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生要的,就只是漂亮地走路,沒有別的。」

第19屆台北文學獎最高榮譽‧文學年金得獎作

人魚紀

人魚紀

構思逾五年,她將對這世間的所有愛,都寫進這本書

我常想,人魚若不想死,
不想走回海裡變成泡沫,消失在陽光乍升的海天交接之際,會去哪?
我若是人魚,會選擇反方向,
離開海邊,走回陸地,走進人類居住的城市,
用腿上新生出的兩隻腳,學會走路,穩穩地走路,
學習人類的生活,去過新的未知的日子。
在陸上住得太寂寞的話,就學跳舞……


女孩叫夏天,男人叫東尼,
他們並不相愛。
她看他跳舞,相信那舞裡有她想要的靈魂,
她把自己投入這需要雙人信任的舞蹈,忍受寂寞艱難,
成就一段觸動人們真心的童話。

別人的舞場在台上,她的舞場,在愛情在生活在獨自一人的空房裡;
別人從鏡子望見美麗的自己,她看見的,是孤單是困惑是傷痕與難堪。
然而樂音響起,她的舞步總是堅定,彷彿是人魚離海,忍耐著痛楚,一生練習著愛與不愛的從容姿態。

◆關於本書◆
珍愛跳舞的夏天,與熱誠認真的國標舞老師東尼、耀眼並具明星光彩的舞者光希、天份高卻想過平凡生活的女孩子恩、驕縱的舞伴又林和貌合神離的美心夫妻……他們在台北城市兀自發光,從相遇、相知到分離,交織出一段段熾燦絢爛的故事。

創作這部小說的終景,李維菁說:「最重要的是,無論人魚或舞者,都處在一種想要與他者結合,想要達到更大夢想中活著的狀態。」從《我是許涼涼》、《老派約會之必要》、《生活是甜蜜》到《有型的豬小姐》,李維菁在小說、散文、詩句之間如魚穿梭,以聰穎透徹的文字撫慰每一顆青春易碎的心,讓每個人讀起她的文字,都彷彿讀到自己。

...繼續閱讀

關於插畫設計

◆關於插畫設計◆
以「女孩細心捧著映照出海底世界的鏡子」為概念,呈現李維菁筆下虛實相映的世界。

封面上的女孩,可以是嚮往人魚單純自由的舞者,
也可以是離海而生用雙腳展開新生活的美人魚,
將世人未見的美麗雙手奉上,輕聲說:
「你看,人魚潛身大海,孑然一身也是幸福的;
而我能跳心愛的舞,在人世的絢爛流光中奔游,就是我自己的幸福。」

翻開第一頁,女孩的鏡中倒影,從繽紛的海底世界變成一雙舞鞋,
那是她心心念念的至寶,在陸上絕美綻放的利器。

讀末,在封底望進人人各自描繪的鏡中世界,你會更明白,
這一生是甜蜜是跌宕是平淡或浪潮,都是每個人自己才能綻放,獨一無二的美麗。

內容搶先試閱


跳國標舞的人永遠處在沒有舞伴的恐懼中,絕大多數的人和我一樣,跳了一段時間也都還找不到舞伴,委屈地在團體課中,隨機和零散的陌生人,或者和舞伴當天缺席的倒楣鬼,手搭手跳一下。對方程度不好,你也不想和他跳太多次,怕跳了幾次成了固定搭檔,半推半就的人家就當你們定了下來。我的生活所有開銷,就只有跳舞,花下學習重金,固定跟老師練習。希望以東尼的訓練,我能成為一個程度好的舞者,學得正確的雙人舞互動觀念與基本功,基本水平就先拉起來了,幸運的話,未來我會遇見自己的舞伴。

因此,我花了許多時間在選手聚集的國標舞蹈教室中和東尼學舞,他訓練我的基本功,光是基本步就折磨大半年。照他的說法,基本步是終其一生都要天天練習的。另外的時間,因為東尼教的一個叔叔阿姨團體班,程度相當好,東尼毫不吝惜地教導阿姨們喜歡的,世界比賽選手流行的新奇花俏的舞步,阿姨覺得學愈多新舞步,學費花得愈值得。東尼要我在團體班學新舞序舞步,在個人課雕琢舞技,回家自己鍛鍊。

