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東野迷一致盛讚:東野圭吾生涯最高傑作!
★東野圭吾令和首本長篇推理小說!日本上市即再版,單週銷售突破20,000冊!
★眾所期盼!「加賀恭一郎系列」延伸新作再開!超催淚~刑警松宮身世也牽涉其中!?

「我想起來了,他曾經說,不會放開這條線。」
「線?」
「即使無法見面,只要認為和自己心愛的人之間有一條無形的線連在一起,就可以感受幸福。
無論這條線多長,都可以讓人心中有希望。」
「希望喔……」
也許有一天會覺得感謝,感謝那條很長的線始終沒有斷。

年輕刑警松宮參與偵查一起發生在自由之丘的命案,一名經營咖啡店的中年女性遭到殺害。松宮奉命負責調查死者生前的交友關係,
正當他和同事逐一清查死者周邊人物時,卻意外接到了一通私人電話,令松宮心緒不寧。

經過警方逐漸釐清案情,死者的前夫綿貫,以及另一名咖啡店常客因不自然的言行,成為主要調查對象。
然而,當松宮從綿貫等人身上推理出案件的驚人真相時,兇嫌竟主動自首認罪!

理論上,案件本應就此了結,但對松宮而言,真正的挑戰才正要開始……

「刑警並不是只要讓真相大白就好,有些事實不是在偵訊室揭發出來,而是必須從當事人身上抽絲剝繭。
能夠瞭解這一點,而且為此煩惱的刑警,才是出色的刑警。」
他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但很高興加賀肯定了自己的煩惱。
「重要的是有沒有充分的決心為自己的判斷負責,有時候也可以讓真相永遠不見天日…」

實體書近拍特寫 + 精緻質感零距離

|博客來獨家書衣版|
|全通路一般版|

+各界好評盛讚

↘日本讀者推薦
『在電車中讀著讀著,不自覺地就落淚了。東野圭吾在這本書中刻劃這種令人揪心又無常的人性實在出色!』

『嚴格來說這一部小說的主角不再是加賀,而是加賀的表弟松宮脩平。畢竟《麒麟之翼》和《祈禱落幕時》已經是加賀系列的巔峰之作,繼續以加賀為主角,可能難以給讀者帶來更深的震撼。《希望之線》主角換成松宮,相信會給讀者不一樣的體驗。這一次的主題依然是親情和家庭,最後也必定能夠溫暖人心!』
↘博客來讀者書評
『人生隨時都可能面臨不得不去承擔的責任,就在承擔的那一剎那,可能被迫要放棄許多正擁有的美好。 《希望之線》書中人雖然表面上斷了情分,其實更深厚的感情在日後的人生中被巨大醞釀和生長。 用盡全力鎮守住每份情誼與緣分,留給自己或對方一個回來的原因。那樣的感情,多麼令人動容。』by TinaRay

『一個家庭啊,有沒有血緣,有沒有每天親密互動,都沒有關係,因為家庭的構成要素,只有一個"愛"字! 當然啦,那個年輕警官的身世之謎也很有趣,可以說一本書可以看到兩個推理故事』by 熱眼旁觀
↘博客來書店員推薦
『東野圭吾在令和元年獻給讀者的第一號作品,依然維持他一貫高品質的寫作功力,並持續讓他的書迷感到驚喜!
故事從序章就重重牽動著閱讀者的情緒,各條支線看似無關卻相互羈絆,最後編織成一輪無懈可擊的圓。
東野圭吾從來都不吝於表達他對議題的人文關懷,閱讀《希望之線》,你會感到殘酷、惋惜、遺憾,會跟著心疼落淚,
然而一個轉身,就能探尋到隱藏於背後人性的光與愛。
推薦給所有讀者,如果你是東野迷,看完必能心滿意足,如果你不是,也能超乎期待!
願這本書能化作強大養分,成為你明日的希望與勇氣。』

精彩內容試閱 ( 點擊可看更多 )

序章

日文中「逢魔時」這三個字,指的是傍晚天色昏暗那段時間。根據字典的解釋,這三個字來自於代表大禍降臨時刻的「大禍時」。以前的時代沒有路燈和照明,太陽下山後,就是小偷和強盜出沒的時間,所以很不平靜。現在即使看到夕陽,也不會有任何不祥的預感,只會預料明天應該又是一個晴朗的好天氣。

汐見行伸看著紅色的天空,覺得反而是眼前的景象讓人有可怕的感覺。朝霞滿天的樣子讓人產生不祥的預感。

走廊的另一端傳來兒女說話的聲音和腳步聲。那應該是尚人的腳步聲。已經提醒他好幾次,走路這麼大聲會吵到樓下的鄰居,要他注意一點,但他就是改不了。

行伸穿著睡衣走去客廳,明年春天就要升上中學的繪麻正在啃吐司。「早安。」行伸向她打招呼,她卻悶不吭聲。女兒的雙眼注視著放在旁邊的折疊化妝鏡,對她來說,瀏海順不順似乎比起向父親道早安更重要。

「早安,真早啊。」怜子從廚房端著托盤走了出來,「尚人,早餐做好了,你趕快來吃。」她對著不見蹤影的兒子大喊了一聲後,將視線轉向行伸,「爸爸,你也要吃嗎?」

「不,我現在還不吃。」行伸拉開餐桌旁的椅子坐了下來。

客廳的門猛然打開,尚人出現了。已經快十一月,他還一身運動衣和短褲的打扮,之前足球訓練跌倒時膝蓋上受的傷已經結了痂。行伸向他道早安,尚人也回答說「早安」。小學四年級的兒子仍然乖巧聽話。

「你們真的沒問題嗎?」行伸看了看開始吃早餐的尚人,又看向已經吃完吐司,在整理瀏海的繪麻,忍不住問道。

「你又來了。」怜子整理餐桌時很受不了地說。
「喂,繪麻,我在問妳啊。」
「幹嘛?」女兒終於看向父親,但眉頭深鎖。
「你們兩個人單獨去真的沒問題嗎?」
「你要問多少次啦!」繪麻走去沙發坐了下來,開始檢查放在沙發上的背包裡的東西。
「爸爸,你擔心過度了。」怜子說,「我已經說了好幾次,他們並不是去陌生的地方。」
「這我當然知道,但並不是只搭新幹線而已,換車很複雜吧?」
「不用擔心,都已經查好了。」繪麻語帶不耐地說。
「不是還要搭公車嗎?」
「我當然知道。不要再說了。」繪麻起身走出客廳,粗暴地關上了門,發出「砰」的聲音。
行伸感到莫名其妙,看著妻子說:「這是什麼態度?」
「她不喜歡你把她當小孩子。」怜子苦笑著說...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