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吉尼亞•吳爾芙作品

穿越三百年的時空,經歷忽男忽女的變身冒險,維吉尼亞•吳爾芙《歐蘭多》
16世紀末的年輕貴族歐蘭多容貌俊美、性情陰柔,深受伊莉莎白女王鍾愛。在三十歲那年,他被愛人背叛、欲將人生寄情於詩作卻又遭受無情的批評。他看破人生,認為一切都毫無價值。愛情和雄心壯志,女人和詩人,全都是一場徒然。

他自請赴土耳其擔任大使,卻在封爵盛宴後的一場戰亂中陷入昏睡,當他在七天之後醒來,竟發現自己變成了女人……隨之而來的改變是:無法保有財產、寫作的限制,以及婚姻。

歐蘭多的一生跨越三個世紀,經歷兩種性別,場景橫跨歐亞兩大陸,更置身於無數的性別角色變換。她是一個充滿活力的男人、一位詩人、一位懂時尚的女人,也是一位傳統維多利亞時代女性。

一部穿越三百年的性別流動史詩【經典新譯•百年珍貴影像復刻版】
吳爾芙將這部作品獻給激進的小說家兼詩人,也是她的同性伴侶、著名的「西辛赫斯特花園」的創造者──薇塔.薩克維爾–魏斯特(Vita Sackville-West)。《歐蘭多》就是以薇塔為藍本寫出的傲世傑作,書中並搭配多幀薇塔及其祖先的照片。薇塔本人的世界非常多采多姿,她是作家、貴族、旅行者、女同性戀者、母親、外交官的妻子……作為多重身分認同的代言人,再恰當不過。

家族相片的真實性,既模糊了《歐蘭多》虛構(小說)/傳記之間的界線,也呼應了主角性別流動的內在真實:同一個人,相似的容貌,只是轉換了性別,具現了這場橫跨三百年的性別流動史詩,暗示每個人的血液中都繼承了先祖的陰性與陽性特質,每個人身上都有男性與女性。

吳爾芙以歐蘭多表達了她對薇塔的愛情私語,薇塔的兒子奈及爾•尼柯遜(Nigel Nicholson)說,這本書是「文學史上最長也最迷人的情書」。

...繼續閱讀

雌雄莫辨的心靈

無論我們從哪個角度來閱讀吳爾芙的《歐蘭多:一部傳記》(Orlando: A Biography),這部作品都稱得上是本奇書。一方面它是一部傳記,以英國歷史為背景,個人自我成長歷程和國家大歷史互相唱和,映照出自我與家國的繁華起落;另一方面又大量穿插著虛構與幻想,把性別轉變及縱橫數百年長生不老的神話傳說,交織成一場跨越時空與性別的華麗冒險。故事的主人翁歐蘭多生於十六世紀的英格蘭,祖先是為英國立下不少汗馬功勞的顯赫家族。十六歲的他受到伊莉莎白女王的鍾愛,被召入宮中倍受恩寵,後來他愛上俄羅斯公主莎夏,卻遭她欺騙遺棄。他過了一段放蕩的生活之後,將全副心力專注於文學創作。此時一名來自羅馬尼亞的貴族對他窮追不捨,因此他請求出使土耳其,表現相當傑出。但在當地一場戰亂中,他陷入昏睡,突然醒來後,三十歲的他搖身一變成為女性。這時她放下一切榮華富貴,融入吉普賽人的生活,到處流浪。然而,她對文學創作始終不能忘情,對大自然的熱愛更是與吉普賽人的信仰有所衝突,於是她決定回到英國。此時已經是十八世紀,英國宮廷對貴族女性的約束限制與前大不相同,她不時得喬裝成男性,才得以獨自外出,享受行動的自由。她雖歷經數百年的歷史,但卻永遠維持二、三十歲的容顏,到了二十世紀,此時三十六歲的她甚至結婚生子,並且出版了詩作,得到文學獎的肯定。

小說主軸是吳爾芙以情人兼至交薇塔.塞克維爾-維斯特(Vita Sackville-West)為主角所創作的傳記。作品完成後,她題獻給薇塔,並在作品裡附上多幀薇塔及其祖先的照片,薇塔之子奈及爾.尼可森(Nigel Nicolson)稱這部綿延三百多年歷史的傳記是文學史上最長、最迷人的情書。吳爾芙用慧黠嘲諷的筆調,寫下歐蘭多縱橫數世紀的英國歷史,經歷男身、女身的生平故事。她參考了塞克維爾-維斯特家族史,把薇塔祖先的豐功偉業也寫入了這本傳記,因此在前幾章,吳爾芙除了描述薇塔十幾歲的生活,也把她的男性先祖的事蹟一併記下。薇塔本人的世界非常多采多姿,她是作家、貴族、旅行者、女同性戀者、母親、外交官的妻子等等,所以為她作傳,以描繪一個人的多重身份認同,真是再恰當不過。既然是傳記,免不了涉及歷史、記憶、個人與群體等大命題,如誰的生命值得記錄?如何書寫才能捕捉真相?吳爾芙作為一個深刻的作家,當然也會思考這些問題,加上為女性作傳,在過去畢竟少見,因此本書就顯得別具意義。

這部作品是漫漫情話,傾訴了吳爾芙對薇塔的滿腔愛意,但也是嚴謹的批評之作,針砭傳記寫作的謬誤和史學家、學者的故作正經。正如吳爾芙日記裡寫道,《歐蘭多》是隨興而作,「我要樂趣、我要奇思幻想、我要(這可是認真的)賦予事物戲謔的價值。這樣的情緒縈繞著我。我想寫個故事,在同個脈絡裡,既可談劍橋大學紐恩女子學院,又可談女性運動。」《歐蘭多》絕對是部有趣新奇的傳記,帶領著讀者跟隨主人翁一同穿越三百餘年的時空,經歷忽男忽女的變身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