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勞全歸長官,過失全由部屬扛!?』做錯事不管是誰,都給我土下座,負、責、到、底!
▲ 全體上班族通通看~起~來~!碎裂體制潛規則,史上最大快人心 職場鬥爭小說-《半澤直樹》!

當時是1988年,正值整個社會朝著所謂泡沫經濟全盛期瘋狂突進的時代...
將於慶應大學畢業的半澤直樹,突破重重關卡終於獲得東京產業中央銀行的內定,懷抱夢想準備大展鴻圖! 然而,90年代泡沫破裂,經濟崩潰。銀行逐漸失去政府護航艦隊般的保護,一旦出現虧損,照樣會被淘汰, 而在其中有如金字塔的權力結構,也因此越發黑闇詭譎......


系列第1作:我們是泡沫入行組(大阪篇)
半澤直樹奉命從總部審查部轉調,現在是大阪西分行的融資課長。 在分行長命令下勉強通過融資案的公司倒閉之後,受到總部人事處處刁難, 原來分行長私下勾結,背地裡計畫要將所有黑鍋責任通通推給半澤! 四面楚歌的狀況下,半澤除了討回五億日圓貸款之外,別無選擇──

系列第2作:我們是花樣泡沫組(東京篇)
家族經營的老字號飯店出現巨額損失。好不容易回到東京中央銀行的半澤被迫接下重振飯店的擔子。 公司內有看不見的敵人暗中活躍,外有金融廳「最強角色」要對付,還有外調單位的執拗罷凌。 絕對不能輸的半澤和夥伴們決定埋線佈局,伺機反擊,以、牙、還、牙,加、倍、奉、還!

作者-池井戶潤

1963年出生於岐阜縣。慶應義塾大學畢業。98年以《無底深淵》獲得江戶川亂步賞正式出道,2010年以《鐵之骨》獲得吉川英治文學新人賞,11年更以《下町火箭》獲得直木賞。

2013年,池井戶潤小說作品《半澤直樹系列》改編成電視劇後獲得廣大迴響,成為平成年間收視冠軍,更掀起一陣社會現象。他曾說:「滿懷夢想的新人時代已經逝去,轉眼間已經是艱辛的中間管理職。《半澤直樹》這本痛快淋漓的娛樂小說,就是替這樣的世代打氣。」

其他作品包括《花咲舞》系列、《飛上天空的輪胎》、《民王》、《七個會議》、《陸王》、《ノーサイド・ゲーム》等陸續出版,多部皆改編為影視,受讀者、觀眾喜愛。
購買套書直接享75折優惠,博客來獨家再送【半澤直樹 名言筆記本】
獨家設計款,只送不賣!搭配激勵名言,POWER有勁!
可應用於工作、生活的子彈筆記術、日程摘要、讀書筆記、隨筆速寫… …甚至復仇計畫!(←不是
★「你現在該做的不是逃避,也不是擺出惡劣態度或裝傻。你應該承認虛飾的事實,該道歉就要道歉!」
☆「你的責任不會輕易消失。在還沒解決之前,我要你跟我一樣徹底煩惱!」
★「結構中必然會有勝者與敗者,然而如果敗因是無能的上司管理方式、或是裝作不知情而不負責任的組織,
那麼可以說是褻瀆了一個人的人生!」
☆「原本以為是夢想的東西,不知何時被悲慘的現實取代。這樣的心情,你應該無法理解吧?」
「沒這回事。要持續做夢,其實是非常困難的。只有知道這個難度的人,才能繼續做夢。不是嗎?」
★「不論是因為什麼理由被組織耍得團團轉,人生都只有一次。鬧彆扭也只是浪費時間。向前看,踏出腳步吧!」
☆「即使離開,你也能夠活得好好的。銀行不是一切。
眼前的一件人事案絕對不會決定一切,人生終究是要憑自己的力量去開拓。」
↘「不論是哪一個組織,都存在著不合理與扭曲的地方。也因此,《我們是泡沫入行組》才會深深打動所有工作者的內心。當看到半澤不論如何遭到欺侮都不退縮、即使遵從組織仍有無法退讓的界線及不能拋棄的自尊時,就會讓讀者湧起明日繼續工作的活力。」
↘「對於想拿人事來控制對方的銀行員,半澤以條理分明的正論挑戰,並以銳利的舌鋒辯倒對方,這樣的姿態令人痛快至極。不管對方是上司或人事部,他絕對不容許卑劣的行為。現實中大概不會有這種銀行員,也因此才具有強烈的魅力。」
↘「故事毫無冷場一氣呵成,最後主角父親的話懷著深刻的人性,令人再三省思。」
↘「在痛快的復仇劇背後,其實半澤植樹展現的是驚人的意志力以及高超的工作能力,值得研究!」

