號外!今年布克獎由兩位得主共享得獎殊榮!

瑪格麗特.愛特伍(Margaret Atwood)柏蘭蒂.艾維瑞斯托(Bernardine Evaristo)共同成為2019年布克獎得主。在1992年第二度出現兩位得主後(1992年麥可.翁達傑以《英倫情人》與巴瑞.恩茲沃斯的《Sacred Hunger》共同獲獎),布克獎規定,獎項不可拆分,然而本屆評審團在歷經五個小時的審慎討論後,認為兩位作家的傑出作品都無法被割捨,首度「打破」頒獎規則。

兩位作家也分別創下布克獎的紀錄:艾維瑞斯托是史上首位得獎的黑人女作家,而繼2000年以《盲眼刺客》獲獎後,再度獲此殊榮的愛特伍,現年79歲,成為最年長的獲獎者。

愛特伍的得獎作品《The Testaments》,以《使女的故事》結尾的15年後為背景,續寫關於基列共和國的一切,這系列科幻小說看似以未來世界為背景,情節卻無一不是來自已然發生之事,在當今社會面臨種種極權與性別不平等議題的此刻,閱讀這部作品對我們來說更為迫切。

艾維瑞斯托的《Girl, Woman, Other》,是她的第8部小說。故事橫跨百年,12個角色多為英國黑人女性,書中的每一章節,分別訴說了12個角色緊密纏繞的生命歷程。長年致力於推廣有色人種女性權益的艾瑞斯托,有意識地在這部小說中,選擇以英國黑人女性作為大多數主要角色的身分,意圖呈現社會中不同面向的真實樣貌與聲音,希望藉此拋磚引玉,激勵、啟發更多不同視角的作品出現。

瑪格麗特.愛特伍

看似以未來世界為背景,情節卻無一不是來自已然發生之事。

萬眾矚目!《使女的故事》續集問世!
這個時代不能不讀的反烏托邦經典,重磅回歸!


當那一道車門關上,奧芙弗雷德的人生就此在書頁上打住。我們不知道命運將把她運向何方──自由、囚禁或死亡?

如今,漫長的等待終於結束。

這部續集將從《使女的故事》書中故事結束的十五年後開始,三位來自基列的女子,將在此訴說她們的故事……。

《使女的故事》自1985出版起,三十多年來,影響無數讀者,同時,也見證了社會在性別意識、極權統治等議題上,更好和更壞的改變。 愛特伍表示,新作的創作靈感,來自多年以來讀著們對於《使女的故事》與基列共和國的提問,以及,我們所身處的這個世界。

柏蘭蒂.艾維瑞斯托

「我們必須寫出自己的聲音,否則無人會為我們發聲。」

充滿生命力──這部小說是獻給現代英國與黑人女性的情詩。

12個不同的角色,訴說關於家庭、友情、愛情,橫跨百年的故事。這部創新的作品,描繪出當代社會景象,同時也以不同角度探詢歷史。

長年致力於推廣有色人種女性權益的艾瑞斯托,有意識地在這部小說中,選擇以英國黑人女性作為大多數主要角色的身分,意圖呈現社會中不同面向的真實樣貌與聲音,希望藉此拋磚引玉,激勵、啟發更多不同視角的作品出現。

挑戰 你的想像極限

所有的未來假設,都奠基於此刻

  • Woman on the Edge of Time

    Woman on the Edge of Time

    柯妮受困在一所精神疾病醫療機構裡,政府當局認為她對自己、對他人來說都是一個危險,而家人也已經放棄她。 但柯妮隱藏了一個秘密。她有方法,能夠讓她逃脫這個困囿她的空間。──她能夠看見未來......。

    The Farm

    The Farm

    菲律賓移民珍妮失去了賴以為生的保姆工作,轉而投向代理孕母的行業。這是她唯一可以養活自己和女兒的方法。她通過了嚴格的甄選,進入頂級代孕機構,成了一名「宿主」,被保護、餵養、監控生理狀況,直到產下胎兒......

  • Frankissstein

    Frankissstein

    脫歐後的英國,人來人往。 萊,愛上了引領AI議題的史坦醫生;榮離婚後搬回老家與媽媽同住,著手研究新一代充氣娃娃;亞利桑那州的鳳凰城,以低溫冷凍技術保存著大量死亡軀體,等待技術的發展,讓他們能夠復活。 1816年,瑪麗雪萊正在創作關於無生命體的新小說。當代智能與科技的發展,與過往故事,虛實交錯......。

    My Last 10 Minutes 38 Seconds in This Strange World

    My Last 10 Minutes 38 Seconds in This Strange World

    對蕾拉而言,死後的每一分鐘,都喚起了感官上的記憶。她想起家鄉的燉羊肉的香氣;一整缸的阿拉伯熱糖團,在缸中煮得起泡作響;加了荳蔻香料的咖啡,是她在工作的妓院裡,和一名帥氣學生共享的甜蜜時光。每個畫面,也都代表著她生前的人際關係與重要時刻。而在意識的另一頭,她的朋友們正不斷地找尋她......。

Quichotte

Quichotte

The Wall

The Wall

Lanny

Lan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