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界的譯者4

///《靈界的譯者》十年歷程,全新創作///

被賦予靈力,究竟是上天的禮物還是人生的考驗?
走過十年,她終於找到答案——

從陰錯陽差地踏入宮廟,不斷通靈問事的高中女生,
十年後心灰意冷地轉身投入棒球領域,
她以為不再通靈就是徹底脫離,
但不通靈、不接天命,「靈界的譯者」索非亞要做什麼?

「看得到鬼等於會通靈,等於帶天命,一定要走通靈路?」

透過一次次的書寫、信仰、運動與工作,
她重新整理自己看見的無形世界,
出版了「靈界的譯者」系列,成為台灣第一位女性棒球裁判,
高潮迭起的人生甚至改編為短片與電視影集,
各種出乎意料的轉折雖然豐富了她,也讓她沉澱思考:
「我想追尋的人生意義是什麼?」
「我快樂嗎?」

原來,無論是通靈人或平凡人,每一個人其實都有相同的生命課題——
如何用自己的能力活出最適合的姿態?
生命本身就是一種修行,
看不到鬼的凡人會無法辨別而迷失,看得到鬼的她偶爾也會迷路,
但在來來回回、曲曲折折當中,
現在的她試著活出了自己的後•通靈人生……

修行就是生活

名人推薦

歌手/演員─李千那
我從小生長在殯葬業家族以及舞台秀團中,每天經歷生離死別,婚喪喜慶,謝神拜天地,
長大後才漸漸明白,
那不僅僅是工作,
是傳承、使命、責任還有生存。

常常聽人家說「天命難為」這句話,
也就是說,生來有人貧困有人富裕,
出生在什麼家庭,不是我們能選擇,

但當你有「能力」,你是可以選擇你想要的生活,我一直認為自然的力量還有心境的改變是不可思議,甚至能創造運氣改變命運,而這件事值得我們去探討。

索非亞說:「如何用自己的能力活出最適合的姿態?」背負通靈的天命,她快樂嗎?
推薦索非亞新書《靈界的譯者4:我的後通靈人生》

演員 郭書瑤
透過戲劇,也算是「體會」了一部分索非亞的人生,才發現那與生俱來的「特殊能力」,帶給其實平凡的她,很多不凡又令人心疼的經歷。
這次不再是從書中看靈界的譯者,而是看見「索非亞」,願你能認識那平凡的她,透過她的故事,更認識自己、愛自己。

內容連載

距離出版《靈界的譯者》一轉眼已是第十年,這段旅程完全超乎預期,我從急欲擺脫通靈到願意轉身面對,過程像是脫了好幾層皮,但我很開心漸漸成為有感覺的人:感到喜怒哀樂,不再只是把自己的靈魂關在玻璃瓶裡看世界。

一開始出書的初衷就是分享自己的心路歷程,希望許多像我這樣的通靈人,能夠擺脫桎梏、活出自我。而十年後,我還是想要繼續分享生活歷程,往後的修行旅途上,我們再互相打氣扶持,繼續走下去!

///
在小高一的年紀,我陰錯陽差地踏入宮廟為信眾服務,是不幸也是幸運。當時宮廟的負責人是不太會引導與使用我能力的無腦長輩,每天就是讓我一直通靈、不斷問事,一整個搞不清楚狀況就開啟了我的靈媒旅程。

但搞不清楚狀況也好,能以無預設的立場和旁觀者的心態去體驗這趟旅程,也因為沒有對通靈懷著特別的期待、目標,當然也是由於後來傷得夠徹底,才能在宮廟待了十年後果斷轉身。只是轉身後,我並沒有真的離開——雖然我超想離開,以為不再通靈就是離開。

在宮廟的那些年,我非常不快樂,偶爾感受的成就與滿足就在於能夠幫助人的時候。據說那個叫做「帶天命」,不過「帶天命」這簡單的三個字真是把我給整慘了。我被賦予、期待成為神明的代言人,可是我頂多只是無形眾生的翻譯,還不見得翻譯得很稱職,畢竟當一般翻譯可以多讀書與練習而進步,但是當無形眾生的翻譯真的很難「練習」,舉凡吃素或不吃牛肉、打坐、獨身都是基本條款。而我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明白:人的糾葛與眾生的苦,真的和無形眾生沒多大關係。

從高中開始,我像上班族一樣為信眾服務。我被教育也相信:人遇到困難或不順遂是因為被無形的眾生干擾,也試著當個認真的翻譯,希望能幫助信眾。偶爾得知自己幫助到人真是滿心歡喜。只是有些信徒會重複地出現求助,賭博輸錢、工作不順都覺得自己是卡陰,被無形的跟。有時候我看根本就沒有被跟啊,還會被說通靈不認真。

反正所有失敗都歸咎於無形眾生,最好祭改後睡一覺就好了,這間老師不準、沒效就換別間,自己都不用改變。記得有一次跟一位偶像劇編劇聊天,她說要想一堆浪漫的橋段好累,而我覺得要讓通靈老師想出各種前世今生和冤親債主的故事,也是很累的。

我認為人們遭遇困難有其複雜原因,不否認無形眾生是其一,但不會是絕對的單一因素。我比較視其為感冒或心情不好,就是尋常現象,感冒可以去給醫生看,服藥後加速復原,也可以多喝水、好好休息,一樣會康復的,而非拖著病體四處求醫。

況且有些神壇本來就聚集了很多無形眾生,虛弱時還往那些地方跑,反而容易感染招惹。總的來說,人生就是痛苦的總合啦!每個階段都有不同的煩惱,所謂的修行不是「消滅痛苦」,痛苦永遠都在,修行是讓我們關照這一切,不鑽牛角尖,經歷這些困難煩惱時,自在一點地度過。人的力氣有限,不用心在自己身上而是浪費在抓無形的戰犯,真的很可惜。

索語錄/
人比鬼可怕。
不信?看看您身邊啊!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