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用文字做過最浪漫的事情?  

           
   Q:最喜歡的寫作場所?以及寫作時間?  

【連俞涵出版作品】



從他人的生命脫殼,再花一點時間找回自己──連俞涵《女演員》

談起演戲跟書寫的關係,她常常用「回來」這個字眼,從某處回返,從他人的生命脫殼,再花一點時間找回自己。於是她每首詩的前身,都脫胎自一個畫面,一個感覺。她率先捕捉角色生命的一個瞬間,或是某場戲看見的海,等到離開那片海,離開一個角色的半衰期,若還有剩餘,才會是書寫的時刻。她不在片場或拍戲過程中寫作,因為寫是之後的事,被層層篩過。

而作品就是她與世界的橋樑,女作家會帶著女演員,一起走到更遠的地方。


演員其實很像賭徒,角色來了,那就賭一把──《奇蹟的女兒》連俞涵專訪

連俞涵說,「因為接了一部戲去看書,從別人的故事去理解時代,回過頭來看親人,會發現他們的表情之下,隱藏那個社會氛圍裡的東西,這是我想在戲裡呈現出來的。他們可能不想提以前的事,你就要硬問。家族裡有很多大家不願意提的事,所有的故事跟流程都只有自己知道,在心裡醞釀,很濃烈,會變成壓在心裡一生的事。從外表看起來有點冷漠、不近人情,背後是很多原因的。」

經歷過他人的生命,才更有理解自己的能力

本劇以1970年代台灣經濟奇蹟最大的功臣──加工出口區的女工為主角,描述她們離開農村踏入工廠的殘酷遭遇與意識覺醒,帶領觀眾窺探奇蹟的背後,女工們的故事。

工廠女兒圈

工廠女兒圈

外鄉女

外鄉女

【連俞涵推薦書】

               


一場還不算遲到的相識,寫一首給胡遷的詩
──連俞涵/ 永遠的青年
所有的關係,都是散落後的互補
──連俞涵/讀《渺小一生》
溫暖的日系作品

即使才剛被這些灑脫又帥氣的箴言觸動得內心激動,下一秒卻又被她的明朗直白帶回當下,不自覺地噗哧笑出聲。──連俞涵(演員) 

【連俞涵華文推薦】

有型的豬小姐

有型的豬小姐

台北家族,違章女生

台北家族,違章女生

人魚紀

人魚紀

真的

真的

粉色瓶裡的黑墨水

粉色瓶裡的黑墨水

【連俞涵驚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