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介紹

衛爾康收藏館(Wellcome Collection)

一家博物館和圖書館,收集各種關於人們對健康的想法和感覺,館內展示亨利.衛爾康(Henry Wellcome)收集的醫學工具和奇怪的收藏品,有科學、醫學、生活和藝術等不同層面,每年舉辦不同主題的展覽,包括意識、解剖、情緒、性科學和死亡。

五月博客來選書

文學與醫學結合之作,透過器官凝視自我

★動人、幽默、迷人的文字旅程,帶領讀者遨遊神祕、難忘的人體世界
★探索身體奧祕和啟發讀者對自身身體的關注

埋在我們皮膚和骨骼下有不同的器官,從泵血的心臟、肺部的膨脹到腎臟的過濾,這些和其他的器官是我們生存所必須的,然而,我們對它們知之甚少,本書將告訴你更多關於它們的故事。

多位世界頂尖的作家聯同醫學專家,為讀者展示身體各個器官的特質。包括二○○六年柑橘文學獎新人獎得主娜歐米.愛德曼揭示了腸子以及我們對食物的沉迷;湯瑪斯‧林區讚揚了子宮的奇蹟;A.L.肯尼迪探究了鼻子召喚記憶的驚奇能力,至於菲力普.克爾則是追溯了腦部手術的非凡歷史;毛姆文學獎得主奈德.包曼探討闌尾並不如我們所認為是沒有用的器官。

十五位作家聯手奉獻這本旨在探索身體奧祕和啟發讀者對自身身體的關注。希冀透過檢驗人體的獨特部分來釐清人的境況。雖然每篇文章的作者不同,但是都圍繞著一個相同的主題:究竟這些不同的人體部分(器官和腺體)是如何讓我們成為了現在的自己呢?他們與醫學專家一起,分別選擇了不同的器官,以優美迷人的文字,將生澀的醫學知識娓娓道來:人類的胃內包含許多貓大腦內發現的腦細胞;肺的重量等同一條麵包;創傷的記憶能展示在皮膚上等。

《皮囊之下》將是一次動人、幽默、迷人的文字旅程,有時更令人意想不到,跟隨著本書的腳步探索的人體神祕景觀,讀者將會歷經一趟令人嘆為觀止的旅程。

我們自以為裹覆於這身肉體的自己是單一個體,肌膚輪廓之內的一切就是「自己」,殊不知……
——奈歐蜜.埃德曼(Naomi Alderman)

當你真的活過一陣子,你的皮膚就不會看起來像顆桃子;當你真的活過一陣子,介於你和世界之間的那道有彈性的屏障會顯露出某些你奮戰得勝的戰役痕跡。我們因而應該看到那些疤痕所透露的美麗。
——克里斯汀娜.帕特森(Christina Patterson)

由於膽囊或闌尾對我們早已失去象徵或文化的重要性,因此決定要捨棄它們就相對容易些。到底在醫學上、心理上和情緒上不可或缺的是我們的哪些部分?我是我的身體嗎?可是又有多少部分是我想要或需要的呢?
——奈德.包曼(Ned Beauman)

詩其實是個身體事件。一首詩會改變讀者對於自身肋骨和橫膈膜的經驗。詩可以幫助創造胸膛的一種空氣顫動,而肺部將會因之冷靜或衝動。完成的詩作、歷久不衰的詩作、一次呼吸的勝利!……所以到了最後,就在呼吸的氧氣和二氧化碳的交換系統,我們領略了絕望、堅忍及喜悅,來自於歌、來自於詩。
——達爾吉特.納格拉(DaljitNagra)

內頁預覽

【作家讀書筆記】

隱喻已有新的版本 您要更新嗎?──洪明道讀《皮囊之下:15則與身體對話之旅》

疾病和身體做為隱喻已是老哏。人人有之的身體,往往更便利、更容易產生共感,擺脫舊的隱喻,迎來的常是新隱喻。就算是面對身體或疾病的專業人員,也還是有玩弄、操作隱喻的人。以「癌細胞不要挖掉,病人活更久」來比喻政治現況、以「大便」來喻人生,皆受廣大的歡迎。

