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界有更人道的生活方式

縱使在步向死亡的世界,仍可以有新的愛不斷萌芽。
在科技成為催化種族仇恨的工具、地球被一連串非自然災害圍攻的此刻,「冒險散文家」強納森•法蘭岑帶著新的文集回來了,提醒我們這世界有更人道的生活方式。

「我相信氣候變遷……我不相信的是一群頭腦清楚的國際菁英,在全球各地的豪華飯店開開會,就能阻止冰帽消融。」(強納森•法蘭岑)

氣候變遷無疑是現今地球最大的危機,大到我們不能再假裝它經由調控便能化解。「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指出,要想把上升溫度限制在兩度以內,不僅要逆轉過去三十年來的趨勢,還需要全球在『下一個』三十年間,把淨排放降到零。而這需要世上每個造成汙染的主要國家,都推動嚴苛的節能措施,關閉大部分能源與運輸方面的基礎設施,並全面重整經濟。

這將使不計其數的人面臨重稅,原本的生活型態處處受限,但每個人都得照單全收。大家必須接受氣候變遷造成的現實;必須相信為了對抗氣候變遷所採取的非常手段;必須把國家主義、階級、種族仇恨全放一邊;必須為遠方受威脅的國家,為遙遠未來的世世代代做犧牲。光習慣越來越猛的酷暑、益發頻繁的天災是不夠的,人人永遠得活在這種變化的恐懼中。他們每一天想的不是早餐,而是思考死亡。

「你可以說我悲觀,也可以說我人道主義,但我實在不覺得人性在短期內會有什麼根本的改變。」強納森•法蘭岑如是說道。

法蘭岑對文學和鳥的愛無比巨大,本書是對這兩個主題的激昂論述。無論談哪一個題目,法蘭岑的散文總是對收到的看法保持懷疑,機鋒凌厲,對自己的失敗也坦言不諱。他對鳥類的報導和思考,既是對牠們的美麗與適應力的感動歡呼,也是一次請大家採取行動的呼籲――拯救我們所愛的一切。

「氣候變遷這場仗,唯獨在你有把握打贏的時候,才有不惜一切投入戰爭的道理。要是你願意承認我們早就吞了敗仗,那除了戰爭之外的各種行動,便有了更重要的意義。」(強納森•法蘭岑)   

法蘭岑的散文

一顆獨特而成熟的心靈與自我,與文學和當今最重要議題的角力

在這本深刻的演說和散文選集,強納森‧法蘭岑帶著煥然一新的力度回到縈繞心頭已久的主題,包括人和文學。
無論是回憶他在賽普勒斯和違法獵鳥者的暴力衝突,省視心中對亦敵亦友的作家大衛‧華萊士自殺的感受,或是針對科技如何改變人們表達愛的方式提出動人而風趣的看法,這些文章都實現了法蘭岑「毫不隱瞞」的承諾。

如何思考自己與群體間的距離?如何勇敢,相信手中微小卻獨特的力量?

寫作和閱讀,都要透過「獨處」來完成。在獨處中我們得到安慰、看到幽默、體會自身情感的悲喜流動,想像文字建構出的畫面,思考那些「無用之用、實為大用」的事,沉澱了關於安頓自我、連結群己,甚至看待人生的種種。這些都需要專注,需要獨處。

法蘭岑的小說

純真
如果純真帶著刺,失去又何妨

純真

每個被揭開的真相,都有隱藏難以啟齒的真實。純真曾經是我們美好的原貌,如今卻成了我們最後的假面。

修正
渴望藉由修正與調整,跟被認可的自己相遇

修正

我們想要回到的是關係可以修復、跌倒可以被扶起的家裡;希望在迎向世界的時候不用回頭看,就確定家在那裡。

自由
追求自由,就能得到幸福?

自由

追尋自由會為人帶來甚麼?自由自在就是幸福?透過小說,法蘭岑有全新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