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 童妮‧莫里森

Toni Morrison 1931~2019

她以從不歇止的創作之火,寫下非裔美國人50年來珍貴的生命史
童妮‧莫里森生於1931年經濟大恐慌年代,美國俄亥俄州的一個藍領家庭,她在1988年以《寵兒》獲得普立茲文學獎,更於1993年榮獲諾貝爾文學獎,是第一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肯定的黑人女性作家──「她以極富力量的洞見與想像,以及如詩的語言文字,將身為美國人的真實處境帶到讀者眼前。」

自1970年出版第一本小說《最藍的眼睛》開始,童妮‧莫里森一生共著有11本小說,最後一本小說《God help the Child》寫於2015年,《寵兒》和其後出版的《爵士樂》與《樂園》可視為她最重要的三部曲作品。

在尚未成為世界知名作者之前,她就已經是文學界非常重要的旗手──童妮・莫里森於1989~2006年間,在普林斯頓大學任教17年,更在藍燈書屋擔任編輯的19年間,培育了許多新一代非裔作家,她以強大的熱情,將非裔美國人獨一無二的生命經驗帶入文學之中,改變了現代文學的內容與風貌。
最藍的眼睛

最藍的眼睛

寵兒

寵兒

樂園

樂園

所羅門之歌

所羅門之歌

Song of Solomon

Song of Solomon

黑寶貝

黑寶貝

Tar Baby

Tar Baby

蘇拉

蘇拉

Sula

Sula

爵士樂

爵士樂

Jazz

Jazz

LOVE

LOVE

Love: A Novel

Love: A Novel

Home

Home

|深入導讀

童偉格導讀莫里森《最藍的眼睛》
成為黑人

自個人第三部小說《所羅門之歌》(Song of Solomon,1977 年)起,摩里森(Toni Morrison,1931∼)成為我們理解的摩里森:一位寫作目標,「 不是去對抗白人威權」,而是「想誠實描述一個黑人的社會,並在她的描述中寫出黑人語言韻律中的文學性及美感」的非裔美籍小說家。接續前作《蘇拉》(Sula,1973 年)遙置的時序終點,1960 年代,《所羅門之歌》直探這一美國種族民權運動勃興時期裡,黑人社群的內部衝突。在前作裡,本於同一原型的兩位女性角色,妮兒與蘇拉,由小說家在《所羅門之歌》中,延異並更確切分化為一組男性角色,即奶人與吉他。兩者共有童年情感記憶,在成年後因現實認知而別異,最後,且又相遇於曖昧終局 — 不知「兩人究竟是誰遭到另一位弟兄雙手扼殺而畢命」— 的這一整體敘事設計,示現了摩里森想在相似空間跨度裡,以更多現實細節,針對黑人主體尋索此事所做的討論。

做為角色,吉他的動機相對可解:經歷了種族與階級的雙重壓迫,他加入暗殺團體「七日社」,本於自言的,對黑人同胞的「愛」,但逢同胞遭白人殺害即行報復,源本複製殺害手法,以牙還牙。復仇行動引致自身混亂,使他起而獵殺奶人:也許,是因對「愛」之純粹性的想像,使吉他心中,深恨那些模仿白人的同族之人,更甚於恨白人.....

...繼續閱讀

|延伸閱讀

通往幸福美滿的生活,從擁有白膚藍眼開始──小部
左右命運的,是膚色還是自己?
從書架拿下《黑女孩》,你或許會覺得封面有些弔詭,在燠熱的黃色天空、被照耀得淡黃潔淨的沙灘上,有著兩位女子,有著母親年齡的是位黑女人(從那豐腴的身材可知),而作為主角的,理當是落在封面右側的黑髮女孩。可女孩的膚色,就算因印刷或者原始色調略顯濁黃,卻再怎樣也不是「黑(膚)女孩」啊?這從封面就蘊藏的疑問,其實也是書中主角瑪麗亞未刻意隱瞞,卻不為人知的祕密。

當膚色成為翻轉命運的鑰匙

瑪麗亞有著白皮膚、黑頭髮,她的個性拘謹、乖巧、喜歡在放學後一邊數數字,以小跳步回家。表面上來說,她跟南非里約那些富足家庭的女孩形貌相似,她們都進入被家人謹慎挑選、教導嚴格的高級學校,被安排中產階級才有的額外補習(芭蕾舞),被當成公主嬌寵著,嚴格禁止跟不良混混打交道,家裡都有著黑人大媽打理家務,只除了──那位黑人大媽剛好是她的母親....【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