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劫歸來

這本書,寫給那些被時代毀棄的人。
如今這些背不起來的經典課文,都是讓你讀了一頁長大的祕笈

★暢銷萬本《地表最強國文課本》三部曲之二突破地表上市。(沒看過第一冊,也請安心服用)
★杜甫詩很消極?司馬遷記史太浪漫?范仲淹沒去過岳陽樓?有別於傳統國文課的獨特詮釋!
★在「不如歸去」翹課前,先感受感受古人的苦難與痛楚;你人生的掙扎,他們也略懂略懂。


政治與文明都會創造傷口,讀經典文本,是為了癒合

戰爭亂世,仕途艱困,失去至親
這個世界太多無法承受的痛楚
舊的體制正在崩壞
然而,新的價值也正在形成

「不如歸去」或許是對這世界有小小的失望。但我依然期待歸去後,看見的仍是那個平淡的老地方,有風有雨,有陽光偶爾灑落——

老子、荀子、韓非、司馬遷、杜甫、白居易、范仲淹、關漢卿…… 這次不再只是教科書中的文人或思想家,除去各種政治重擔、理念價值的他們,跟你我一樣,都是充滿缺憾與挫敗的人啊

讀《女兒國》開始面對自己的心魔
讀《不伏老》摸索「我是誰」的終極問題
讀《兵車行》學會為民間疾苦發聲
讀《老子》真正去感受世界的衝突與和諧

「不朽」是一連串的毀壞與重建,在每個時代的人們心中,以新的姿態樣貌出現
如今這些背不起來的經典課文,都是讓你讀了一頁長大的祕笈

「這一次,不談世界的真理,不談美好的理想,不談崇高的人格,不談生命的喜悅。我們來談生而為人的掙扎與疼痛,談錯看人間風景的失落,談身心不得歸的異鄉人……我們用力去看這個世界的缺憾,不要急著去填補,更不要遮掩。」— 陳茻

地表最強國文課

這一次,我們來談生而為人的掙扎與疼痛,談錯看人間風景的失落,談身心不得歸的異鄉人。

地表最強國文老師

陳茻,沒有教師證的國文教師,對教育僅存一點熱情。最新的興趣是料理,越來越相信緣分,對世界的好奇所剩不多,但始終抱持敬意。
  • OKAPI專訪:陳茻

    OKAPI專訪:陳茻

    當國文老師失控時,就帶他去孔廟!│李屏瑤/文


    陳茻跟大家印象中的國文老師很不一樣,如果空投回古代,應該會是一名武將。


    高中時期只有65公斤,現在體重硬生生練到將近一倍,因為告白失敗,他賭氣開始練健身。考上台大中文系後,他加入橄欖球隊,擔任頂下第一線攻擊的前鋒,當時的他已有70幾公斤,仍相對瘦弱,每次跟甲組一起練完球,他總是身心靈受創,練習一結束就去找一棵樹,用肩膀頂樹一分鐘,樹當然紋風不動,但他覺得很充實。大學畢業前開始找工作,陰錯陽差走上補習班講台,一路講課到現在,他從沒想過會出一本國文課本,更沒想到,拍宣傳照竟然要脫。


    甫出版的新書名為《地表最強國文課本》,陳茻因而獲得「地表最壯國文老師」封號。

    ...繼續閱讀

課前預習

這本書,寫給那些被時代毀棄的人。/陳茻

印象中,應是在某篇談庾信的文章中,第一次讀到這個概念。庾信是南北朝時的文人,那個時代亂,誰都身不由己。人說「庾信平生最蕭瑟,暮年詩賦動江關」,當初看到這句話,心裡有些感傷。但那個時代太遠了,情緒大半是被文字逼出來的,與我的生命無關。

多年後想起這些,才懂得原來每個時代都有這樣的人。曾經相信過的一切,可以在一瞬間崩解。生死存亡之際,每個選擇都充滿著血淚與無奈。可人一旦在這世界上失了信仰,失了青春,就會在一瞬間老去。而這世界依然轉動,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在太平盛世感嘆人生浮沉,對許多人來說是太奢侈的夢。我的第一本書,試著從過去的人們身上找到生命的意義,即使在百死千難中磨著,最後總要磨出晶瑩溫潤的光澤。這並不容易,是以讓人嚮往。

而這一本書,我想寫些容易的事,寫那些在生命中隨隨便便就會出現的掙扎、苦難、離散。第一冊與第二冊是兩條完全不同的路,分別探問人間的光明與黑暗。我希望透過這兩條路,逼出那個始終難解的問題:如果生命本就沒有意義,一切又將何去何從?

第一課,選的是吳梅村的〈圓圓曲〉。相較於第一冊的黃宗羲,吳梅村在忠孝節義前顯得無比軟弱不堪。我嘗試透過這樣的視角切入,揭去忠臣孝子的道德框架,將目光集中於個人的掙扎與苦痛,這是這本書最重要的工作。透過吳梅村的眼睛來看陳圓圓——一個在時局中浮沉的女人,也才更能看見那些無助與徬徨。

第二課選〈女兒國〉,對比第一冊的《牡丹亭》,談欲望在不同的性別角色身上截然不同的意義。

第三課寫關漢卿,談元帝國時期一切價值信仰的崩壞。蒙古的統治對漢人來說是亂世的極致,士人在這個時代進退失據,各自退守到生命最後的防線。當這時代與我們曾經信仰的一切背道而馳,探問生命的意義這件事依然值得嗎?

為此,我特意在下一課選了范仲淹的〈岳陽樓記〉。在第二冊的整體架構中,這篇文章顯得十分格格不入。我正希望透過這樣的衝突,思考那些偉大的人格,最初何以能被成就,最終何以能夠不朽。他們是幸運的嗎?或終究只是另一種姿態的掙扎呢?

第五課的〈琵琶行〉延續了這些追問,希望能夠將那些處境勾勒得更清楚。比起那些充滿希望的信念與價值,此刻我可能更在意信仰的失落。第六課所選的〈兵車行〉,是杜甫在安史之亂前的作品,那是風暴前夕的一點小風小雨,但詩人當時並不知曉。

歷史給了我們事不關己的從容空間,就連偶然拾獲的共鳴也來得輕浮,但這畢竟不是壞事。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