東尼說,他會在舞蹈教室幫我留意有沒有人要找舞伴,但他不說我也知道,機會不是很大,教室那邊的人多以參加比賽成為選手為目標,找舞伴會嫌我起步晚年紀大,但東尼鼓勵我先練習再說,不要多想。另一邊則是從叔叔阿姨團體班中找舞伴,叔叔阿姨班因為東尼的威力教學傳出口碑,逐漸來了一些年輕的學子,也想跟著東尼學。

我看到更多的例子是,老師沒有特別關照的學生,始終沒有舞伴,沒有辦法練習跳舞,在雙雙對對為單位的跳舞環境中,看著人家隨著音樂起舞,再堅強的心靈幾次之後就委屈了。大家只顧著練自己的,和自己的舞伴磨合,沒人會花時間去照顧那些落單的同學。落單的人,幾次之後,覺得沒意思,孤單而混著羞辱,覺得被排擠,學不下去了,來一兩個月之後失望就不再跳了。

一位教過許多藝人明星的有名舞蹈老師,接受媒體訪問時曾說,找國標舞伴和找人生伴侶是同樣的事,當那個人還沒出現時,你要好好練習,把自己準備好,等到舞伴出現,你們就可以立刻上軌道。

我的舞蹈同學中不少人信以為真,以為這種兩性文章的幻想邏輯,真可以套用在雙人舞世界,只要把自己準備好,只要有耐心地等待,等得夠久,對的人終有一天會出現。
是,也不是。現實世界中,擠不進去兩人一組隊形的落單者,不管他有多麼寂寞,現實世界現在已經可以容得下隻身過活的人。但國標舞這個世界,入門規則就是兩人一組,你若不在兩人一組的隊內,就連進門都不能進,不被納入這世界。

不過,那時候我也情願相信,只要努力練下去,好好準備,總有一天會遇到合適的舞伴,一起練習,我們可以像選手那樣求精進,不能成為職業也可以去業餘組的擂台比試。東尼一定會為我高興的。

但不管怎樣,務實一點,我告訴自己,你總不能不練習吧,總不能等到舞伴出現,才開始練舞吧。

最激烈的時候,一個禮拜七天中有四天上舞蹈課,兩天到專業舞蹈教室,東尼幫我上個人指導課,一次一小時的個別指導。舞蹈教室充滿年輕選手的身體氣味與能量,走進去四處都散落著對鏡拉筋練習的舞者,大家都專注在自己身體上,看著鏡中反映出來的身體,就知道問題在哪。

「鏡子是舞者的好朋友」,從鏡子找到自己的錯誤。四處都是進行特訓與課後練習的認真舞者,每個人都蓄勢待發,年輕旺盛。

另兩天的叔叔阿姨班在外頭租借活動中心,一次三小時。這叔叔阿姨班,我後來才知道在國標界很有名,因為這些熱愛跳舞的叔叔阿姨因此聚在一起十多年不曾解散。但叔叔阿姨和教室裡頭的選手,呃,氣味非常不同。團體班大多數的人再喜歡舞蹈也都是跳興趣的,碰到老師,遇強則強,遇弱則弱。東尼的誠摯與認真,對學生提出的問題有問必答,還會一一示範動作釋疑,讓這群舞齡超過十五年的阿姨叔叔,暖心快樂,並且生出了對藝術的野心與欲望。

我練習結束回家,汗總是流到連內褲都濕透。

不上課的時候我在家也練習,上課學到的舞步舞序,對著電腦看影片重複練習基本動作。還有,我要訓練核心肌力,並且每晚拉筋,這一切都是為了練出舞蹈所需要的身體。儘管起步晚,成為職業選手已經無望,我也想朝著那完美的舞姿更靠近一些。我私心仍對成為真正的舞者有所想望,我想要跳得像國際選手一樣,不想只是社交度過娛樂時光,那樣子手拉拉跳跳土風舞就好。

...繼續閱讀

看李維菁其他作品

有型的豬小姐

有型的豬小姐

生活是甜蜜

生活是甜蜜

我是許涼涼

我是許涼涼

老派約會之必要

老派約會之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