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版《深夜小狗神祕習題》

讓你驚喜著迷,接著讓你心碎重擊
從最糟的情境開拓出可能是最棒的結局

男孩埃利與哥哥奧古斯特,住在澳洲布里斯本的郊區。
那裡聚集波蘭與越南難民;那裡的媽媽經常有黑眼圈,因為爸爸喝酒後會打人;那裡的大人會突然消失;那裡毒品氾濫;那裡沒有埃利嚮往的小巷盡頭……那裡彷彿被全世界遺棄。

埃利最要好的朋友「瘦皮猴」,是謀殺罪的重刑犯,因為越獄而成為傳奇人物。瘦皮猴教埃利如何觀察事物並詳細描述;教埃利運用想像力,來闖過生活中的難關;教埃利成為值得敬重的人。

哥哥奧古斯特不說話,他只伸手在空中寫字,用眼神與肢體動作示意,因為不說話可以知道更多事。無眠的夜裡,奧古斯特會帶著埃利在地面灑水,欣賞月亮在水中的倒影。這時候,彷彿月亮被收在「月池」中;而兄弟倆就是能隨著想像力馳騁,吞下宇宙的男孩

雖然弟弟埃利擁有老靈魂和成年人的心智,也學習當個好人,但是生活不斷朝他的人生道路拋擲障礙物:毒梟在某天夜裡侵入他家,帶走他最深愛的萊爾,並串通警察逮捕媽媽;這一夜,埃利還失去一隻手指,兄弟倆今後只能跟酒鬼生父住在一起……

《吞下宇宙的男孩》深刻描寫澳洲中下階層無以為繼的生活困境,將殘酷的現實做了正向的轉化,帶點詩意,帶點幻想。埃利與奧古斯特的成長故事是苦中作樂的生命冒險,他們將經歷的各種創傷轉變成生命的養分,來保持對生命的熱愛。

首刷限量川貝母【男孩的月池宇宙】書籤

書名緣於奧古斯特與埃利夜裡在街上灑水,看水池中反射的月亮。川貝母將這段文字化為插圖。

國外好評

《吞下宇宙的男孩》讓你驚喜著迷,接著讓你心碎重擊……埃利展現出非比尋常的詩意聲調和令人驚奇的坦誠傾訴。這樣的書寫讓他從最糟的情境開拓出可能是最棒的結局,這樣的奇蹟讓這本小說令人驚嘆不已。——《華盛頓郵報》

童年時期的成長經驗,與一個人的真正成熟,有著或多或少的關聯。然而童年時期的創傷,卻無法阻止自我的成長與茁壯。《吞下宇宙的男孩》有著對外界事物敏銳的觀察,有著對童年創傷的復原力,有著對親情友情的體諒與真摯情感,以及在愛中面對脆弱的勇氣。讓我們跟隨作者的腳步,踏入時空的維度,一同飛向男孩內心深處被吞下的宇宙!——丁耕原(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臨床心理師)

這是一本「驚悚小說」,關於愛、犯罪、魔術、命運,以及一個男孩的成長經歷,背景設定於一九八○年代的澳洲,融合了獨創性、魔力、感染力,以及如同電影《心靈鑰匙》和小說《深夜小狗神祕習題》的深刻情感。——《紐約時報書評版》

我從開始閱讀的那一刻就無法停止,還幾乎無法述說它有多美。川特.戴爾頓寫出這部非常特別的作品,懷著慈悲之心而寫,源於他自己破碎的心。——卡洛琳.奧維林頓(Caroline Overington),澳洲記者與作家

內容試閱

發動引擎。
「看在他媽的份上,蘇格拉底,我剛才是怎麼說的?」瘦皮猴咆哮說。
「你的腳往下踩時要小心?」
「你剛才一直呆呆看著我。你一副有在聽的樣子,可是他媽的根本沒聽進去。你的視線一直在我臉上飄來飄去,看看這個,看看那邊,但是連一個字都沒聽進去。」

都是奧古斯特的錯。那個男孩不說話。聊天像針篐在空中揮舞,交談像大提琴百轉低迴。他可以說話,但不想說。我記得他沒說過半個字。沒有對我說,沒有對媽咪說,沒有對萊爾說,連對瘦皮猴都不說。他溝通的方式真夠巧妙,傳達大段對話的方式是輕輕碰一下你的手臂、一聲笑、一搖頭。透過轉開維吉麥抹醬瓶蓋,他可以把感受傳達給你。透過在麵包上面抹奶油,他可以把自己的開心程度傳達給你,也能透過綁鞋帶傳達他有多悲傷。

有些日子,我坐在休閒椅上面對著他,兩人用雅達利遊戲機一起玩「打磚塊」遊戲,由於實在太好玩了,我望向他,而說巧不巧,我發誓那一刻他正準備開口說話。「說啊,」我說。「我知道你想說。就說出來吧。」他笑了笑,把頭歪向左邊,挑挑左邊眉毛,右手的動作劃個弧形,很像撫摸一個看不見的雪花玻璃球,而他就是用這種方式告訴我,他很抱歉。埃利,總有一天你會明白我為何不說話。埃利,不是今天。好了,他媽的輪到你了。

媽咪說,大約就在她逃離我爸身邊那時,奧古斯特不再說話。當時奧古斯特六歲。她說,宇宙偷走她兒子的話語,趁她不注意的時候,趁她深深困在那件事裡面的時候;等我年紀再大一點,她就會告訴我宇宙如何偷走她兒子,取而代之的是神祕的A級外星天線—這就是過去八年來與我同睡上下舖的對象。

每隔一陣子,奧古斯特的班上就有某個倒楣的小孩取笑他拒絕說話。他的反應永遠都一樣:他走向那個本月特愛口出惡言的學校惡霸,那傢伙也太不小心,不知道奧古斯特隱藏著宛如精神變態的暴怒傾向,這都要歸功於他早就確立了不用言語解釋自己的舉動;他逕自攻擊那傢伙完好無瑕的下巴、鼻子和肋骨,使出十六擊組合拳的三招之一,那是我媽交往很久的男友萊爾教的,他在後院小屋裡架設老舊的褐色皮革拳擊吊袋,在無止境的冬天週末不屈不撓教我們兄弟倆努力練習。萊爾什麼事都不太相信,不過他相信打斷鼻梁擁有改變情勢的力量。

老師通常站在奧古斯特這邊,因為他是成績全A的學生,是他們悉心栽培的對象。每次有兒童心理學家來敲門,媽咪都忙著提供其他學校老師的熱烈證詞,說明奧古斯特為何是所有班級夢寐以求的學生,以及更多像他這樣的孩子,他媽的徹底沉默的孩子,為何會讓昆士蘭的教育系統從中獲益。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