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書】


「罷工糾察線不見了,全都變成勞工額頭上的皺紋。」

近年來臺灣爭取勞動權益的訴求越來越頻繁,這時我們更需要充實相關的知識背景。

作者英國社工系教授弗格森同時也是社會運動者,他嘗試著將一般人不易懂的社會主義、精神分析理論,套入現代人的生活困境,於是有了這本導讀的小書。 

在心理疾病高度汙名化的時代,無論是職場、校園霸凌,或是工作身心創傷,我們幾乎都忘了致病的最大成分不是自己的大腦,而是社會。特別是社會貧富不均加大,有錢人不工作就可以累積財富,我們發現自己越工作越窮,最後身心俱疲。根據衛福部的最新統計,臺灣在二○一七年中有將近二百六十四萬人曾因精神疾患相關困擾而尋求醫療協助,比起十年前的數據大約提增三成。

這是不斷提高生產率和盈利的必然結果。中國大陸富士康工廠的年輕工人自殺,世界各地的工人也在苛刻的勞動條件下掙扎求存。此外,若政府以撙節為名刪減社福預算,壓縮民眾的生存空間,孤獨和社會孤立蔓延,憂鬱症和焦慮症就更會攀升。從歷史上看,供水與汙水系統建立後,才能解決下階層的傳染病問題;同樣地,改善工作環境、增加照顧措施,也將會有助於改變勞工的身心困境。

【博客來選書】

貧富差距,階級剝奪,政治失序…
十九世紀末就像今天,「全球化」帶來更大的不平等。
於是,人類史上第一次,反抗者們也彼此連結起來,讓反抗運動「全球化」!
    

本書是安德森在二十一世紀初,對十九世紀晚期國際政治研究的一本專著。以十九世紀末的三位菲律賓人,小說家黎剎、民俗學者陸雷彝、旅居日本的革命份子彭西為主角,隨著他們一生經歷,綜觀當時的國際局勢與殖民地的革命。   

在安德森的研究中,十九世紀的世界已經透過電報、輪船旅行等技術被連成一張大網絡。相比於今天,當時可稱為「早期全球化」。而這個早期全球化的時代,就像今天一樣有種種的問題:貧富差距,階級剝奪,政治集權,民主運動遭遇暴力鎮壓,資源集中在大國,地方利益長期被榨取… 。「全球化」時代的到來造成更大的不平等。但這也帶給殖民地人民,運用全球化網絡進行革命的機會。史上第一次,世界各地的反抗者們彼此連結,讓反抗運動「全球化」。   

作者以蒙太奇手法,跟隨三位主角走向國際的旅程,描繪出十九世紀三個互相交疊的世界:分別是俾斯麥等強權領袖、全球左派、無政府主義的世界,以及苟延殘喘的西班牙帝國,和它的兩個殖民地:古巴和菲律賓。在這些交疊的世界中,出現了三位非凡的菲律賓人物----小說家黎剎、民俗學者陸雷彝、旅日革命份子彭斯。安德森以他們的生命經歷為軸,展開一張十九世紀末波瀾壯闊的世界畫卷。   

讀者將隨著三位主角的旅程,遇見各種多采多姿的人物,如中國的孫中山、梁啟超,日本的末廣鐵腸,古巴的馬蒂等,都在其中出現。這些來自世界各地的革命分子,在由帝國主義秩序構建出的全球化舞台上相遇,共同譜寫一個反抗殖民、爭取主權,未完待續的故事…。"

【暢銷熱賣】

【玻璃心的起源】

中國式的「抵禦外侮」,從殺中國人開始

透過作者的梳理與回顧,我們會發現:一九○○年後,義和團仍持續受到多方肯定,其中不但包括中共政府及其重要人物(如周恩來),就連被視為中華民國國父的孫中山也曾公開肯定義和團的「愛國情操」。

而這樣的肯定甚至延續到一九八九年的六四事件;作者雖未提及,但這一次,編輯部請到張國城老師為讀者進行導讀。不但回顧歷史上的義和團事件,也進一步理解「義和團精神」如何被延續到現代,成為當政者的重要資產。

滾出中國:十九、二十世紀的國恥,如何締造了民族主義的中國

滾出中國:十九、二十世紀的國恥,如何締造了民族主義的中國

亟欲擺脫,又緊抓不放過去恥辱歷史的中國,將前往何方

帝國暮色:鴉片戰爭與中國最後盛世的終結

帝國暮色:鴉片戰爭與中國最後盛世的終結

鴉片戰爭並非無可避免的文明衝突,而是人推動下結成的惡果

【科普大發現】

【深入一點讀】

精彩度宛如古代版的CSI!從康熙朝太子鎮魘案到路易十四宮闈毒殺案
下毒殺人,在巴黎變成一種時尚

蒙特斯彭是否有像布罕維里耶侯爵夫人一樣伏法?答案是沒有。或許是出於對情人的憐憫,又或者是為了顧及王室的體面,法王選擇姑息她還有幾位涉案的貴族婦女(多半曾是他的女友或情婦),因此蒙特斯彭只是到了晚年選擇前往鄉間女修道院過著自我流放的生活,以躲避流言蜚語。瓦桑女巫與同夥,被偵訊後供出許多人、事、物,導致400多人遭起訴,這也難怪當時巴黎的知名回憶錄作家聖西蒙公爵(Duc de Saint-Simon)會在書中寫道:「有時候犯罪似乎也會跟衣服一樣,變成一種時尚。現在最入時的就是下毒。」

路易十四雖不願聲張生事,但這些奇案畢竟關係重大,甚至牽涉到他自己,因此他在1679年四月設置祕密法庭審問、判決所有涉案的騙子、毒師和女巫,這法庭名為「火焰法庭」(Chambre Ardente)——因為法庭牆上掛著黑色布簾不讓任何光線進來,法官在火炬和燭光下審判犯人。

「火焰法庭」總計開庭210次、拷問了442人、218人入獄、34人慘遭處決,另有28人被處以無期徒刑,在監獄或帆槳苦役中度過餘生。德.拉雷尼死前交代手下,在他去世後將所有證據交給法王,但路易看完後將所有東西焚毀,以免醜聞流傳於世。

只是沒想到,這位對國王忠心耿耿的巴黎警察總監,另外留下了800多頁的辦案資料,內容包括上千份的司法紀錄手稿、警方審訊紀錄、署名的供詞、死亡通知、扣押財產清單、繪圖、塗鴉、占星圖表、巫術咒語和毒藥配方,全與毒殺事件相關。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