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光侍》1~8集全套漫畫 

送限量劍魂手拭巾
「在下總是會引來災禍,父親說這是血緣所致。」——瀨能宗一郎

故事以江戶時代為背景,有著細長狐狸眼的神祕浪人瀨能宗一郎來到江戶,落腳長屋。宗一郎看來一派悠閒,實際上是個有著不為人知過去的厲害劍士。故事透過能仍看見「精怪」的小童堪吉之眼來看宗一郎,並由多場劍術對決串連全篇。瀨能深知自己有被詛咒的資質,會招來戰鬥與殺戮,因此捨棄真刀,改配竹刀。日文中的「竹光」指的便是「竹刀」,此即為作品名由來。

★成熟洗練的時代劇武俠漫畫,松本大洋再度超越自我,浮世繪畫風藝術大作

2007年第11回日本文化廳Media藝術祭漫畫部門優秀賞
2011年第15回手塚治虫文化賞漫畫大賞

《竹光侍》出版後,精采的筆觸和分鏡,讓許多創作者書迷直說「一頁要看好久,一本要看上好幾天捨不得看完。」松本大洋手下無劣作,每一部作品都超越前一部,不,應該說每一部作品都是當階段的最高傑作。系列進入後半段,劇情愈來愈引人入勝,讓人不捨掩卷。松本大洋筆下不管是主角、配角,甚至出場的每種動物、每具屍體(←不是開玩笑)都立體鮮明,充滿魅力!木久地真之介是漫畫中少見的惡人,既可怕又迷人。讓人對他和主角宗一郎的最後對決既萬分期待又希望晚點到來。

關於索取《竹光侍》典藏書盒

1. 已購買1-8集單書的讀者,請將1-8集漫畫排放拍照,並回傳至locus@locuspublishing.com ,或至臉書私訊「大塊文化」粉絲團

2.來信主旨註明索取「《竹光侍》典藏書盒」或是「加價購「劍魂手拭巾」(含書盒)」(依照你的需求),確認無誤後,大塊文化會回傳購買連結給您。

3.為感謝松本大洋的台灣粉絲長久以來的支持,僅索取「《竹光侍》典藏書盒」的讀者,台澎金馬地區的讀者,我們將免費寄送,海外地區的讀者,則需要自行負擔寄送郵費,敬請見諒。

4.「劍魂手拭巾」價格為306元。(以《竹光侍限量特裝版》定價減去書籍定價後,再提供85折折扣)

5.購買「劍魂手拭巾」因取貨方式、寄送地區之不同,會有相對應的運費產生。 (例:7-11取貨付款,運費20元,宅配到府,運費60元,海外的會有相對的運費)

6.因日方對於「特裝版限量商品」有嚴格限制,此為回饋松本大洋粉絲之專案,故「劍魂手拭巾」每人限購乙份,單筆訂單購買超過乙份者,將不出貨。敬請見諒!

7.如有任何疑問,請向大塊文化洽詢locus@locuspublishing.com ,或至臉書私訊「大塊文化」粉絲團詢問。

(以上訊息,代大塊文化公告,詳情請洽「大塊文化」粉絲團

【套書限量送】劍魂手拭巾

【松本大洋《竹光侍》1-8限量特裝版「劍魂手拭巾」】



材質:100% 棉
尺寸:約長84x寬34cm
印花:單面單色灰階
車缝:四邊密拷克(黑色)
日方特別授權,完全台灣製作Made in Taiwan

看吳明益導讀《竹光侍》

手揮五弦易,目送歸鴻難——我讀松本大洋的《竹光侍》(節選)

《竹光侍》的整體故事主線,建立在浪人劍客瀨能宗一郎的身上。這個一開始出現在江戶落腳長屋,看起來隨興的劍客並不孤獨,而是以一種自在的角度活著。只是在這樣的表象下,有著細長狐狸眼睛的宗一郎身上不佩真刀,僅佩一把「竹光」,似乎有著不為人知的祕密和痛苦。而這祕密透過孩童堪吉之眼逐步顯露。

在一場一場或明或暗的對決中,讀者開始能推理出宗一郎的隱晦身世,他曾被捲入政爭中,以至遠赴異鄉。而當時宗一郎能脫困而出,端賴「心中有劍鬼」的高明劍法,那些殺戮的記憶,讓他決定放棄真劍。

宗一郎父親劍豪瀨能宗右衛門與領主間的過往恩怨,藉由一次一次事件,和養了一隻名為「飯」之白鼠的高大刺客木久地的最終對決暴露出來。為了呈現這個世界,松本下了大工夫研究江戶時代。包括對白與設定,都曾麻煩專家保垣孝幸幫忙考證;而他自己也為了在創作時感受江戶的氣氛,不但從浮世繪畫作裡取景,並且嘗試點蠟燭過生活以感受江戶時代的夜晚氛圍。(《松本大洋本.詢問大洋——迫進松本大洋深度的七小時訪問》)這當然都成為這部作品的故事得以立體化的重要因素。

然而《竹光侍》故事最成功的地方,則是在人的鬥爭世界之外,安排了依然能見「靈」的孩童勘吉、能互相對話的貓狗、默默無語卻能引出刺客心聲的白鼠阿飯,乃至於刀的魂魄「國房」。松本由是從寫實與虛幻想像之間,走出了一條屬於他的魔幻寫實漫畫之路。

(中略)

永福一成曾在談《竹光侍》時,說松本畫出了「韻味」:「透過這韻味有如『鳥獸戲畫』的江戶繪卷,松本大洋再度開拓了漫畫表現的新境界。」(《松本大洋本》)早期畫風果決、風格冷硬、稜角分明的松本大洋,到了《GOGO Monster》加入了溫潤柔和的線條,到了《竹光侍》再變為氣韻充滿、氣力內蘊。到了《SUNNY》的時候,這些字眼都在我眼中消失了。我總是讀著讀著,就化身為其中的某個院童,坐在那輛育幼院旁廢棄的SUNNY 1200裡。那些假裝開著車要到哪裡的院童,好像去了許多地方,實則什麼地方也沒有去。這會不會才是人生的真相呢?

*看吳明益談《竹光侍》中的「氣韻」*

單本《竹光侍》這邊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