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eyes watching you and the voice enveloping you.
Asleep or awake, indoors or out of doors, in the bath or bed
—no escape. Nothing was your own except the few cubic
centimeters in your skull.”

2019年10月4日,香港政府宣布「禁蒙面法」上路。自今年3月起的反送中運動,除受到越趨激烈的武力鎮壓外,透過意在嚇阻示威者的禁止蒙面規例,參與運動的民眾將不得隱藏面容。

引用緊急法而頒布的禁止蒙面規例,除了引起關於集會與言論自由受到箝制的爭論,也引發了是否可能開啟大門,帶來更多強烈控制手段的憂心。若人民果真將失去表達意見的自由、必須受到政府對言論及思想的監控......這如同近70年前喬治歐威爾所創作的虛構故事:在1984的世界裡,人人活在老大哥的監控下,政府說什麼,人民就得相信什麼,只要言語間透露出一點懷疑或者好奇,就很可能從此人間蒸發。人類生活將變成一個惡夢......。

「誰控制了過去,就控制了未來。而誰控制了現在,就控制了過去。」當反對的聲音被消失,甚至對集體記憶與歷史的清洗開始發生,虛構的故事將不再只是小說,我們是否真的希望活在那樣的世界?
一九八四

一九八四

在1984年的世界中,每個人都活在「老大哥」的監視下,政府說什麼,人民就得相信什麼,只要言語間透露出一點懷疑或者好奇,就很可能從此人間蒸發。人類生活變成了一個惡夢。

溫斯頓.史密斯愛上茱莉亞之後,發現自己的人生不必是如此無聊和死氣沉沉,生命還有各種可能性,包括自由意志。他們還是開始質疑政府,一步步籌畫計謀,但老大哥無法容忍異議份子,就算只是有念頭也不行,兩個人終究不堪折磨而互相出賣了對方……

情節之荒誕駭人,熟悉莫名地叫人心驚。

情節之荒誕駭人,熟悉莫名地叫人心驚。

基列共和國裡,男女階級分明,父權主宰了這個社會的一切。女人被嚴苛的控制著,無法有自主的工作,不能擁有財產,依照剩餘價值被分配擔任不同職務。   「使女」是其一,她們沒有名字,不能閱讀、與人交談,被剝奪情與慾,絕不容許隱密的慾望之花有盛開之機;只是長著兩條腿的子宮,職司和社會領導者大主教交合,以便繁衍下一代。

秘密結晶─當共同的記憶都被剝奪,人還能剩下什麼?

秘密結晶─當共同的記憶都被剝奪,人還能剩下什麼?

小時候,母親總是對我訴說關於「消滅」的故事。我們居住的小島上,事物陸續消滅。緞帶、鈴鐺、郵票、綠寶石、香水……這些東西消滅的時候,大家的記憶便隨之燒毀埋葬,心靈也逐漸乾涸枯竭,徒留記憶的空洞。只有母親把這些遺落的記憶細心收藏在祕密櫃子裡。然而,我卻意外失去了母親、失去了父親、失去了雙親的遺物……如今,生命中另一個重要的事物又即將消滅……

少數人的願景,卻可能成為其他人的惡夢。

少數人的願景,卻可能成為其他人的惡夢。

馬道德非常高興。成長於文革時期的他,被指派為「中國夢辦公室」的部門主任,他的任務是讓領導人復興民族的中國夢,成為每一個人的夢與目標。他因而擁有了夢寐以求的一切。   但就當馬道德看似即將邁向美好的未來,事情卻有了令人不安的轉折。他掙扎著想要遺忘曾經發生的事,如此,才能徹底接納嶄新的「中國夢」,但來自過去的惡夢卻不斷湧現……。

靠恐懼和暴力治理國家,不可能長久。

當代中國史學重量級學者馮克,繼《人民的悲劇三部曲》最新力作,犀利剖析獨裁者如何被人們狂熱崇拜!
拜科技所賜,二十世紀的統治者得以在每個人的家中播送他們的理念,藉由顯明的畫面、鏗鏘有力的聲音,讓人民在潛移默化下接收、進而接受他們所要傳遞的訊息。

當代獨裁政權因希特勒、毛澤東與金日成而啟,但他們並非各自為政,他們會互相學習,並檢視彼此的國家歷史,從而創建出最適合自己國家的獨裁政權、最為人民所接受的領導形象;而他們所創造的獨裁政權,更影響了二十一世紀的俄羅斯總統普丁、中國共產黨總書記習近平,與土耳其總統雷傑普·塔伊普·艾爾多安。

馮客檢視二十世紀八位指標性的獨裁者:包含希特勒、毛澤東及金日成…檢視當時的社會風氣,以及當時發放的各式傳單、手冊,更進一步解析這些獨裁者如何運用各種手法,建立自己光輝的形象,將它們深植於大眾心中。讓其性格成為人們追捧的特質,讓他們的作為,則化作傾心崇拜的楷模。為獨裁政權建立堅如磐石的基礎,縱使局外人覺得一切如何荒誕,著了迷的人,卻絲毫未察表象下埋藏的自私陰險。

當今日我們感受到自由民主的腹背受敵,這本切時之作,是對歷史精準的剖析審視,而明白了那些在背後操縱眾人心智的手段之後,更將喚醒我們的警醒,在陷入新一次的癡迷崇拜前,識清包藏於其核心的專橫本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