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普拉:這本書改變了我看待周遭世界的方式。  
  博客來7月選書  

  《時代》百大影響力人物──麥爾坎.葛拉威爾  
  揭露騙局、性侵、暴力衝突……背後的關鍵失誤,  
  刷新你對人的固有認知,  
  理解別人,也保護自己。  

首刷限量袋裝版

「你自以為了解的一切都錯了」
為什麼我們老是看錯人?
頃刻的誤判釀成一生的傷害。

◎《紐約時報》Top 1暢銷書
◎《金融時報》、《彭博新聞》、《芝加哥論壇報》等眾多媒體評選為年度最佳書籍
◎艾爾文、洪仲清、涂豐恩、詹宏志、謝哲青、顏擇雅等各界一同推薦

▶陌生人,跟你想的不一樣

為什麼面對面有時比不見面更容易誤解一個人?我們自認不容易受騙,有把握看穿別人的假面,但眾多事實證明,真相常常跟我們想的不一樣。

▶悲劇,不該只是喧騰一時的新聞,
而是找到解方的引路磚


看錯人的代價,小至損失錢財,大則丟了性命、危及國安。我們受制於漏洞百出的預設識人機制,導致看錯人的悲劇接連上演。葛拉威爾揉合法律、心理學、社會學等領域,抽絲剝繭眾多真實案件,探索過程有如一場震撼教育,直指我們一直以來被蒙蔽而不自覺的錯誤。
  如果陌生人是恐怖分子?  
趙政岷(時報出版董事長)專文導讀


  「我們深信我們了解別人,勝過於別人了解我們」、「我們甚至以為我們對別人的了解,勝過於他們對自己的了解」這些想法導致我們在該傾聽時,卻不斷說話;在別人傾訴被誤解或遭受不公平對待時,卻缺乏理解與耐性。這就是今天美國社會、台灣社會,甚至是全球輿論與人心不安的主因。我們要怪的不該是社群網路與科技的發達,我們要怪的正是對人心的不了解。我們要怪罪的──其實是我們自己!

  做為全球暢銷書大作家,葛拉威爾這本新作《解密陌生人》如暮鼓晨鐘,提醒我們對陌生人的判斷,往往是錯誤而自以為是的,但這往往鑄成大錯。對照原書出版半年後,美國黑人佛洛伊德被白人警察跪壓窒息致死案,如何造成全美社會的抗議動盪,本書宛若血淋淋的預言。

  葛拉威爾以一貫真實資料與精彩的故事描述,提出這一連串識人不明的指控,說明了我們無法判斷陌生人,對自以為熟識的人也藏有許多不了解。就像他在《引爆趨勢》提出稀有、媒介與環境,能造成社會與流行的「引爆點」;《決斷2秒間》指出1000小時累積培養出的直覺力,比客觀數據更重要;《異數》提出超凡與平凡的界線不只在於人格特質,而是優勢、機會與文化資產交織出的結果;《以小勝大》指引弱者反敗為勝的關鍵,在於勇於改變與另闢蹊徑。

  葛拉威爾在《解密陌生人》一樣有確切的分析建議,他認為是「預設為真」害了我們,人們不能再這麼自以為是;是「透明性」作祟,其實沒有任何人是透明的,我們並不全然了解;是「藕合」的情境因素,無形中深深影響我們的行為。這三項正是我們解密陌生人的方法。

  你會覺得這個總統或市長怎麼會是我們選出來的人?你老是想不透老闆或同事怎麼會這樣對你?你懷疑過你的競爭對手、朋友、親戚或枕邊人的言行嗎?那就更不用說我們對周遭的陌生人一無所知了。

  人類心理學家最大的謎題是,為什麼我們對察覺別人的謊言如此笨拙?人類數千年來的進化,卻沒有培養出這種能力!這本書以深厚知識和驚悚懸疑的敘事解答了這個謎題,讓我們知道怎麼面對陌生人、面對親人與面對自己。

精彩試閱:卡斯楚的復仇

精彩試閱:卡斯楚的復仇

雅斯皮拉賈在一九八五年被古巴情報當局評選為年度情報官,他獲得卡斯楚(Fidel Castro)本人親筆寫的一封表揚信。他在莫斯科、安哥拉和尼加拉瓜為國服務都有傑出的表現。他是一顆明星。在布拉提斯拉瓦,他主持古巴在這個區域的情報網。

但在他從古巴情報界逐漸崛起的某個時候,他開始覺醒了。他看到卡斯楚在安哥拉發表一場演說讚揚當地的共產主義,並對這位古巴領導人的自大和自戀感到驚駭。等到一九八六年出任布拉提斯拉瓦的職位時,他的懷疑已更加堅決。

他為一九八七年六月六日的投誠做準備,這是一個精心策劃的內部玩笑。六月六日是古巴內政部—管理古巴情報機構、權力極大的單位—成立的週年紀念日。如果你為情報總局工作,通常會在六月六日慶祝,會有讚揚古巴情報體系的演說、接待會和儀式。雅斯皮拉賈希望他的變節踩到痛處。

他在布拉提斯拉瓦市區的一座公園與他的女朋友瑪塔(Marta)見面。那天是週六下午。她也是古巴人,是捷克工廠中成千上萬古巴移工之一。與所有相同處境的古巴人一樣,她的護照被扣押在布拉格的古巴政府辦公室。雅斯皮拉賈必須幫她偷渡過邊界。他有一輛政府配發的馬自達汽車。他取下後車廂的備胎,在底板鑽了一個氣孔,要她爬進後車廂。

當時的東歐仍然與歐陸其他地方隔著一道牆,東歐和西歐間的旅行受到嚴密控管。但布拉提斯拉瓦與維也納只有很短的車程,而且雅斯皮拉賈以前開車走過那條路。邊境的守衛知道他是誰,而且他拿的是外交護照。守衛揮手讓他通過。 到了維也納,他和瑪塔拋棄馬自達,招了一輛計程車,來到美國大使館門口。當時是週六晚上,資深的使館官員都已回家。但雅斯皮拉賈很容易就引起守衛的注意。「我是古巴情報局的案件專員。我是情報指揮官。」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