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人即地獄
被提1992

被提1992

到這間教會來的人,沒有一個人是幸福的,一窺二十世紀十大邪教之一,震驚韓國社會的真實事件!

他人即地獄:韓國人寂靜的自殺

他人即地獄:韓國人寂靜的自殺

生前習慣大聲喧嘩、奪人目光的韓國人,為什麼往往悶不吭聲安靜地尋死?「自殺共和國」是如何煉成的?

消逝的韓光:低薪、過勞、霸凌,揭發華麗韓劇幕後的血汗與悲鳴

消逝的韓光:低薪、過勞、霸凌,揭發華麗韓劇幕後的血汗與悲鳴

這裡的工作,要不是因為喜歡的話才撐不下去。這是我長久以來的夢想,所以才能繼續留下來。

我要活下去:韓國MERS風暴裡的人們

我要活下去:韓國MERS風暴裡的人們

MERS把我們的人生變成了地獄,至今仍被關在那座地獄裡。比起發燒和嘔吐,彷彿在地球上被獨自拋棄的孤獨,更加可怕。

#金智英

82年生的金智英

82年生的金智英

你們可以對一切都覺得理所當然, 我卻再也沒辦法繼續忍氣吞聲。 可是我只有變成別人,才能為自己說話。 我是金智英,1982年生。

她有著那世代女生的菜市場名,生長於平凡的公務員家庭,大學就讀人文科系,畢業後好不容易找到還算安穩的工作,31歲和大學學長結婚,婚後三年兩人有了女兒。

接著,在眾人「理所當然」的期待下,她辭掉工作當起平凡的家庭主婦……某天,金智英的講話和行動變得異常起來,與丈夫講話時,用的是自己母親的口吻,或者化身成已經過世的學姊,脫口而出驚人之語;到釜山婆家過節時,又有如自己母親上身般,以「親家母」的身分向婆婆吐露內心的不滿。

最後丈夫決定帶她接受心理諮商,就在與醫師的對話中,她慢慢揭露出自己的人生故事……

...繼續閱讀

「沒有人出來解釋為何不斷出現MERS個案。漁網鬆了,大海廣闊無邊,越是拖延時間,大海越是無限擴大。」

小說裡的一個名叫冬華的出版物流商。她是個獨力扶養兒子,並照顧體弱多病妹妹的婦人,被感染那一天,她送妹妹去醫院、進了急診室──當時,一個後來被稱為「0號」的男人就在這幾百人的空間裡,這個人因與第1例同在一個醫院受到感染,卻因不同病房而被排除在接觸名單,於是「0號」出現症狀後,醫院毫無警覺地將他置放在急診室救治。


冬華與小說中其他人物,就是在此時被傳染,接下來幾天,才被確認得到MERS,並成為案例上的一個數字。

經過隔離治療後,冬華出院了,試著返回工作崗位的她,這才知道住院期間,舉凡她的個人物品、接觸過的物件與她可能摸過的書,全數被銷毀;與她接觸過的人皆得居家隔離,公司停止運作一段時間。但該物流商的損失不只如此,員工居家隔離、出版社被排斥往來等等,皆對原就不易生存的他們造成重創。而承受副作用的冬華,失去了工作、再無法登山,連書都扛不起來,屢屢遭到歧視,甚至數次輕生。

...繼續閱讀

《寄生上流》的奉俊昊美學

《寄生上流》的奉俊昊美學

在這部片裡,沒了一視同仁的日頭。這就是人間上下流的差別,古人總說:「人往高處爬,水往低處流。」我們都以為是正常的,但導演奉俊昊這次告訴我們,當你的「高處」是一直達天際崖面時,人可能連所謂的「高處」是什麼都不知道。於是你想起敏赫送給基允的那個假山石,基允這重考生抱著這根本不需要的「假高級」,是想抱著一點人生有閒裕的「可能」?人住在地下稀奇嗎?此時你可能也跟我一樣都想起了《天才雷普利》

南韓國民主播的正義之路

南韓國民主播的正義之路

威權時期,廣播、電視被視為為黨國服務的「侍從」媒體,電視臺所有權掌握在黨政軍手上,廣播電臺大多是黨營或國營,媒體主管也多由政府或政黨指派,當時的廣電法更賦予廣電媒體宣導政令、闡揚國策的神聖任務。

受害者劇本為何不斷重演

受害者劇本為何不斷重演

韓國作家姜禾吉(강화길)於2017年出版長篇小說《他人》,兩年後的夏天,中文版在臺上市。這是她從2012年以得獎的短篇小說〈房間〉踏入韓國文壇以來,交出的第一部長篇小說作品。關心女性生命經驗的她,以《他人》直球對決式地處理性暴力的主題。之前雖然曾出版過短篇小說集,作者卻是在這篇小說後,終於有了踏實的認同:「這次的作品好像提高了對自己的標準。寫下這個故事,我才真正覺得自己成了小說家。」

是誰主導暗殺與被消失?

是誰主導暗殺與被消失?

「如同許多電影或小說的開場會特別附註一句話一樣,這本小說裡的一切純屬創作。」接受採訪時,《謀略者》作者金彥洙如此回覆。可是一翻開《謀略者》的故事簡介,很難不讓讀者聯想這部作品與現實世界的韓國有多麼高度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