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誰筆下的惡徒可以比奈斯博寫得還要更令人不寒而慄?

「這次,他身上帶著銀色的義肢,和臉上的刀疤,簡直只要加上墨水,他就可以輕易地從指尖寫出詩句來,自己難讀,別人讀的時候難過,難受。」――盧建彰(導演)專文推薦

愛是一切的根源,無論是好是壞、善良或邪惡。
而愛與謀殺,總是經典組合。


機智大膽、狂傲不羈的警探哈利•霍勒,再次挾著雷霆之怒回歸,這次他碰上的困境更甚以往,面臨打擊犯罪和道德衝突的雙重難題。他和一生摯愛蘿凱瀕臨離婚,雖然重返奧斯陸警署,卻只能辦不起眼的小案子,但他真正想調查的,是史凡•芬納可能涉及的案件。

芬納是連續性侵犯犯和殺人犯,哈利曾親手將他逮捕並送進監獄,但芬納在服完二十年刑期後出獄了,現在正準備捲土重來。

然而更糟的還在後頭,這天早上哈利醒來,發現雙手沾滿不明人士的鮮血,記憶更因昨晚酒醉而斷片。就在那晚,發生了一樁命案,死者命喪利刃之下,現場像是精心清理過,殺人手法卻粗糙且情緒化。這是喜歡以刀子威脅被害者的芬納幹的?或者,是有人蓄意栽贓?

哈利不知道,這一切只是惡夢的開始,事情的發展,將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搶先試讀/1

一棵腐朽松樹的樹枝上垂掛著一件殘破不堪的洋裝,令老人聯想到年輕時聽過的一首歌,歌中描述一件洋裝掛在晒衣繩上。然而兩者不同之處在於,歌中的洋裝飄動在徐徐南風之中,而樹枝上的洋裝則是沉浸在河流中,河中盡是冰雪融化產生的雪水。河底的世界看起來似乎完全靜止。雖然此時是下午五點,時序已進入三月,河面上的天空十分晴朗,跟氣象預報說的一樣,但陽光無法完全穿透冰層和四公尺深的河水,換句話說,那棵松樹和那件洋裝是躺在半明半暗、透著詭異淡綠色澤的河水之中。從他眼中看去,那是件藍色的夏季洋裝,上頭印有白色圓點花紋。但說不定早已被染了色,他無從得知,畢竟這取決於洋裝被勾在樹枝上多久而定。如今那件洋裝看起來像是垂掛在永不止息的水流之中,水流緩和時受到刷洗,水流強勁時受到拉扯,以穩定的速率逐漸被扯成碎片。老人心想,從這個角度來看,那衣服跟他有點像。那件洋裝曾經對某人具有某種意義,這人可能是少女或女子,它可能在某個男子的眼中十分特別,可能對某個孩童的雙臂十分重要。但如今,那件洋裝就跟他一樣,迷失方向、遭到遺棄、毫無意義、陷入困頓、受到束縛、靜默無語。河水遲早會將它扯得粉碎,再不復見昔日樣貌。

「你在看什麼?」老人坐在椅子上,聽見背後有人這樣問。他忍著肌肉疼痛,轉頭望去,看見一位素昧平生的客人。現在他的確比較健忘,但只要是踏進過這家西門森狩獵釣魚用品行的客人,容貌他絕對過目不忘。這位客人不是來買槍枝或子彈的。他閱人無數,只要一見對方眼神,就能知道對方是不是草食性人類。有些人一看就知道早已失去殺戮本能,有些人則只跟特定團體分享心中祕密,那就是世界上沒什麼能比得上把子彈射進大型溫血哺乳動物體內,更讓人有活著的感覺。老人猜想這位客人可能是來買釣魚鉤或釣竿。商品陳列在貨架上,貨架中央掛著一臺大螢幕電視,就在他們視線前方。又或者這位客人是來買陳列在店裡另一頭、專拍野生動物的攝影機。

尤.奈斯博(Jo Nesbo)

「北歐犯罪小說天王」尤.奈斯博是挪威史上最暢銷的作家,每一部作品都是挪威排行榜冠軍暢銷書。挪威圖書館借閱率排行榜,前20名有5本是奈斯博的作品。他拿過所有北歐的犯罪小說大獎,包括玻璃鑰匙獎、挪威史上最佳犯罪小說、書店業者大獎等,還獲得英國的「國際匕首獎」和美國的「愛倫坡獎」提名,作品被翻譯成40種語言,在50多個國家出版。全球銷量突破3600萬冊。

奈斯博曾是挪威知名的搖滾巨星,白天任職於金融業,利用晚上和週末時間演出。不久之後,他考上金融分析師的證照,被挪威最大的證券公司高薪挖走,然而工作和樂團越來越難以兼顧,瀕臨崩潰的奈斯博決定休半年長假,他帶著筆電,跳上飛機,前往地球最遙遠的彼端:澳洲,在那裡寫下日後讓自己聲名大噪的「哈利.霍勒警探」系列的第一集《蝙蝠》。

奈斯博的讀者族群廣泛,涵蓋純文學讀者、冷硬推理、黑色小說讀者,以及通俗驚悚小說讀者。此外還受到英美犯罪小說名家一致擁戴,麥可.康納利稱讚他是「我最喜歡的驚悚作家」。評論家普遍認為奈斯博可與丹尼斯.勒翰、詹姆士.艾洛伊、麥可.康納利、伊恩.藍欽、雷蒙.錢德勒等名家相提並論,稱他是「挪威犯罪書寫的畢卡索」;德國《明鏡日報》則稱他是「斯堪地那維亞的奇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