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來選書

以市場機制促進公共利益,21世紀最深刻的民主與經濟思考

★《經濟學人》年度最佳商業與經濟選書
★臺灣版特別收錄

⇨ 作者為每章撰寫全新引言,並另著後記。
⇨ 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以太坊創辦人維塔利克、虛擬實境先驅藍尼爾 專文導讀。
⇨ 每章新增延伸閱讀,為臺灣讀者提供在地啟示。

►當前全球政治經濟的3大危機

(1)富裕國家的不平等現象急速惡化,流向藍領階級的收入占比下降。
(2)經濟成長率與生產力急速下降,造成就業人口數下降,不平等與停滯雙雙打擊全球經濟,當前經濟政策似乎都難以奏效。
(3)民主政體在應對國內與國際衝突時左支右絀,導致民粹領導人與政策變得突出,威脅著得來不易的社會進步,造成自由秩序的威脅。

面對當前危機,本書提出的解決方案是「積極擴展市場」!

►激進市場與臺灣經驗

本書提案對臺灣讀者而言別具意義,其中部分概念曾影響臺灣的民主治理思維,某些做法甚至曾在臺灣實行過。

第1章「財產權就是獨占權」所提到的「共同所有權自評稅制」為例,其實就是孫文所提出「平均地權」的延伸。
第2章「激進民主制度」的「平方投票法」,則是解決一人一票下,沒有辦法真正反應群體偏好差異的傳統制度,進而讓公共議題的討論更有品質。臺灣總統盃黑客松自2019年開始,便使用平方投票法票選出晉級隊伍;這套方法適用於各種集體決策,將投票的質化差異凸顯出來。
第5章「數據及勞務」的概念,更是與合作社、互助社等行之有年的傳統類似。

一本實踐之書。
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指出,臺灣經驗給世界的啟示,在於我們在生活中實地去試驗,讓這些理論變成現實可用的工具,而這本書更是可以幫助臺灣讀者回過頭思考更細緻的理論層面。

各界聯合推薦

《激進市場》不只提供了一批嶄新的工具,書中這些看似激進的提案,更像是傳統大同思想中「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與「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的全新活化。我由衷希望本書能創造更多思辨和討論,讓「二十一世紀的古典價值」,成為「大同世界」新的篇章。——唐鳳|行政院政務委員、RadicalxChange理事


激進市場的思想格局宏大,提議果敢大膽,全都本於一個一貫的主題:維持競爭以及徵詢分散化資訊的必要性,而正是因為這些重點被忽視,才造成了計劃經濟的亡逝。本書的提案無論你是否信服,其分析的深度和原創性,都會瓦解你對你的世界觀的信心。——尚・提洛爾(Jean Tirole)|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本書或許是自傅利曼以來對於民主與市場最具雄心的重新思考。本書對實驗的企圖心和意願,為近年來經濟學界所罕見,令我敬佩。本書或許有助於開啟一支新的政治經濟學流派。——肯尼斯・羅格夫(Kenneth S. Rogoff)|《現金的詛咒》作者


本書描繪了要是社會在「反獨占規則」下運作,會是什麼樣貌。這個社會賽局所涉及的利害關係,少有其他能敵,也因此本書的重要性,也鮮有其他能出其右。——安德魯・哈爾丹(Andrew G. Haldane)|英格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

前言

信拍賣者,得自由

本書作者的其中一人在里約熱內盧的夏日之旅,為本書的寫作埋下種子。里約是全世界最富自然之美的城市。綠意盎然的熱帶丘巒,一路綿延到小島如星羅棋布的明亮藍色海灣,景觀舉世無雙。然而,就在同樣的這些山丘上,布滿了污穢不堪、偷工減料的貧民窟,沒有衛生設備,也沒有交通運輸。

