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善惡對決的宿命中,只能有一人生還!
誰善、誰惡、誰生還,這次將由你決定!

什麼是善?什麼是惡?將現實帶入童話,超乎想像的奇幻成長小說!

被無盡森林包圍的小鎮戈瓦登,每四年就有兩個孩子遭到綁架、失蹤,即便所有的人搜遍森林也找不到半點線索,這讓全部父母感到恐懼,深怕內心懷疑的飛天魔怪也看上自己小孩。如此令人擔憂與傷心的詛咒,百年來一直壟罩在整個戈瓦登的上空。

若干年後人們發現,鎮上書店賣的故事書中,竟描繪著小孩失蹤後的種種情節──同年失蹤的兩人會展開宿命對決,勝者從此幸福快樂,敗者則墜入悲慘命運,而如今這次已輪到蘇菲與阿嘉莎了。

身為彼此最好的朋友,她們被帶往失蹤孩童的最終去處──善惡魔法學院,一個將小孩訓練成英雄與反派的傳奇之地。然而,當兩人被神祕客送到學院後發現──她們,似乎都被送錯地方,這錯誤也造成兩人深陷迷亂又複雜的命運之中……。

當命運出錯,完全反轉人生時,誰能保有善良初心,還是邪念將被燃起?當面對死亡得窘迫做出抉擇,誰能不為所動維持善念,又或者暴露自己的邪惡本性?

一個磅礡的魔幻世界,一次奇詭的驚天陰謀,一場善中有惡、惡中懷善的生死對決,最後結局絕對超乎你的想像,讓你愛不釋手、直呼過癮……。

★ 各界好評 ★

◆ 「對奇幻故事的重新想像,讓你不禁質疑究竟誰才真的善良、誰才真的邪惡?愛死這本書了!」
──雷克‧萊爾頓,暢銷書《波西傑克森》系列作者

◇ 「從開卷第一句起,你就知道你正進入一個怪奇、驚悚的奇幻世界。一趟狂野而危險的童話之旅,我愛這本書。」
──R. L. 史坦恩,《雞皮疙瘩》系列作者

◆ 「公主總是擁有從此幸福快樂的未來,反派總將面臨悲慘的命運。但在《善惡魔法學院》裡, 事情並非總是朝著它原本的方向發展。蘇曼.查納尼透過優美的想像把童話世界帶入現實之中。」
──大衛.馬吉,《少年Pi的奇幻漂流》編劇

◇ 「情節緊湊、古怪也有趣,別出心裁的想法、不時出現令人驚奇與驚喜的故事元素,主角蘇菲與阿嘉莎,她們最善與最惡的時候, 與我們的內在如此相似,她們處在善惡之間的模糊地帶時,我們又是如此熟悉;很難不喜歡她們。」
──安石榴,童話作家,《那天,你抱著一隻天鵝回家》作者

善惡魔法學院全覽&版型試閱

作者-蘇曼‧查納尼Soman Chainani

畢業於哈佛大學和哥倫比亞藝術學院,先後取得文學學士(最優等)與藝術創作碩士。曾任導演及編劇,獲頒過「CINE金鷹獎」(the CINE Golden Eagle Prize)的傑出導演獎項。

《善惡魔法學院》是他的首部小說作品。系列作每一上市,就旋即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書榜,最長霸榜時間達三十五週;更被翻譯成二十九種語言,遍及一百一十國,全球銷售超過兩百萬冊。影視版權也已被製作《哈利波特》系列電影的環球影業以天價搶下。

除了說故事之外,蘇曼也是個頑強的網球選手,十年來首局未嘗一敗……直到他開始撰寫《善惡魔法學院》,至此,他再也沒有贏過了。

台灣版_作者序

好幾年前,我發現自己和一位朋友陷入爭論之中,對方堅持說我是個「邪惡」的人。
這其實有個簡單明瞭的原因。
我希望佛地魔戰勝哈利。
而且,這也不是我第一次陷入這種爭論了。

從我還很小的時候開始,我就是反派角色的支持者。我認為比起哈利‧波特,佛地魔是個更聰明、更有能力的巫師。我發現,比起達斯‧維達的威力無匹與舉足輕重,路克‧天行者看起來平淡無奇,毫無吸引力。納尼亞的白女巫迷人而充滿魅力,皮芬兄妹相較下就顯得無助又平凡。說起迪士尼電影就更讓人生氣了,《小美人魚》中,明明烏蘇拉每一次都輕鬆智勝愛麗兒,為什麼還是愛麗兒獲得最後的勝利?《獅子王》中的辛巴幾乎沒有展現出他能當個好國王的證據,為什麼最後還是他當上獅子王?更別提《綠野仙蹤》的系列作品,要是沒有擺得那麼幸運、那麼剛好的那桶水,奧茲國的首都翡翠城,早就是西國魔女的囊中物了。

我的父母說我有尖酸刻薄的傾向。
我的老師們說我對故事的解讀完全錯了方向。
我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告知:「支持反派是邪惡的。」但我不禁想問:「為什麼?」

