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社群出版社

吳乃德嚴選

人文社群出版社由吳乃德策劃選書,選書標準:
一)能帶來閱讀的樂趣;有樂趣才能帶來知識的充實、心靈的提升。
二)討論人類恆久的關懷和處境。計畫中的書籍包括歷史、領導、哲學、政治、傳記、文學藝術等。本書是傳記和領導類別中的佳作。

「領導力」(leadership)在美國是一個龐大的產業。有一家領導教學的公司每年招收二萬學生,五天的課程收費一萬一千美金。許多大學也設有關於領導的課程。關於領導的書籍更多,臺灣也曾經翻譯出版不少。如果這些課程和書籍有效,領導者應該多得滿街跑。可是,我們今天仍然感嘆缺乏領導者。

領導不是不能學,而是方法不對。
領導沒有交戰守則,沒有固定規則可循。領導只能以好的領導者為榜樣,去感應他們的精神和內心世界。本社將致力於這個領域,本書是第一本。

矚目領導傳記

未命名 1

華盛頓個人條件平凡,卻能統帥群倫成為革命的象徵、成為兩千年來第一個民主共和國的領袖。確實令人驚奇。

他是如何做到的?
他如何讓眾多的傑出人物和新共和國的人民,一致接受為領袖?
華盛頓的自我型塑,對後世的政治領袖可以帶來什麼啟發?


美國的開國元勛中,只有華盛頓沒有受過大學教育。(約翰.亞當斯是哈佛畢業、麥迪遜是普林斯頓、漢彌爾頓是哥倫比亞、傑佛遜則是威廉瑪麗學院。富蘭克林雖然也沒有受過正式教育,然而博學多聞,而且是成就非凡的發明家。)華盛頓甚至沒有去過文化的歐洲,也不懂當時政界、文化界通行的法語。擔任總統期間,法國政府曾經邀請他訪問,他拒絕了,因為國家元首不會說法文,實在太難堪。他主持制憲會議的時候,從來沒有發言,當時的日記載的多為飲茶和宴會活動,也沒有片語隻字是關於憲政議題的個人意見。當他的革命同志熱情地辯論憲政議題,他幾乎毫無想法。

然而這些一時俊彥的開國元勛,卻一致尊奉他為革命的象徵,服膺他為共和國的領袖。沒有人公開批評他、挑戰他。為什麼?他當選第一任共和國總統,獲得選舉人團全數的同意,沒有反對票、也沒有棄權票。經過四年執政,連任的選舉同樣獲得選舉人團的全數同意票。為什麼?

章節試閱

第八章 偉人:約克鎮,新堡,安納波利斯

在巴黎進行的和平談判遲遲沒有結論,領不到薪水的大陸軍在紐約新堡(Newburgh)的營地等待。打了一場漫長的戰爭,卻只能面對報酬短缺的情況,終於把美方的軍官團逼到造反邊緣。士兵雖然叛變過,但軍官總是站在華盛頓這一邊。到了一七八二年底,對平民政府造成威脅的卻是軍官。一名不是出生在美洲的大陸軍上校先前就曾經建議華盛頓推翻大陸會議,自立為王。華盛頓憤怒地駁斥那名愚蠢的軍官。美國人不是為了君主制度而戰。華盛頓絕對會拒絕國王的王冠,正如人民絕對不會為他獻上這麼一頂王冠。

不過,兵變可能比美國國王加冕更有機會發生。許多軍官堅持一定要在軍隊解散之前獲得積欠的薪水以及政府承諾的退伍金。軍隊大可前往費城威脅大陸會議,軍官也可以主張大陸會議違背了引導美國革命的高尚愛國情操及其支持的各項共和理念。美國軍隊當初如果回過頭來反抗自己的政府,這樣的結果也不會令人訝異。落入這種下場的平民革命在歷史上所在多有。事態的發展已非常明確,足以令喬治.華盛頓深感驚恐。他寫道:「這支軍隊的堅忍、剛毅和承受過的漫長而艱鉅的苦難,在歷史上都是絕無僅有的;可是,一切事物都不免有結束的時候,恐怕我們已經非常接近那一天了。」

...繼續閱讀

吳乃德教授導讀(節錄)

華盛頓如何在眾多菁英和人民當中,為自己構築如此崇高的地位?他是有一些優點。他小時候抄寫禮儀手冊,對其中的規矩終身奉行。在公眾場合永遠保持體面和尊嚴。對長者和地位較高的人態度恭謹;雖然和人保持距離、難以親近,卻永遠尊重他人,當面不疾言厲色、背後不批評別人。華盛頓過世後,約翰・亞當斯討論華盛頓的領導:「他擁有一項最可貴的才華:沈默。」華盛頓過世後,他的夫人燒掉他戰爭期間所有家書;華盛頓一定將所有的牢騷和不滿,都倒給了妻子。雖然戰功不算輝煌,然而從成軍到戰爭結束贏得勝利,整個獨立戰爭都是由他領導;英國軍隊則更換了數位指揮官。不過,這些優點都不是他被景仰的重要原因。最關鍵的因素是他的「歷史意識」。

華盛頓的「歷史意識」讓他清楚地掌握他所處時代的主要精神,也努力讓自己成為該精神的象徵,從而建立自己的歷史地位。潘恩鼓吹獨立的小冊子《常識》,充分顯示那個時代的精神內涵。該書一出版即大暢銷,幾年之內賣出十二萬本,總共二十五刷。當時北美洲殖民地的白人才約一百七十萬人。這種對自由的普遍而強烈的嚮往,華盛頓充分瞭解。他不斷在各種場合、以各種方式讓國人知道,他就是這個精神的象徵。

獨立戰爭即將結束時,人民對軍隊、特別是華盛頓未來的動向充滿疑懼。八年來華盛頓掌控全部軍隊,大陸議會甚至在戰爭後期賦予他獨斷的權力。他會不會成為獨裁者?當時的世界仍然沒有民主國家,他成為獨裁者似乎理所當然。然而,戰爭結束英軍尚未撤出紐約,華盛頓的部下就成立「辛辛那堤協會」,選出華盛頓為第一任會長。辛辛那圖斯是古羅馬時代的名將,每當外患來臨他就出來領導軍隊抗敵。擊退敵人之後,他將權力交還元老院,回家種田。華盛頓的用意非常明顯。

美國和英國在巴黎簽訂和平協議,英國承認美國獨立的第二天,華盛頓立即前往為臨時政府的大陸議會,向議長提出辭呈。辭呈的結尾說,「如今我已經達成被交付的任務,我將從行動的大劇場告退;我向貴尊榮的機構告別,多年來我接受閣下們的命令而行動。現在我交回被授與的權力,從所有的公共職位退隱。」根據部分在場者的回憶,當華盛頓讀完辭職書的時候,許多人激動得掉了眼淚。這是人類歷史的創舉,華盛頓則是這個歷史劇場的編劇、導演、和主角。他用震撼人心的這幕劇告訴國人,不用擔心將權力交給他,他不會濫用權力。美國人民後來交給他更大的權力。後來當拿破崙背叛革命稱帝的時候,英國詩人拜倫將他和華盛頓這位「西邊的第一位、最後一位、最好的一位辛辛那圖司」相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