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55折】史上第一部瘟疫文學

瘟疫從未停止襲擊人類,無論是今天,或是三個世紀以前。
在生命遭受傳染病的威脅之際,心靈也承受著嚴峻的試煉……


《愛在瘟疫蔓延時》作者馬奎斯最愛的小說之一
《魯賓遜漂流記》作者、歐洲小說之父、現代新聞鼻祖丹尼爾‧狄福描寫瘟疫現場之作

一開始只有少數因瘟疫死亡的案例,後來死亡人數開始節節攀升,直到消息瞞不住了,瘟疫正式宣告爆發。富人一個個率先舉家搬遷,然而對小市民來說,這場瘟疫才剛丟出第一道艱難的選擇題:要放棄所有財產,孑然一身離開這座城市嗎?窮人則是根本走不了,只能留在原地聽天由命。

後來整座城市開始充滿遭病痛折磨的人──染病的人、被駭人病徵嚇壞的人,下令封閉的一間間屋子都傳出發自靈魂的哀鳴。有些人不得不涉險工作,也有些人趁火打劫、大發瘟疫財。路見竊盜、搶劫案,也不能報警,因為這樣一來反而會讓自己暴露於染上瘟疫的危險之中。所有人都非常害怕,因為瘟疫隨時會找上門。「恐懼對人造成另一種影響,懾住人心,教人思路遲滯,無所適從。」

《大疫年紀事》以一六六五年倫敦瘟疫為背景,作者展現新聞紀實筆法,將史實、傷亡數據,融合個人評論,交織成一部完整的敘事,再現了倫敦大疫年間的城市景象以及市民面貌,更體現了作者的人道關懷。南方朔認為,這本書可謂其後幾乎所有瘟疫文學的共同基礎,也是閱讀瘟疫文學的首選作品。

暢銷推薦6折起

【尖端電子書】漫畫.小說.寫真集5折起

2020年4月30日於Netflix獨家播映!改編自天地無限所著懸疑小說《第四名被害者》,繼《我們與惡的距離》後又一備受期待的台灣優質劇集!

活著的時候沒人在乎你是誰,但你死之後大家就有興趣了。
一具死狀詭異的屍體陳屍在旅館,身穿長裙禮服、面部損毀,暗紅色的血跡布滿整個房間,現場沒有遺書,疑似他殺,死者疑似曾紅極一時的女星蘇可芸。不久,接連出現幾具遭受毀容的屍體,真假難辨的被害者身分,引起社會譁然。

獨家內容連載


《尖叫連線》小說連載一

(二)



技安高舉打火機,當火苗靠近煙霧感應警報器。消防噴水口會像草皮上灑水器那樣唏里嘩啦湧出無數水線,可我們嘴巴不正含著它嗎?以後跟我們面臨同樣情況的學校新人會問,如果水出來了怎麼辦?啊啊啊啊啊,要射了,射出來了Yeeee──
現在就回答你,學弟們,就把它吞下去啊。那噴水口會一直射,從管線的噴水口裡,從我們努力閉緊的嘴裡,我們會因為喉嚨的搔癢感而本能性想把頭往後仰,但不行的啊,一動,水就會噴出來了。遊戲結束。一動,身體就會往下掉,遊戲結束。
導演會喊卡──
到時候,飛過來的拳腳,身體在濕漉漉的地上蜷縮起來。嘴邊混雜著吐出來的水和自己的唾液,有時候是嘔吐物。
──神啊──
這就是現代的十字架。神並不理會我們的呼喚。而技安他們把這招叫做「掛大腸」。
「你不是紅過嗎?怎麼演這麼爛!」技安在下面喊。這是他一定會說的老台詞了。
我是紅過啊,但此刻我在學校廁所的這齣戲裡,只是配角,我只是來友情串場。
不,我甚至不是演出人。我和歪豬在此刻,在此地,不是會痛的人。是桌子、椅子。
就是這樣。練習再三。反覆又反覆。永無止境的一場戲。
「啊啊啊要去了!」技安喊。「再多一點啊啊!」
導演說,給我耶穌受難的神情。
你看,如果只是演戲的話,就不會痛了。
啪咖。
「要來囉,baby~要出來囉。」
但確實有什麼要來了!
──血液裡隆隆彷彿沸騰,好像有什麼燒起來了。在那更深、更暖,看不見的管壁裡,有什麼正在湧上。
這時技安用手掌呵著打火機火焰,哄著它,深情款款,好虔誠,就像他在那齣賣座電影裡凝視女主角的表情一樣。
他第一次看著我們也是這樣。
也許他的惡意和他的愛情一樣。
然後,他踮起腳,舉高了手,打火機靠近煙霧感應器。
啪咖。
感應器受熱,金屬微微散發出的氣味。那似乎引起人們食慾,讓人想起什麼。
肥嫩嫩的油脂。燒紅的鐵烙。發燙的鐵板上炭烤著肉片。
──為什麼眼前忽然閃現這樣的影像?
──有什麼就要來了。
想要警告誰,但嘴巴被封住了啊。
我凝視著歪豬,在大水湧出前,一瞬間,我看到歪豬的眼晴以瞳孔為中心,紅色的絲線從他瞳孔中大舉爆出,像沿著縱橫的管線走,一下子,血絲覆蓋他的眼睛,瞬間充血,一片鮮紅。
比煙霧警報器感應還快。
比排水管閘口切換還快。
歪豬眼球變紅的瞬間,他身體抖動起來,鯊魚一樣整個臉往前咬去。撞,再撞,那力道之大,噗哧,一下子,椅子倒地,他的腳尖離開椅面。
但歪豬的身子卻還懸在半空。
若這時有攝影機,鏡頭該是技安順著歪豬懸起的腳尖往上看。
然後,在我們所有人眼前,我們會看見,消防排水口直直貫穿歪豬的咽喉,十七公分完美的從他頸後方刺出,他懸空的身體仍不時顫動著,同一時間,煙霧警報器終於啟動,天花板上縱橫的排水管都在震動,水流轟轟,順著他的血從頸子貫穿的洞裡噗哧噗哧的冒出來。
那一刻,磁磚染紅,洗手台搖晃濃稠液體,鏡子被沾糊了,所有人仰頭,整個廁所都下著紅雨。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