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是什麼?為什麼這樣穿衣服?

如果穿衣服是一種選擇,這選擇代表了什麼?

「一個人真正開始「穿衣服」,是把手邊的衣服故意亂穿開始。就像是小孩子還不清楚自己想要什麼、渴望什麼而在鬧脾氣一樣,那種無處可宣洩的鬱悶,對於世界的困惑,那種 被一切遠遠拋在後頭的鬱卒感,表達自己何以存在的不滿與躁動。」

穿衣服的哲學,是我們每個人顯現出「自己變成自己」的過程。

日本第一哲學教授鷲田清一,深入淺出解說身體哲學論。長銷日本十二年、再刷超過十六次的經典之作,以我們成長過程中面臨的問題:制服的意義、面具的功用,身體加工(整 形)、減肥迷思與名牌上身的原因,帶領讀者思考與辯證:
‧人們什麼時候開始穿衣服?
‧為什麼開始穿制服,制服有什麼自由和不自由?
‧我們以衣服來包裹身體,補強身體的缺點,到底想要隱藏什麼?
‧穿著寬鬆的衣服、將衣服反穿,以跳脫性別的服裝打扮,會透露出什麼與哲學相關的訊息?
‧當衣服縫補出一個新的身體意象和外在形象,我們需要透過衣服來獲得什麼內在與外在的力量?

身體做為一種「印象」

所謂的身體意識,會只因為一點小事便瞬時動搖、混亂起來,幾近可悲。為什麼身體意識會這麼容易被動搖、這麼容易壞掉呢?

如果我說,這是因為身體只不過是一個「印象」而已,大家會不會嚇一跳?沒錯,我們如果沒有身體便活不下去,此刻伸出手也馬上就摸得到身體這個實體,所以如果有人反駁我 ,說身體怎麼可能只是一個「印象」而已?我並不會驚訝。然而,事實如何呢?

我們都覺得我們的身體是自己最親密的存在,像是被菜刀割到的時候,痛的人只有我而已,別人雖然也知道我很痛,但卻不可能代替我痛。就這層面上來看,「我」幾乎就等同於 「我的身體」,「我」毫無疑問的與「我的身體」緊密相連。如果讓我們再細想下去,我對於我的身體所知道的,其實遠比我所想像的要少太多太多了。我只能看得到自己身體表 面的一小部分而已,更別說我先前提到的身體內部了。我們連自己的後腦勺跟後背都看不見,更別說是自己的臉,一輩子都別想直接瞧見。可是這張臉,卻會毫不受控的透露出我 們內心細微的情感動搖,這是多麼疏於防備哪。

我們對於自己身體所知既少,又無法隨心所欲掌控它,因此我們的身體其實遠比我們所自以為的離我們更為遙遠。

既然我永遠只能看得見與摸得到我自己身體的局部,我對於自己全身的印象,當然也只有站在一段距離外觀看我自己時才能夠想像「噢,我的身體大概看起來就像這樣吧……」。 換句話說,「我的身體」只是我的一種想像而已,它只是一種「印象」。無論看或摸,我們對於自己的身體永遠只能得到片斷的經驗。這一個個零碎而片斷的身體感知,必須藉由 一個想像出來的「全身像」來把它們串連起來,就像拼起一床百衲被一樣——我們把零碎的片段印象,縫拼成一個完整的「全身像」,從而認知它。從這方面來看,我們最初穿上 的衣服,就是這個做為印象的身體所建立起的全身像。從這個面向上來看,身體只不過是一種想像的、詮釋出來的產物而已,因之它才會這麼模糊而易毀。

當別人一臉驚訝的瞪著我們的身體瞧,我們對於自己身體的印象,幾乎馬上就會被動搖。或是當我們被迫穿上不同性別的服飾,我們原本藉由衣服這種自我詮釋所建立起來的自我 統整性,立刻就會受到挑戰。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