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壇憶往錄

 聶華苓:三輩子(二版)

聶華苓:三輩子(二版)

86年歲月人生,見證了一段大時代的記憶

季季:行走的樹

季季:行走的樹

大盆吃肉飯碗喝酒的時代,追憶一個劫後餘生的故事

陳芳明:昨夜雪深幾許

陳芳明:昨夜雪深幾許

他寫下這本「遺忘錄」,記述生命中帶來各種招喚和隱喻的啟蒙者與夥伴

台灣文壇的拓荒者-尉天驄

1935-2019

尉天驄先生(1935-2019),於一九四九年來台,五十~六十年代承接《筆匯》雜誌,引介西方現代思潮、藝術、文藝,六十年代中期至八十年代,在一脈相傳的《文季》系列雜誌,提出明確的寫實主義主張,在《文季》季刊的〈發刊詞〉說:「我們認為文學不但應該是生活的反應,更重要的還是如何透過這些反應在現實中教育自己」。

《文季》系列雜誌,一方面批判現代主義,引發現代詩的論戰,一方面又大量刊登青年作家如陳映真、黃春明、王禎和、唐文標、七等生所寫的作品,成為發掘、培育鄉土作家的搖籃。七十年代末,反應社會現實的「鄉土文學」漸成風潮,引發國民黨政權警醒,發動黨機器批判,成為喧騰一時的「鄉土文學論戰」,從此台灣文學的發展,進入新的分水嶺。論戰之後,尉天驄主編的遠景版的《鄉土文學討論集》,收入各方論點,成為極具價值的參考資料。

尉天驄先生除編輯人身份外,亦以創作者與評論者聞名,同時任教大學多年,培育無數英才。「溫厚」可能是朋友、後輩學子對他的共同描繪。物質生活不富裕的年代,他經常招呼後進到家用餐,對於不同立場的朋友人士,亦能感召其歡聚一堂;向陽的〈台灣鄉土文學的守門人-尉天驄〉,記述他不辭勞苦風塵僕僕的花費五、六小時南下往返,只為支持文藝營的發展。近期人們最後見到他的最後身影,是出席五十年好友黃春明的新書發布會,當天說的話,比自己發表新書時說的更多。

《回首我們的時代》自序〈書前的話〉有一段話是:

「在整個人世、整個歷史、整個從古到今的爭爭奪奪、殺殺砍砍、富貴貧賤的幻滅生死中,到頭來最讓人念念不忘的可能並不是那些名大位高人物的訓誡,而是一些看來微不足道的人與人間相互關懷的瑣事。」

也許,人都終將逝去,而尉先生作為人的價值,則會留下來。

尉天驄作品

回首我們的時代

回首我們的時代

書前的話

十三歲那年,我飄泊到了台灣,沒想到一轉眼之間,時間已經超過了六十年。原來的世界,完全變了樣子。

記得不久之前,朋友間有一場聚會,其中有些人當年曾是左派,也有人曾是右派;有人曾是統派,也有些人曾是獨派,現在雖然好幾位已經滿頭白髮,頭開天窗,老友相會總不免「偷閒學少年」那樣唱起年輕時唱過的歌來,不過多少憑添了嘲諷的意味而已;不知是嘲諷自己,還是嘲諷已經過去的那個時代。那天,有人三杯酒下肚,就扯開嗓子大唱「東方紅,太陽昇,中國出了一個毛澤東……」,接著就有人唱「總統蔣公,您是民族的救星……」。

唱來唱去,毫無當年的嚴正氣象,於是其中有人就說了:「管他們那類人物是甚麼,如果我要蓋個人民紀念碑,第一件要做的事,一定要塑一群只爭個人名位、不顧人民死活的政黨人物的群像,要他們一個一個硊在碑前懺悔。……」更有一位舉起酒杯說:「你們這批人真是不知好歹,──今天我們能夠這樣放肆,不被抓去坐牢,真是莫大的幸福……」。他連喝三杯,興猶未盡。這顯示一個時代已經進入了歷史。

事實也是如此。但這幾十年的日子雖然已經不再像我們童年時代那樣,幾乎每天都流徙在戰火動亂之間,然而隨著年歲的增長卻經常也會不時地向已經走過的歲月提出質問。質問甚麼,卻也不甚了了,這証明成長於我們這一環境的一代不是長於深思的人;在過往的日子裡經常被一些動人的、屬於意識形態的語言鼓動著;有時激昂慷慨,有時一片沮喪。我自己和一些朋友就是一些經過這樣遭遇的人。...

不管那些過往的日子是多麼令人感到沮喪,而我們自己當年又如何衝動、幼稚、甚至盲從過;想起來讓人不勝唏噓。但追根究柢,卻可從另外某些人的有形或無形的所作所為中體認出:那並不是一段只是空白的歲月。
到梵林墩去的人

到梵林墩去的人

棗與石榴

棗與石榴

留下了甚麼

從引進西方思潮、文藝到成為台灣鄉土文學守門人

收錄「2015政治大學數位史料與研究論壇」活動紀錄,以《筆匯》、《文學季刊》、《文學雙月刊》、《文季》為主軸,探討「戰後人文思潮與臺灣文學的轉折」,邀請劉大任、陳芳明、楊澤進行討論,最後由尉天驄教授總結。

本書並收錄相關學術論文及尉天驄教授的訪談記錄,讓我們能對這一段人文思潮與臺灣文學轉折有更深刻的瞭解與認識。

台灣「鄉土文學論戰」發生於一九七七至一九七八年初,一場以「文學」之名展開的意識形態論戰,也是台灣境內第二次以「鄉土」之名展開的意識形態鬥爭。

發生於一九七七年的「鄉土文學論戰」,則是以「反帝」、「反資」以及「民族主義」為核,向反共親美的國民黨政權進行挑戰。

收入鄉土派的文章,提供鄉土派理論資源的重要作品。

《文季》系列雜誌

青年作家的推手
鄉土文學的搖藍

黃春明

兒子的大玩偶

兒子的大玩偶

看海的日子

看海的日子

等待一朵花的名字

等待一朵花的名字

放生

放生

跟著寶貝兒走

跟著寶貝兒走

陳映真

唐倩的喜劇

唐倩的喜劇

我的弟弟康雄

我的弟弟康雄

鈴璫花

鈴璫花

上班族的一日

上班族的一日

萬商帝君

萬商帝君

父親

父親

王禎和

嫁妝一牛車

嫁妝一牛車

玫瑰玫瑰我愛你

玫瑰玫瑰我愛你

香格里拉

香格里拉

七等生、王拓、施叔青

僵局

僵局

七等生創作生涯中最早結集出版的書,收錄他寫於1964至1968五年間最重要的早期短篇小說,如〈我愛黑眼珠〉、〈隱遁的小角色〉、〈AB夫婦〉、〈跳遠選手退休了〉等。

整體而言,是最能代表「七等生」一詞所代表的奇異形式與怪特思維的著作,書名選擇內容形式皆頗怪異的〈僵局〉一篇為名,更充份說明七等生對人類存在處境與現實條件往往荒謬對立的深刻理解。

這個階段,七等生辭去教職,一心希望留在台北寫作,是他一生相當重要的「居城時期」。

王拓集

王拓集

施叔青集

施叔青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