精彩內容試閱-

第一章_無責任論

1

「沒有看破他們虛飾財務報表,就是最大的敗筆。」

分行長淺野匡深深嘆息。半澤直樹雖然在意這句話中隱含的微妙意義,不過仍保持沉默。

這裡是東京中央銀行大阪西分行的分行長室。大阪西分行位在大阪市西區,座落在四橋筋與中央大通的交叉口,在東京中央銀行這家巨型銀行當中,也屬於排名前幾名的大型分行。分行長室的裝潢也恰如其分,寬敞的室內擺置著辦公桌與皮革椅套的沙發組。

融資課長半澤和下屬中西英治並肩坐在沙發上。淺野坐在對面的扶手椅,翹著二郎腿露出苦惱的表情。

現在是晚上七點半。分行長、副分行長、半澤和中西四人面對面坐下,討論該如何從今天第一次跳票的融資對象「西大阪鋼鐵公司」取回貸款。

「半澤,情況怎樣?有可能回收嗎?」

問話的是淺野身旁的副分行長江島浩。相較於曾任人事部的部長代理、長年待在總部而給人優雅印象的淺野,一直遊走在各分行的江島體格魁梧、留著短卷髮,一如外表屬於「武鬥派」。據說當他調來之後首度造訪客戶時,還被誤認為黑道而被警衛阻擋在門外。這個傳言並非虛傳。他的聲音則與外表不符,非常尖銳。

「即使要回收,這五億日圓幾乎全額都是信用貸款。」

信用貸款亦即無擔保的融資。如果對方倒閉,就會造成虧損。

半澤接著又說:「目前依然無法聯絡上東田社長。今天早上發現支票帳戶餘額不足,我就一直試圖要聯絡他……」

到這個地步,應該是找不到人了。

江島惱怒地「啐」了一聲。他的煩躁與其說是針對逃跑的東田,不如說是針對半澤。

「為什麼沒有更早發現虛飾?真是不像話!你身為融資課長,必須負起責任才行。」

綜觀貸款給該公司的原委及發現虛飾的情況,江島的發言完全錯誤。

「說實在的,沒看出虛飾這種事太丟臉了,根本沒辦法向總部報告。你要我怎麼說明?我是因為相信你,才同意融資的。」

「因為相信我才同意融資……?」半澤傻眼地問。

「當然了!」

江島宛若瞬間沸騰般漲紅了臉,怒眼瞪他。

半澤原本就對西大阪鋼鐵這家公司不是很熱衷。

由於淺野強硬主導談成這項融資,因此他也無可奈何,不過要是由他來決定,他不會贊同貸款給這樣的對象。

然而淺野卻提出緊急融資的請示書,硬是取得本部的承認。這是淺野為求功名而暴走的結果。對於無法制止他暴走這一點,半澤或許也有責任;但是當貸款無法回收時,就說得好像都是半澤的責任,讓他感到很生氣。這不就是「功勞歸自己、過失歸下屬」的典型公式嗎?

江島兇狠地問:「然後呢?債權文件應該都備齊了吧...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