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時代必備閱讀指南

・你能夠專心讀書半小時不滑手機嗎?
・你更相信Google或維基,更甚於相信自己?


兩千多年前,蘇格拉底曾憂心書本的發明會讓人類不再思考;
兩千多年後,數位媒介的發明把這個憂慮推上了新的高峰。

現代人每天一張開眼,到閉上眼入睡前,接觸的都是數位資訊,書本被放在一旁,有心讀卻無法盡心讀,日復一日,會如何影響我們的大腦與思考?

數位媒介刺激、快速、轉瞬即逝的特性,在在誘使我們的大腦讀得更淺、更快、更不專心。研究顯示:人們的專注力、反思與批判力,以及將知識內化的能力,都正在下降之中。更糟的是,原本應該從閱讀中培養的同理心、包容異己,以及對美的感受能力,也已出現日漸衰退的趨勢。

有鑑於此,本書作者──身兼文學背景、認知神經學家與兒童發展專家的瑪莉安・沃夫,特地選擇了「最能邀請大腦慢下來」的書信形式,以九封優美信箋娓娓道出她對數位閱讀的研究、憂慮與實用建言。在這些信中,作者將與你談談:

#「閱讀」這個行為,在大腦中是怎麼運作的?
#手機、電腦、電子書,它們和紙本書有何不同?
#數位閱讀一定不好嗎?它的優勢與益處是什麼?
#閱讀教育為何可能影響民主社會的存亡?
#何謂「理想的閱讀生活」?


結合嚴謹科學、文學感性與經驗分享,本書如同一幅耐人尋味的路線圖,為科技如何影響大腦、智力,以及這一切將如何形塑我們的未來,提出一個警戒、但充滿希望的觀點。

...繼續閱讀

《回家吧!迷失在數位閱讀裡的你》內容摘錄

(前略)我們數位閱讀得愈多,我們的基本腦迴路就愈會反映那種媒介的特徵。尼可拉斯‧卡爾在著作《網路讓我們變笨?》(The Shallows)中提醒我們一個由史丹利‧庫柏力克(Stanley Kubrick)喚起的憂慮: 在數位文化中,我們不必那麼擔心電腦會不會變得像我們一樣,反倒需要擔心我們會不會變得跟電腦一樣。閱讀研究支持這類憂慮的正當性。我們的閱讀腦迴路是許多過程的總和,而其中大部分的過程都持續被環境對它們的要求──或沒有要求──所形塑。

比方說,前述注意力品質的變化,本質上和記憶的潛在變化有關,特別是名為工作記憶的短期記憶。請回想在閱讀的馬戲棚裡打出的前幾道光。我們用工作記憶來短暫留住資訊,以便加以關注並為某種認知功能進一步巧妙處理它們──例如為一道數學題目把數字「記在心裡」、為譯解一個單詞記住字母,或者為讀一個句子而暫時記下幾個單詞。多年來,關於工作記憶有個幾乎舉世公認的原則,即心理學家喬治‧米勒(George Miller)所說的「七加減二規則」。 這條規則正是電話號碼大多是七位數字的原因,據米勒的說法,這七位數連同區域碼,可做為一個單位讓人回想。在後期的回憶錄中,米勒寫到「七」這個數字是比喻而非精確。事實上,近來針對工作記憶的研究顯示,我們可以準確無誤記住的位數,很可能是「四加減一」。

...繼續閱讀

數位資訊戕害/強化大腦?

網際網路是資訊寶藏,還是知識荒漠?

當我們不再記得親朋好友的電話號碼、不再會用地址找路,其實我們的腦袋已經產生巨大的變化。

科技評論家卡爾彙整從柏拉圖到麥克魯漢等思想家的觀點,探討「智能科技」(如字母系統、地圖、時鐘、印刷術、網際網路)的演進,說明大腦的神經通道如何因經驗而改變。

大腦休眠

大腦特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