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屆韓國影帝,激勵人心的走路心法

走路的人,河正宇

走路的人,河正宇

「我是走路的演員河正宇。」
走路去經紀公司、走路去拍片現場、走路去金浦機場
一日三萬步是他的日常,他說:走路,就是休息。
首爾忠武路上走路教主談走路、談電影、談人生
讀完讓你忍不住想「與河同行」


◆不想輸給自己,所以走路

「明明已經很忙了,為什麼還要走那麼多路呢?」
「從什麼時候開始走那麼多路的?」

億萬票房巨星每天走路上班,許多人最初聽到都覺得不可思議。河正宇回想自己開始走路,或許是因為他曾經有一段能做的事情只剩下「走路」的時期。

現在你我所看到的河正宇,是累積了《下女的誘惑》、《與神同行》…等叫好叫座電影的忠武路大勢,崇拜他演技的人會說他連頭髮都會演戲,但是韓國會演戲的大叔並不少,河正宇的父親是知名演員,這讓他一出道就比別人認清:這個行業,外型跟實力一樣重要。為了怕被當作星二代,他改姓更名,不挑戲,壞角色他都能接。但他仍然有過茫然沒有未來的長段歲月。他倒不埋怨世界或歸咎機運不好。那段日子,他畫畫,並走路。

◆走路,是認真休息

熬過沒有未來的日子,這八年來河正宇片約不斷,經常忙得連睡眠時間都要壓縮,但是他依舊走路。他深信這是支撐著生活的方式。

河正宇拍過一部紀錄片《577計畫----徒步長征》,他找了16個演員,包括孔孝真,一行人從首爾出發,走了20天抵達韓國國土最南端海南,拍下整個過程。他不但自己走還要一路說笑領著大家走,所以這段長征後,演藝圈奉他為走路教主,或叫他是走路學校校長。跟他合作拍片的人都被他勸說一起走,朱智勳、鄭雨盛、李善均......有人從此愛上走路,也有請他不要再打電話來約了。

他還用行走鼓勵後輩,闡釋人生:「走路後,我明白了世上沒有錯誤的路,有的只是稍微遲來與崎嶇的路罷了。」

藏語中,「人」這個詞的意思是「行走的存在」或是「邊走邊彷徨的存在」。河正宇以此勉勵自己:我也希望自己能做一個不停行走的人,無論任何情況下都不會放棄能够更進一步的人

獨家收錄90張照片,真實呈現忠武路大勢的日常生活

每次抵達新城市後,靠自己雙腳走出地圖的過程,對我來說相當重要。
到了羅馬,同樣靠雙腳認識周遭環境
閱讀與走路有著微妙的共通點:明明是人生必需之事,卻很輕易被用「沒時間」作藉口而放棄。

關於走路,他這樣說

始於玩笑話的國土大長征,卻讓我對「走路」完全改觀。
我們在路的盡頭所發現的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
而是我身上的汗味、身邊人們濕黏的氣味、嘈雜的聲音、
塵土、疲憊、傷口、疼痛……或許還有些倦、厭煩、病痛。
然而,這些微不足道的剎那與回憶,最終卻也成就了我們。
每個人都會遭遇意外、經歷痛苦、受到傷害、悲傷,這些事比想像中更容易擊潰我們。
一旦停留在那樣的狀態太久,摧毀我們的往往是自己。
人生的課題,是最終能多快逃出那潭深淵,能否復原?幾時復原?
無論置身什麼處境,持續走路、做料理、畫畫……
我做著這些事,一次次將自己救出那潭深淵。
走累了,停下來吃個冰淇淋吧

他是為藝術而生的演員

大銀幕前演戲的河正宇,
下戲後也是作畫的人、走路的人,
與過著屬於自己日常的普通人。


截至二○一一年春天為止的河正宇,一段引人敬佩、惹人疼惜的影帝之路。
沒有這十年來的蟄伏潛沉,就沒有如今的韓國億萬票房影帝。
從影以來,河正宇的第一本內心告白。


身為畫家,他說──

在畫作前煩惱著該上什麼顏色,讓我逐漸清楚自己的樣貌。我偏好藍色,卻懂得與黃色為伍,我討厭紅色,卻知道何時該用;我明白黑色的力量,仍對綠色有障礙……這就是我。

身為演員,他說──
演員和畫家本質上相同,只是面貌不同。如果說演員這一行是用白米煮飯,那麼畫家便是用剩餘的米釀成米酒。每當我下戲收工返家,我會藉由畫畫把壓抑的情感與創作慾望徹底釋放掉,重新回到演戲的清空狀態。

沉著理性的人物性格分析家、努力不懈的練習蟲、
野心勃勃的藝術家、天真浪漫的調皮鬼,
這些面貌統統都屬於「河正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