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講堂

比爾蓋茲年度推薦,知名思想家史蒂芬‧平克(Steven Pinker)超越自我之作。

我們都覺得生活越來越困難,無論是健康、經濟、安全,樣樣都出問題,這些事情讓人沮喪難解,覺得遇上瓶頸。

史蒂芬‧平克卻不這麼認為,透過詳盡的數據分析舉證,他要告訴大家,我們的生活其實正在逐步變好,不應失去面對日常的勇氣。

人類正在進步,而且必將持續進步,透過理性、科學等啟蒙運動帶來的火種,我們會繼續向上發展與茁壯。

本系列共6本,完整收錄傅柯在法蘭西學院演講的重要主題與內容。

6本書的主題分別為:必須保衛社會、安全,領土與人口、生命政治的誕生、主體解釋學、主體性與真相、說真話的勇氣:治理自我與治理他者(Ⅱ)。

傅柯透過分析種族戰爭的言論和征服的歷史敘述,勾勒出生命權力和國家種族主義的譜系。在生命權力問題的基礎上,他打算研究在18世紀採用的這種新的權力技術。

傅柯同時利用婚姻和性來探討古代的自我技巧,提出生活技巧和自我關懷實際上是一種與愛欲和性有關的行為。


日俄戰爭,是東北亞乃至世界近現代史上非常關鍵的歷史事件,也是其後日、俄、韓、中各自歷史發展或明或顯的轉捩點。


本書是首次在全面調查日本、俄羅斯、韓國資料的基礎之上所做的研究。從起源和開戰兩個維度全新論述了日俄戰爭為何發生,又是如何開始。


作者將闡明:戰爭因日本想統治朝鮮的欲望所引發,並通過入侵朝鮮而肇始。日俄戰爭始於朝鮮戰爭,最終發展為日本與俄羅斯之間在中國東北進行的戰爭。

歷史閱讀的標竿:甲骨文書系

什麼是陰陽師?是操縱式神與鬼怪戰鬥,感覺像咒術師、魔術師一樣的人嗎?

什麼是陰陽道?是基於中國古代的陰陽五行說占卜方位、時間的吉凶,並從事祓除、祭祀等信仰活動的民間信仰?

本書向前述的通說提出疑問,將陰陽道視為與佛教、神道並存的三大宗教之一,對陰陽道進行歷史性的考察。

同時透過考察安倍晴明這位化為傳說的陰陽師的歷史真實與傳說化的歷史進程,重新闡述了什麼是陰陽道。

追尋趣味與新知:汗青堂

在人類歷史上,西方與東方之間的歷次戰爭不僅是歷時久、代價高的戰爭,它們過去曾經,而且將來也會繼續塑造著現代世界。

全書從波斯大王薛西斯企圖征服希臘講起,揭開了一場至今也未曾停息的衝突的序幕。先是亞歷山大大帝,然後是羅馬人,試圖將歐洲與亞洲併入一種單一的文明。

到了17世紀,基督教教會衰落後,雙方的鬥爭從宗教轉向了哲學:秉持西方的科學理性的人與那些尋求神的最終教導的人形成了鮮明的對照。

18、19世紀,奧斯曼帝國、莫卧兒帝國、薩法維王朝逐步瓦解,西方也逐步控制了亞洲的大部分地區。結果促成了將伊斯蘭生活與西方現代生活的嘗試,這在伊斯蘭世界中的改革者與傳統主義者之間引發了衝突,一直延續至今。

中國史


西洋鏡團隊歷時八年整理出1876年至1904年間西方報刊關於李鴻章的大量新聞報導和特寫,共計28萬餘字、200餘幅罕見圖片。


其中涉及他的種種洋務、對美國《排華法案》的強硬態度、簽訂《馬關條約》時的兢兢業業、處理義和團事件時的前倨而後恭,特別是出訪歐美時的情景。


故宮學者祝勇在本書中將目光投向五位外國人,五個時間深處的故事,五段奔向東方的漫長旅程。


他用充滿詩意的筆法,講述了馬可·波羅、利瑪竇、馬戛爾尼等五位來到中國的外國人的故事,或者說,講述了古老的中國與這五位外國人相遇的那段歷史——他們踏上中國的那一剎那,中國改變了他們,他們也改變了中國。

外國史

烏克蘭,地處歐亞大草原西緣文明的斷層線上,誕生於東方和西方相遇之處,許多個世紀以來都是通往歐洲的門戶。

當戰爭和衝突到來,關閉的歐洲之門成為阻擋東來或西來侵略者的屏障,而當歐洲之門開啟,烏克蘭就成為連接歐洲與亞洲、東方與西方的樞紐。

描述了從16 世紀起歐洲人的出現如何不可逆轉地改變了印度洋沿岸地區人們的生活:繁盛的王國被征服,以往的宗教與種族關係陷入混亂;而且,隨著西方資本主義的出現,古代的貿易模式很快就滅絕了。

儘管歐洲的槍炮可以在東方創造出新的帝國,但是其龐大的人口使得西方人無法長久地壓制東方。而在印度洋數千年的變遷中,非洲巨人構成了印度洋長長的西側翼,除了扮演緘默的旁觀者,幾乎沒有起到什麼作用。

表演藝術與寫作


《表演的技術》一書是契訶夫畢生表演實踐和教學的結晶。契訶夫表演訓練法,強調以創造性的想象力代替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情緒記憶,借助外部表達通往演員的潛意識,以獲得身心合一的演技。


此次中譯本是契訶夫表演訓練法的完整版本,在1942年原稿基礎上進行了修訂,圍繞契訶夫獨創的「激發表演靈感的圖表」闡發其表演理念,並貫穿了87個技術練習,使表演者在實踐中體驗身心合一的境界。


由美國最具影響力的影評人羅傑.伊伯特策劃編纂的諷刺影評「吐槽大會」,以小詞條形式收錄人們對類型片陳腐俗套的幽默吐槽。


如果你愛看好萊塢電影,就一定能理解書中的毒舌嘲諷:很多用爛了的人物形象、視聽元素、情節模式、宣傳詭計,到今天為止還在無腦地自我複製——這種把觀眾當傻子的行為,不抗議怎麼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