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合隼雄在戰敗後日本學術圈的地位,正在於創造以研究故事為主的學術流派。——鶴見俊輔


二次大戰後,日本改弦易轍、全面擁抱歐美文化,卻在不覺中丟失了自我認同。心理學家河合隼雄發現西方的自我概念無法直接套用於日本人的內在,因此借鏡榮格學派研究童話的路徑,試圖從日本民間故事中探索自身文化的根本。

河合隼雄說:每一則故事都很耐人尋味,想做很多分析,所以找不到一個貫穿的主軸。後來赫然發現,若從「女性意識」切入,就能貫穿整體。

他從耳熟能詳的「浦島太郎」、「鶴妻」等看似以空無、悲歎結尾的故事中,找到了不同於西方以男性意識作為確立自我準則的女性意識。日本社會的表層結構看來是父權的威權社會,然而就其深層結構觀之,卻是具有女性意識的柔性社會。

在本書中,河合隼雄比較日本民間故事與西方神話傳說,一方面梳理出人類相同的深層心理,一方面則從中刻畫日本人獨特的自我。此脈絡不僅是一趟探究日本人深層心靈結構之旅;觀看看似隱性的女性意識,更刺激著同為亞洲人的我們思考現代化中的自我認同。

好評推薦

河合隼雄以「日本故事探究日本人深層心理與文化」之經典代表作,榮獲日本文化評論重要獎項大佛次郎獎

.河合隼雄是我非常崇敬的心理學家,也是我對童話分析的啟蒙大師。《日本人的傳說與心靈》這本書,除了有豐富的故事、令人目不暇給的分析外,其筆觸,就如同鄰家學識豐富的老爺爺,與你分享許多他觀察、蒐集、整理出的各種「文化的心靈層面」,這種關乎「集體潛意識」的心理層面觀察,實際上離我們並不遙遠,仍然深刻地影響現在的日本人,甚至也影響著與日本文化接近的我們。——周慕姿(心曦心理諮商所所長)

.「弒母」不是個體化的必要條件,這只是西方以男性為表徵的理性原則的象徵性表達,也是西方二元對立哲思的簡化。若採以東方的和諧原則,故事的說法便見不同。比如,如河合隼雄所舉例的,面對各種鬼妖威脅時,日本民間故事很少出現直接衝突擊殺的場面,反多以委婉的方法處理,如餵食石頭、草藥阻避等,更離奇的還逗鬼發笑,甚至成為家人共處的情節……,這種種「怪招」,無非是避禍之外,還希望求全。本書中,多的是各類相關故事的描寫,經作者分析後,更為生動深刻,於此不加贅述,留待讀者自行閱讀發掘,以增樂趣。——魏宏晉(心靈工坊成長學苑講師)

內文試閱

序說 國際化的時代與日本人的心靈

西洋近代的自我

我在一九五九年以傅爾布萊特獎學金留學生的身分前往美國留學時,遭受到相當嚴重的文化衝擊。我的思維從小就比其他同年齡的孩子更理性、更合邏輯,所以經常因為日本大人的不理性、不合邏輯而氣憤。日本戰敗讓我的這種傾向變得愈來愈強烈,我甚至覺得西方近代的科學思考才是唯一的正確方法。所以我原本以為自己是個西化的人,但實際來到美國之後,雙方之間的文化差異仍讓我驚訝。

尤其他們盡可能試著將想法明確化為言語的態度,特別是強烈連結到自我主張的時候,總讓我覺得「真服了你們」。對日本人而言稀鬆平常的事情,似乎也有許多看在美國人眼裡覺得不可思議。而當美國人將明確的邏輯層層堆疊起來的時候,身為日本人的我卻覺得他們遺漏了最重要的事物。話雖如此,我也不認為日本比較好。我曾陷入當美國人攻擊日本人時想為日本說話,但如果日本人聚在一起說美國人壞話,我也會反過來想幫美國人辯護的兩難境地。

後來我逐漸發現,當兩者彼此以帶有親切、責任感、信賴等價值的言語攻擊或批判對方時,對彼此的理解程度都很淺薄,因此在以這樣的價值觀責備對方之前,應該去了解兩者在心靈狀態上的基本差異。關於這點,我之後會以父性原則與母性原則的區分來釐清兩者之間的不同,譬如「親切」是源自於父性原則還是母性原則,呈現出的狀態將會大相逕庭。因此如果沒有發現這點,可能就會發生斷定對方「不親切」的狀況。

埃利希.諾伊曼(Erich Neumann)的著作《意識的起源與歷史》,以具體化的表現鮮活地描述了西方近代確立的「自我」與其建立過程。我至今仍難以忘記在瑞士留學時讀到本書的感動與衝擊。本書也將極為簡略地介紹諾伊曼的理論(原文書第二十至二十六頁)(編註:本書的原文書頁碼為貼近內文下方之數字)。他的理論非常明快,並且強而有力帶給讀者體驗性的理解,我一方面為此而感動,另一方面也領悟到日本做為一個整體,尚未到達確立這類「自我」的階段,因此受到強烈的衝擊。自此之後,諾伊曼的理論就一直是我經常在心裡參照,並且必須對抗的存在。

非常坦白地說,如果將諾伊曼的理論套用在日本的狀況思考,將會面對日本人當中「有人成功地殺掉母親嗎?」這個問題。觀察包含自己在內的日本人,就會發現成功做到這點的人出乎意料地少。如果將近代的自我確立視為「正確」,並且認為諾伊曼提出的過程是絕對,那麼就不得不斷定日本人「落後」於西方。但無論是自己實際身為日本人這點,還是從歐美人的生活方式中得到的真實感受,都讓我覺得,儘管承認近代的自我確立對人類而言極為重要,卻很難說是唯一。

我逐漸開始認為,日本人,或是非基督宗教圈的人的生活方式,各自有其價值與意義,沒有遵循歐美模式的必要。但接下來產生的問題是,將這樣的想法寫下來極為困難,一不小心可能會寫成並不完全的歐美模式,或是因為無法恰到好處地描述其結構,結果給人「比不上」歐美模式的感覺。

----------------------------------------------

第五章 兩種女性形象

「天鵝姊姊」中犧牲奉獻的姊姊提供了一個日本式的形象。故事中雖然提到結婚的部分,但如果把焦點放在心理結構時,會發現這是一個主要在講姊弟結合階段的故事。故事中之所以沒有進入下一個女性結婚階段的原因,正如同前面已經闡述過許多次的,因為日本民間故事中鮮少以描寫幸福快樂的生活做為結束。日本人耳熟能詳的故事「浦島太郎」也是如此,當主人翁好不容易見到乙姬這位美女,卻沒有結婚就回來了。這就像前面所說過的,俄羅斯的小男孩因此而對這個故事興趣全無。現在有必要討論日本民間故事中女性與結婚的關係,也就是說要談日本人心中認為可以與其結婚的女性形象。現在提出的「浦島太郎」正是一個非常適合這個題目的故事。如後所示,「浦島太郎」具有各式各樣的版本,其中不乏一些版本談到浦島和乙姬(龜姬)結婚的情節。在此透過各種版本的浦島故事,探討其中結婚與不結婚的女性形象之差異,也許能夠藉此解答前面所提出的問題。


...繼續閱讀

深層文化分析

梳理人類心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