在經濟上,巴西是西半球最為貧富不均的國家。儘管它蘊藏著豐富的自然資源,全國大部分財富卻為少數幾個家族所把持,有10% 的巴西人生活在全球貧窮線以下。前任總統迪爾瑪.瓦娜.羅塞夫因為濫權遭到彈劾而停職,她的前任盧拉.達.席爾瓦(Lula da Silva)因為貪腐成為階下囚,而貪腐調查人員現在正緊盯著支持度只剩個位數的現任領導人米歇爾.特梅爾。在本書付梓之時,他恐怕也會鋃鐺入獄(注:2019年3月,特梅爾涉貪被捕)。這個國家的生活水準已經長期停滯。創業是罕見的稀缺品。

天堂為何隕落?它要如何才能充分實現它所蘊藏的潛能?這是一個熟悉的辯論。

左派見解:政府應該對富人課稅,為窮人提供居所、醫療照護和工作。

右派見解:沒錯,然後我們就會落得像委內瑞拉、辛巴威一樣的下場。政府應該讓國有企業私有化、強制執行財產權、降低稅賦,並放寛規範。讓經濟發展,貧富不均的問題就會自己解決。

專家政治中間派見解:我們需要一個由接受過國際訓練的專家審慎規範的經濟、經過隨機對照試驗(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RCT)測試而目標明確的干預措施,以及保護人權的政治改革。

貧富差距正在加劇的富裕國家人民,都可以在巴西身上看到自己國家的影子。在富裕國家,經濟也處於停滯,政治衝突和貪腐方興未艾。長久以來,世人都相信,像巴西一樣的「開發中」國家終究會變成像美國一樣的「已開發」國家,但是這個信念現在正被放在顯微鏡下審視,而大家開始懷疑,事情是否正朝著反向發展。與此同時,改革的標準處方卻已經長達半個世紀不曾更改:增加稅賦與所得重分配;強化市場與私有化;或是提升治理和專家知識。

在里約,這些處方顯然已陳腐過時。貧窮、嚴密而集中的土地控制權以及政治衝突之間的關聯似乎密不可分。以財富重分配減緩貧富不均,進展有限。以財產權的改善促進發展,成效仍然不彰。貧民窟的居民盤踞著原本可以規畫為公園、自然保護區或現代住家的土地。能夠讓貧民窟居民過著像樣的生活、使用公共服務的市中心土地,被富人所獨占,但富人卻又因為太害怕犯罪行為而無福享用。財富集中在少數人的掌控之中,衍生了貧富不均,似乎也腐化了政治,限制了商業活動:根據世界銀行的資料,以創設企業的容易度來看,巴西是排名墊底10%的國家。

里約需要的是以下這問題的解答:沒有更好的方法嗎?這座城市逃不掉貧富差距、停滯和社會衝突嗎?今日的里約,會是未來的紐約、倫敦和東京,只是少了森巴的歡樂和海灘嗎?

全文由此進→

延伸推薦

要如何將嚴肅的社會論述與底層的報導文學牽連一起?心靈困境與貧富的關係又是如何?

以上答案,公衛學者凱特.皮凱特與理查.威金森,透過《社會不平等》與《收入不平等》提供了解答。

當《社會不平等》與《收入不平等》兩書,透過大量的公衛數據與科學研究,證實貧者越貧、富者越富的社會,將損及人們的心理健康與社會環境:對地位競爭的焦慮,讓人們更加追足金錢、抑或是能代表財富地位的消費性商品,而地位焦慮也讓人們比過往更依賴酒精、食物、甜品、藥物,社會問題即從此細節滋生。

財政部在二○一八年公布所得貧富差距來到一○六倍,是台灣史上第二高的時刻。對於財富與地位引發的競爭和社會不和諧,近幾年的台灣從未少過。究竟從學者到媒體人,如何看待當今台灣的社會困境?我們的苦惱與《社會不平等》、《收入不平等》相同嗎?又或者在「發大財」的脈絡之下,我們如何看待高工時、高壓力、貧富不均衍生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