抵抗隱喻有如薛佛西斯的神話。既然如此,《皮囊之下:15則與身體對話之旅》示範了另一種操作方式:盡可能貼合的使用、批判和監督隱喻。

開發其他部位

在台灣「非虛構寫作」已漸受重視,《皮囊之下》或許能再打開另一層想像。以非虛構的方式來書寫身體或疾病的作品,在台灣並不少見,兩千年後就有吳妮民的《私房藥》、李欣倫的《藥罐子》,以及依部位分別的黃信恩《體膚小事》。但仍多落在傳統散文範圍內,以「我」出發,換上抒情眼睛去看外在世界,實而照見內面,俯拾生活感觸,或檢視身體痛苦給「我」的意義。側重「我的身體」是這些散文與《皮囊之下》最大的不同,也是身體或疾病書寫的台灣特色。

非虛構何其大,科普書寫、醫學史、疾病誌皆可落在其內。若以整體來看,台灣的身體或疾病書寫還有許多可耕耘之地。散文帶來特異性,也帶來頭箍,在這種限制下,《皮囊之下》讓人耳目一新。

《皮囊之下》集結了來自英語系國家15位作者,依部位分別,團體作戰方式類似《百年降生:1900-2000臺灣文學故事》。大部分的作者回溯英語文學傳統中的身體樣貌,在這裡文學成為了挖掘歷史的工具,在不經意處透露出各身體部位的文化意義,轉化了文學研究的成果。光莎士比亞的文本便出現至少5次,其中以〈肺〉一篇的運用最亮眼,作者用呼吸節奏來論詩的音步,揭示身體與文學雙向影響的證據。

除了運用英語文學經典做例子,巴基斯坦作家回到母語烏爾都語,論述肝臟在此語言系統中的獨特位置。都一再追索身體符號的語言文化學意義,並反過來看身體是如何影響文學。
(全文由此進→)

...繼續閱讀

內文試讀

腸子 Intestines 奈歐蜜.埃德曼(Naomi Alderman)

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告訴我們,在鄰近於肛門到生殖器官之間的部位,即使不是全部也是大多數人類精神官能症的源頭。現今時日流行與佛洛伊德保持距離,抱持著「我不會那麼誇張」和「佛洛伊德當然就是對性癡迷」的看法。不過,我就是覺得有那麼誇張,而且多數的人都是癡迷於性的。

坦白說,腸子是個問題,其功能不僅神祕且令人困惑(所有體內器官幾乎都是如此),而且也讓我們難以承受。只有我們開始思考腸子的象徵意義,或許能夠了解佛洛伊德到底在說什麼。

腸子的一端是嘴巴,是產生多樣喜悅而令人歡愉的地方。然而,其另一端是肛門,會產生腐敗、骯髒和毒氣的臭屁;此外,肛門還會產出糞便,同樣氣味難聞,而且是攜帶疾病的一種黏稠味臭的棕色汙染物。這樣的東西竟然是來自於人體!不只是從我們的身體排出,其排出的洞口竟然就緊鄰在身體帶給我們極大歡愉的部位,而且這些器官的發育成長表明了我們進入能夠孕育新生命的成年時期。這就像是人類的生命形態所開的一個可怕的玩笑,要把我們從雲端高處拉到地底深淵,目的是要提醒我們,不管我們發現了怎樣的狂喜,我們其實也是無時無刻都滿肚子大便。這正是糞便讓人感到如此可笑的原因,也是我們何以必需對糞便一笑置之,因為如果不笑著面對的話,我們就會痛哭流涕。

對於普利茲得獎作品《否認死亡》(The Denial of Death)的作者厄內斯特.貝克(Ernest Becker)來說,肛門和其產生的糞便並非只是一個笑話,它們其實是恐怖的東西,其所再現的是肉體的衰敗,而那是全人類都面臨的宿命。「我是什麼呢?」孩子可能會這樣問著自己。「我是一個會把漂亮、閃亮、健康、美味、繽紛和令人興奮的食物吃下肚裡的東西。可是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事呢?食物會被我變成了糞便。」這是每天都會一點一點發生的不可避免的衰敗,是不可避免的死亡。「肛門和其無法理解且令人作噁的產物,」貝克說道,「再現的不僅是肉體的決定論和侷限性,同時也是所有肉體的宿命,那就是衰敗和死亡。」

朋友的三歲女兒問她吃下肚的食物會發生什麼事,她回道:「妳的身體吸收了食物的能量,然後食物就會被妳變成大便。」她的女兒聽完後哭喊到不可抑制,「不要,媽咪,不要,」女兒不斷地說著,「不要這樣啦!」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