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台灣,治癒了心靈疲倦的女兒,
再撫慰了痛失女兒的我們一家,
謝謝台灣。」

女兒此生最快樂的日子,在台灣。


日本畫家藤井克之的女兒小百合十五歲起受憂鬱症所苦,二十六歲初訪台灣後,愛上台灣。小百合努力學習中文,在台灣工作、生活,台灣治癒了她的憂鬱症。然而,一年多後小百合被診斷出乳癌,不得不返回日本治療,而後因病離世。那一年,她只有三十二歲。

藤井克之懷著對女兒的思念,踏上她生前所愛之地,走女兒走過的路,探索她生活、旅行過的地方,用文字和圖畫,記下所思所感,畫下台灣的風景人情,而如今,台灣已成為藤井家的第二個故鄉。

日本人眼中的次故鄉

一世父女情、一份懷念心、一段台灣行
我的女兒小百合
我的女兒藤井小百合1983年生於日本新潟市。當初取名小百合,是希望女兒長大以後,也能成為像著名女星吉永小百合一般,聰明、美麗的女性。女兒以極強的好奇心和上進心成長,對任何事物都積極參與。

然而十五歲那年,她罹患了憂鬱症。她抱病努力自修,考上大學、畢業,進公司上班。但是病魔並未遠離。二十六歲時,在母親的建議下,小百合為了轉換心情,第一次到台灣訪友。旅途中深受台灣魅力吸引的她,深信可以在這裡,讓她的人生重新出發。台灣好像為她黑暗的人生,開啟了一道光。

為了實現定居台灣的願望,她非常用功,經過數次到台灣留學、學中文,二十八歲時,小百合獲得台北語言學校「永漢日語」的聘用。「雖然迂迴曲折,我的人生終於有了起點!」她當時開心的聲音,至今猶在我的耳邊迴盪。事實上自從她到台灣以後,憂鬱症便沒再復發。

但是工作一年半之後的夏天,小百合發現罹患乳癌,為了接受治療,只好辭職回日本。在台灣的最後一個晚上,女兒收拾好行李,忍不住嚎啕大哭,而面對傷心的女兒,我沉默無語。

之後她在日本雖然積極的接受治療,不幸仍於2016年2月11日往生。短短的三十二年,人生許多況味,都還來不及品嘗。

找到活下去的力量
女兒離世數月之後,為了向台灣曾經照顧過女兒的諸位同事、好友致謝,我跟妻子來到台灣。可能察覺我們情緒低落吧,女兒的朋友提議:「要不要畫台灣的風景,在台灣開畫展呢?透過畫小百合見過的風景,去體驗她在台灣的生活吧!」我想,或許這麼做,就會明白吸引小百合的「台灣魅力」,到底是什麼了。於是我接受了這個建議。

之後我一有空,就到台灣,問台灣朋友們女兒的生活狀況;依據她的筆記,追尋她走過的路,把沿途的風景畫下來。一路上有許多台灣人對我的旅行給予支持和協助。在與許多朋友,或甚至是不知名字的人交往的過程中,我的喪女之痛逐漸被療癒。我突然明白,原來女兒眼中最美的風景、讓她深受吸引來到台灣,而治好她的憂鬱症的,是台灣人的「親切和善」。

圓女兒未完成的夢
2018年7月,我終於在台北的「田園城市藝廊」舉辦個展。除了有協助畫展的台灣友人到場,還有女兒的朋友、看到網路消息的人、乳癌患者、跟我一樣失去孩子的人……許多人前來安慰我、鼓勵我。

有一天,一位年輕的女士來看畫展,我感覺她跟小百合一樣,深受憂鬱症所苦。我們彼此語言不通,但是她過來抱緊我,讓我感受到她溫暖的心意,一句話都不用說,只是緊緊擁抱,然後一起哭泣。我在日本不曾有過這樣的經驗。

女兒的夢想是「成為台灣和日本的橋梁」,她也因此交了許多珍貴的台灣朋友。如今我希望和大家一起努力,繼續完成她的夢想。

這本書交織了我追尋女兒足跡時思考的畫作與文章。在日本疲於教書工作的我,對於一邊旅行、一邊創作感到十分吃力,作品也不是很成熟。雖然如此,倘若各位讀者能夠感受到「儘管時間不長,但有一位日本人非常認真、拼命的生活著」,那就太好了。

寫下祝福

如果您也被畫家的故事所感動,歡迎在隨書附贈的明信片上寫下您的祝福或分享,將統一轉交畫家藤井克之。
寄送至:10650台北市新生南路二段2號3樓 格林文化李小姐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