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為藝術而生的演員

*畫畫是他釋放創作能量的方式,也是他的「休息」
*收錄2007年~2011年間60幀典藏畫作

大銀幕前演戲的河正宇,
下戲後也是作畫的人、走路的人,
與過著屬於自己日常的普通人。


截至二○一一年春天為止的河正宇,一段引人敬佩、惹人疼惜的影帝之路。
沒有這十年來的蟄伏潛沉,就沒有如今的韓國億萬票房影帝。
從影以來,河正宇的第一本內心告白。

河正宇,不論演戲與畫畫,都讓人「有感覺*」
*有感覺=當自己被某個事物深深吸引,卻又說不上來究竟是什麼感受時使用的表現。

身為畫家,他說──

在畫作前煩惱著該上什麼顏色,讓我逐漸清楚自己的樣貌。我偏好藍色,卻懂得與黃色為伍,我討厭紅色,卻知道何時該用;我明白黑色的力量,仍對綠色有障礙……這就是我。

身為演員,他說──
演員和畫家本質上相同,只是面貌不同。如果說演員這一行是用白米煮飯,那麼畫家便是用剩餘的米釀成米酒。每當我下戲收工返家,我會藉由畫畫把壓抑的情感與創作慾望徹底釋放掉,重新回到演戲的清空狀態。

朋友是他的日常,他說──
在演員這個身分背後,我也只是個普通人而已……正因為這群朋友依舊把我當成金聖勳看待,我才能全然忘記自己演員的身分,做回原本的金聖勳;也幸虧他們一如既往地對待我,才得以讓這份友誼延續至今。

沉著理性的人物性格分析家、努力不懈的練習蟲、
野心勃勃的藝術家、天真浪漫的調皮鬼,
這些面貌統統都屬於「河正宇」❤

內容試閱

我開始描繪小丑,迄今為止,已經畫了好多個小丑,最深得我心的是一幅名為<Joker Love>(下左)的作品。
<Pierrot of Tears>(下右)是我身邊的演員朋友最喜歡的一幅畫,也許是因為他們少有展現內心真實情感的機會,所以特別有共鳴。
圖片提供:新經典文化

關於他的繪畫主題

其實像這一系列的小丑畫,早已不是什麼獨特或新穎的主題,
但凡講述藝術家生平事蹟的電影或傳記,經常可見。
那為何我仍在說小丑的故事呢?
因為我是演員,同時也是畫家;是演戲的小丑,也是畫畫的小丑,
是我的演員身分引領我去創作這樣的畫
,而且正因為是畫自己的故事,
所以才不想把小丑描繪得太過悲情。

圖片提供:新經典文化
就算小丑的笑容底下暗藏憂傷,也並不表示那張笑臉虛假,它只是另一項事實。

三屆韓國影帝,激勵人心的走路心法

  • 走路的人,河正宇

    走路的人,河正宇

    「我是走路的演員河正宇。」

    走路去經紀公司、走路去拍片現場、走路去金浦機場
    一日三萬步是他的日常,他說:走路,就是休息。
    首爾忠武路上走路教主談走路、談電影、談人生
    讀完讓你忍不住想「與河同行」
    ◆走路,是認真休息

    熬過沒有未來的日子,這八年來河正宇片約不斷,經常忙得連睡眠時間都要壓縮,但是他依舊走路。他深信這是支撐著生活的方式。

    河正宇拍過一部紀錄片《577計畫----徒步長征》,他找了16個演員,包括孔孝真,一行人從首爾出發,走了20天抵達韓國國土最南端海南,拍下整個過程。他不但自己走還要一路說笑領著大家走,所以這段長征後,演藝圈奉他為走路教主,或叫他是走路學校校長。跟他合作拍片的人都被他勸說一起走,朱智勳、鄭雨盛、李善均......有人從此愛上走路,也有請他不要再打電話來約了。

    他還用行走鼓勵後輩,闡釋人生:「走路後,我明白了世上沒有錯誤的路,有的只是稍微遲來與崎嶇的路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