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發狂般翻頁,亟欲知道後續。痛快,強迫症般的閱讀體驗。──泰絲.格里森(懸疑天后)

毒性愛戀超心理驚悚小說

血橙

血橙

我逼自己停止這段有毒的關係,但是他已吞噬了我的身心,要我活成恨的模樣……
外遇對我而言,是個慰藉和避風港,讓我享受被渴望,而不是遭人推開。

艾莉森擁有很多很多,支持她的丈夫、可愛的女兒、正在起飛的事業,她甚至剛拿下第一樁謀殺辯護案件,準備大顯身手。但,這一切只是「看起來」……

再一晚,我就會停下來。
艾莉森喝太多,忽略家庭,深陷外遇糾葛,追求粗暴刺激的性愛。
我做的,我承認殺了老公,我有罪。
艾莉森的當事人坦承殺夫,願意認罪。
但是深入案件後,艾莉森的內心鬆動了,甚至支持客戶翻案。
我在盯著妳,我知道妳幹了什麼好事。

案件逐步露出曙光,艾莉森的手機卻出現威脅的匿名簡訊──她的祕密、罪咎、不堪全洩漏,甚至警告她即將失去一切……難道所有的宿醉誤事,是預告艾莉森會如同殺夫女人一般,步入生命無光之地,以致錯亂間拿起刀子在老公身上鑿開十多個洞?

極其黑暗、說不出口的原因,厭女的世界持續釀造毒害身心的慘劇……

海莉葉.泰絲(Harriet Tyce)

在愛丁堡長大,就讀牛津大學英文系,後來到倫敦大學城市學院改讀法律。在倫敦擔任刑事辯護律師長達十年時間,在有了孩子之後,她離開法律界,近來在取得東安格利亞大學創作-犯罪小說組的碩士學位後,交出了她的處女作《血橙》。目前定居北倫敦。

《血橙》關注的是親密關係中的暴力與操控,蒐集寫作資料期間,海莉葉發現英國每四天就有一名女性遭到伴侶或是前任伴侶的殺害或傷害,而這個故事也果然在英國大受矚目,甚至在出版後瞬間熱銷二十多國版權,並立刻得到金球獎熱門影集《內政保鏢》製片公司World Production青睞,積極搶下改編權後,目前正熱烈進行影集改編作業。

精彩試閱

頭上是十月的灰濛濛天空,我手上拖著沉重的拉桿包,但等公車時還是覺得慶幸。審判結束了,中途因為證據不足而被駁回。碰到這種狀況總是大快人心,我的委託人也欣喜若狂。最棒的是,今天是禮拜五,週末開始了!家庭時間。我都想好了,今天晚上我要改變策略,只喝一杯,最多兩杯,然後就走人。公車來了,我踏上歸途,回泰晤士河的另一邊。

一進事務所,我直接走去助理辦公室,在叮鈴鈴的電話聲和轟隆隆的影印聲中等他們注意到我。最後馬克終於抬起頭。

「晚安。律師剛打電話回來,大家都很高興妳的搶劫案撤銷了。」
「謝謝你,馬克,」我說。「因為身分證據太薄弱。不過很慶幸一切結束了。」
「好結果。星期一沒事,但那是給妳的。」他指指桌上薄薄一疊用粉紅色帶子綁起來的文件。看上去很不起眼。
「太好了。謝謝。裡頭是什麼?」
「謀殺案,由妳負責。」他眨眨眼,把文件拿給我。「幹得好,律師。」

我還來不及答腔,馬克就走了出去。我抱著文件站在原地,平常星期五來來去去的職員和實習生從我身旁經過。謀殺案。第一件由我負責的謀殺案。我在這一行打拚這麼久就是為了這個。

「艾莉森,艾莉森!」
我好不容易把注意力轉向說話的人。

「一起去喝一杯嗎?我們要走了。」說話的是聖克和羅伯,兩人都是三十幾歲的辯護律師【譯】,後頭跟著一群實習律師。
「我們要到『碼頭』跟派屈克會合。」

他們的話終於滲入我的腦海。
「派屈克?哪個派屈克?布萊爾斯?」
「不,是桑德斯。艾迪剛跟他結束一個案子,他們要去慶祝。就那件詐欺案啊,終於打完了。」
「好。我先把這個放好,待會見。」我抱著文件走出去,把頭壓低。我的脖子在發燙,不想被人看到我滿臉通紅。

安全進了辦公室之後,我關上門,照鏡子補擦口紅,撲粉蓋去紅潮。雖然手抖到無法畫眼線,但我梳了頭髮並重噴香水,沒必要帶著牢房的臭味到處跑。

【譯註:英國律師分為solicitor和barrister兩種,這裡的「辯護律師」指barrister,負責接受solicitor的委託出庭辯護。Solicitor譯為「事務律師」或「委任律師」,雖然也出庭辯護,但僅限於初級法院,通常負責文書工作、蒐集並研究資料、提供諮詢,以及代表當事人委任訴訟律師。】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