長對孩子的期望吧!

怪傑佐羅力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