難道善與惡之間不該是公平的競爭嗎?那些想為自己找到美滿結局的反派,究竟上哪兒去了?那些被自身弱點擊敗的英雄故事,怎麼不見蹤影?為什麼一定得是善良的人獲勝?這些故事本該強調公平與正義,但它們看起來並非總是如此;它們只是一次又一次地疊高反派的失敗機率,而這點看起來……相當邪惡。


而從故事花在反派身上的時間極少這點來看,我的觀點就更有說服力了。不論是哈利‧波特、比爾博‧巴金斯還是路克‧天行者,故事中有九成都是站在英雄的角度出發。反派們除了好好嚇唬英雄並在結局時殘酷地死去之外,幾乎沒有其他存在的目的。我們從不會看到反派試圖跟人來場約會;或在某個週六夜晚,陷入孤零零的處境;或是面對對其失望的家人,試圖尋找解決問題的方法;又或是不斷思考,自己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反派們就只是個稻草人,一個紙娃娃,一個劇情所需的工具,好讓正方看起來……十分善良。

我們看到的並不是完整的故事,我是如此確信。

如果我們總是只看到英雄的觀點,那他們永遠都會是勝者,就算他們很膚淺、很無能或不討人喜歡。因為沒有哪個自尊心強的作者,會投入數百頁的篇幅來打造一個主角……然後殺死他們。


當你知道這點之後,故事會變得好猜到讓人痛苦。只要英雄一現身(他們通常令人崇拜且滿懷善意),我的眼神就陷入呆滯。啊,這就是那個最後會獲勝的角色,就算他們不配。

必須有個方法來避免這種文本,必須有個方法來讓我們說的故事不再陷入這樣僵化的結局。

如果能有那麼一本書、甚至是一整個系列的作品,能讓反派發聲的話,那該有多好。至少,我是這麼想的。這些壞流氓們會怎麼看待每個人都厭惡他們、甚至恨不得他們死的處境?他們是否會因此感到後悔、恐懼或羞恥?他們是否敬重那些意氣風發、穿著緊身褲、揮舞著寶劍的英雄人物……或者是嫉妒他們?最重要的是,在那暗色的長袍下、卑鄙的獨白中、邪惡的陰謀裡,他們是否也曾嚮往正常的生活?是否曾嚮往一個超脫善與惡的世界?如果有個故事能回應以上這些疑問,如果能有個故事給反派們一個真正獲得勝利的機會,那該有多好。


然而不論我多麼迫切的盼望、多麼認真的許願,那樣的故事從未出現。

多年後,我在一個溫暖的春季,走在倫敦的攝政公園中。我還記得,就在我停下腳步綁鞋帶的時候,一個畫面閃過腦海:一個身穿粉紅色衣服的女孩落入一座腐朽的黑色城堡……而另一個身著黑衣的女孩墜入一座美麗的玻璃城堡;一位公主和一名女巫,陰錯陽差地進到了錯誤的學院。

這個想法給我的衝擊之大,害我以為自己也在下墜之中。突然之間,我再也無法思考其他事情。接下來四個小時,我繞著公園走了一圈又一圈,讓這故事如跳彈一般在我心中不斷往復來回,無盡森林的世界就此誕生。

在此之前的許多年,我不斷在故事書中尋找著善惡之間的平衡,尋找一場公平的競爭。
我從未找到過,我都已經放棄了。
但我的靈魂沒有。
而那些神祕的小精靈們在善惡之間創造了一場真正的大戰。
現在輪到你們了,親愛的讀者,請拿起你手中關於這場大戰的第一本書。


在這系列的每本書中,你會發現這只是整場大戰中的其中一處前線,在善與惡之間,男孩與女孩之間,老年與青年之間,真實與謊言之間,甚至是過去與現在之間。隨著這一路走來,你會遇到那些你甚至不曉得他們存在的人物,像是亞瑟王的兒子、諾丁罕警長的女兒、灰姑娘的裁縫以及神祕的「校長」,這個人負責將你最喜愛的英雄人物與反派角色分門別類並帶入學院。你會走過羅賓漢的雪伍德森林、奧茲大帝的翡翠城、白雪公主的小屋、亞瑟王的卡美洛王國,甚至鑽進魔法師梅林的傳奇斗篷。你自以為早已爛熟於心的關於童話世界的種種,都將遭遇質疑:神仙教母真的值得信賴?彼得潘真的永不長大?糖果屋中的巫婆如果有個女兒會怎麼樣?善良的英雄是否會生出邪惡的子嗣?灰姑娘和王子在一起的快樂結局,如果不如想像中快樂又會是怎樣一副光景?卡美洛的圓桌真的全然公正平等?公主與女巫能否成為朋友?而且還是最要好的那種?

想找到以上所有問題的答案,你必須從頭開始看。
從入學第一天開始。
但請謹記,在無盡森林中,一切都不簡單。誠如校長所言,善與惡之間的那條線,真的再細不過了。
請明智地做出你的決定。
最後,非常高興《善惡魔法學院》能在臺灣出版,誠摯希望你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