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痛苦,越快樂!

「你去瘋狂的地方,就會遇見瘋狂的人。」
深入超馬的天地,探索、紀錄這群挑戰人類極限的跑者,一個絕對會令你大開眼界的狂野世界!
「跑一段時間後,每件事都豁然開朗了」

超級馬拉松曾經只專屬最核心的熱中跑者,如今成為蓬勃發展的全球產業,每年有成千上萬名選手參與競技。然而,這個最殘忍、最挑戰的運動──動輒超過一百英里,而且經常是在極端環境裡──究竟是現代生活的解藥,還是現代疾病的徵候?

得獎作家亞德哈羅南德.芬恩在本書中,親身體驗深入這項運動的核心,探究超馬運動崛起背後的原因,並且發掘加入這個等級的超級運動員需要什麼條件,在日益興盛的風氣裡又有哪些潛力和隱憂。在這個超馬旅途中,作者透過與超馬世界裡極端且多采多姿人物的邂逅,以及親身參與世界各地超級馬拉松──從阿曼沙漠到洛磯山──的經驗,芬恩精采紀錄了一群挑戰人類極限的人們和他們的勇氣與掙扎,這本書絕對會讓你愛不釋手。

內容試讀

只有我的心能擊敗我,而我得學習駕馭它。

然而現在,終點就近在眼前,我的意志力乾涸了。我腦袋裡的聲音失效。我不能動了。

「你該這麼做,起來,把自己拖到終點。但是為什麼?是誰立了這些愚蠢的規則?你犯不著像那些得獎的貴賓狗一樣賣力演出。」真有趣。我移動了一下身體,地上的草不再那麼刺,然後我伸展兩腿,把雙腳伸到面前。我的鞋子裡滿是沙,彷彿比我正常的鞋子小了三號。這幾天我都這麼忍耐著跑。比起其他的事,這不算什麼。

「現在要做的真正勇敢的事,」我腦袋裡的天才繼續說:「是傾聽你自己,而不是其他人的話。其他每個人都會告訴你,你應該要完賽,沒有人會在終點前放棄。但你不同。你依照自己的遊戲規則。你不需要證明什麼。如果你想停下來,就停下來。坐在那裡一動也不動,開始覺得像是叛徒最後的行為。我很快地回到詹姆斯•狄恩的沙漠,繼續跑。終究會有人來找我的。他們會努力慫恿我跑到終點,但我不會聽他們的。我會表現給他們看。我依自己的遊戲規則。

「嗨,芬恩!」我朝上看了一眼。一對約六十多歲的年長夫妻站在我眼前。我看不出他們是微笑還是竊笑。

「你還好嗎?」古德親切地問我。她驚訝地看著我。

「好啦,站起來,」漢斯馬汀大喊說:「跟著我們。」

在我回神之前,我已強迫自己起身,我們三個人成一直線走著。再次在沙丘裡奮力前進,我的腹股溝持續抽搐。每樣東西,包括我的衣服、背包、頭巾,都因為汗水而黏在我身上。連續好幾天,太陽像老虎鉗一樣夾住我,慢慢地夾緊,把我的身體和精神擰乾。但現在我已經起身,並且重新開始前進,跟隨著漢斯馬汀主導的步伐。沒有人說話。他們幾乎和我一樣累壞了,但我們仍然繼續蹣跚前進。這只是走路,雖然他們有手杖,而且相當認真地大步走。當漢斯馬汀用手杖一步步戳在沙裡緩步前進時,我就盯著他鬆垮的背包。最後,我終於開始恢復了。我開始感覺到回復一點點的生命力。我的腦袋開始清醒。不是有意地,但我開始小跑步。

「啊,很好,很好,」他說:「加油。我們終點線再見。」話說完,我開始跑了。

跑步也是一種自我實現的方法。它有一種純潔、一種力量,一種淨化心靈、接近本我的方式。

1982年的秋天,小說家村上春樹開始他的第一次跑步。從那以後村上接連不斷地跑,他曾經跑完雅典的全程馬拉松,也參加波士頓馬拉松比賽,平日每天幾乎都跑上十公里,可以說除了寫作,跑步已經是他最在行的事。

在這本書中村上藉著記錄整理自己的經驗與思緒,分享他在跑步中所理解的人生以及寫作觀。

去你的人生低谷:最速總的世界六大馬重生路

去你的人生低谷:最速總的世界六大馬重生路

『Yes, you can !』唯一想征服的,是自己心中那座競技場......

永不放棄的跑者魂:真男人的奧運馬拉松之路

永不放棄的跑者魂:真男人的奧運馬拉松之路

『哥,跑的是人生。』成績不是重點,終點才是起點。

成為更強大的自己:20歲少女完全制霸世界七頂峰、南北極點

成為更強大的自己:20歲少女完全制霸世界七頂峰、南北極點

在目標面前,沒有比用熱情鞭策自己的意志更強大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