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嘗試的事物,仍無窮無盡。」

谷口治郎

一九四七年生於日本鳥取縣,一九七一年在漫畫雜誌《Young Comic》出道。作品有《父之曆》、《遙遠的小鎮》、《事件屋稼業》(和關川夏央共作)、《神之山嶺》(原作:夢枕獏)、《孤獨的美食家》(原作:久住昌之)等,創作類型廣泛。

曾獲小學館漫畫獎、日本漫畫家協會獎優秀獎、手塚治虫文化獎漫畫大獎、日本文化廳媒體藝術祭漫畫部門優秀獎、法國文化藝術騎士勳章、法國安古蘭漫畫獎。

「我對風景懷有感情。我不會讓風景只是作為背景而已,而會讓它像登場角色般訴說情感。」
與病魔搏鬥之際仍堅持創作,日本漫畫大師谷口治郎留給世人的最後兩部作品

谷口治郎珍貴遺作——
2017年2月,漫畫大師谷口治郎因病過世。在生命最後階段,他仍堅持創作不懈,同時交叉繪製兩個形式和主題截然不同的作品:《光年之森》為難得的全彩橫幅漫畫,〈引路者〉改編自文學作品,兩篇皆未完成,但遺稿反映大師心境,令人無比動容。

《光年之森》
「我對風景懷有感情。我不會讓風景只是作為背景而已,而會讓它像登場角色般訴說情感。」

大師心中最後的理想世界,橫跨日漫&歐漫、連結人類&大自然。在生命的最後階段,谷口治郎少見地用橫幅全彩的繪本形式繪製本作,用細膩溫柔的水彩畫了大量不同層次的綠色,是一本回歸山林與大自然呼喚的療癒之書。

六級強震過後,深山中隆起了新的森林,林中似乎存在著神奇生物。父母離異的少年小渡,離開東京到鄉下和外祖父母同住。孤獨寂寞的少年,一日在當地孩童的挑釁下,負氣爬上被稱之為「將軍樹」的神木,他愈爬愈高、愈爬愈高⋯⋯在某個瞬間,他彷彿聽見大樹在對他說話。此外,還有山的聲音,狗、鳥、蟲、森林的聲音⋯⋯

《引路者:谷口治郎短篇漫畫集》
收錄從2006~2016年未出版的六篇短篇作品,橫跨十年的創作軌跡。

〈引路者〉故事可說超現實也可說是某種怪談或夢境,描述一中年男子走在長堤防上,迎面走來一身著和服、拿洋傘的神祕女子,女子邀他同行,兩人一路自野外走進屋中⋯⋯

谷口治郎從2015年夏天開始動筆,斷斷續續畫到2017年離世為止,期間不停進出醫院仍持續和編輯討論故事後續,可說反映了大師在人生最後階段對創作的堅持。他在人生最末階段,捨棄網點,獨自一人以鉛筆、淡墨、白色筆觸完稿,打造出一個幽微且極致美麗的世界。不管是角色、分鏡、墨色或線條,都跳脫到另一個境界,某方面也可說是谷口治郎離世前的心境投射。

可惜大師最終仍來不及畫完最後十頁便離世,出版社和遺族幾經考量,決定以草稿的形式刊載,讓讀者能藉此體會谷口治郎是如何直到臨死之前依然滿心都是畫圖的渴望。因此本書得以收錄漫畫家珍貴的鉛筆草稿,〈引路者〉前更收錄一篇專文和谷口治郎書房最後的照片,呈現出作家到最後仍持續挑戰、堅持創作的光景,令人動容。

首刷紀念套書贈品

【首刷限量加贈「大師手稿畫卡」一套10張】
●特別取得日方許可,精選谷口治郎淡墨遺作〈引路者〉絕美畫面、《光年之森》彩稿,以及首次披露之大師隨身筆記本珍貴速寫圖。
●每張尺寸:11×20公分,全彩印刷

合作作家與編輯令人動容的追悼文

⁂谷口治郎是位天生的漫畫家,也是以勇氣與不懈怠的努力,讓這份才華更上層樓的人。我想他至今仍在宇宙的某處畫著漫畫吧。我深信,直到最後一刻依然是漫畫家的谷口治郎,即使離世也依然會繼續當個漫畫家下去。/關川夏央(《「少爺」的時代》漫畫原作者)



⁂我不喜歡將漫畫視為藝術的潮流。我覺得漫畫就是漫畫,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趣。一般講有趣好像有輕視之意,但我認為這種輕盈正是漫畫的第一長處。就像谷口先生畫的《孤獨的美食家》,是一種高雅的小零嘴。雖然《孤獨的美食家》實在是不足以被列入谷口先生代表作之一的樸素小品,但是能獲得這麼多人熱愛,真讓我打心底為曾與谷口先生搭檔這件事感到驕傲。/久住昌之(《孤獨的美食家》漫畫原作者)



⁂我覺得谷口先生真是獨自一人撐起一個漫畫類型,也就是谷口治郎這個類型。但是這個類型也隨著谷口治郎先生的逝世而消逝了。谷口治郎的作品至今一直活在我們的心中,將來我也不會忘懷谷口先生。如果死後真的有另一個世界,谷口先生一定會在那裡畫著作品吧。/夢枕獏(《神之山嶺》漫畫原作者)



在谷口治郎老師身邊的日子    文/《Big Comic Original》編輯部 小田基行

冬天的夕陽照進病房,老師看著窗外,然後不時在筆記本上寫、畫著什麼。看我來到病房,他露出些許驚訝的表情,用一如往常的溫柔笑容看著我。「今天工作不忙呀?」聽他這樣關心我這個年輕人,讓我不勝惶恐地說:「來探望老師是我今天最重要的工作。」

谷口治郎老師住的大學附屬醫院就在我工作地點附近。進公司前和工作空檔離開編輯部時,我都會去老師的病房。從他檢查發現得病起,已經過了兩年。這段期間,老師接受醫生診療時,我都會陪在他身旁。谷口老師的個性非常會為別人操心掛念,很難率直地對醫生表達自己的想法。像是對手術的不安、治療方針上的疑問,這些老師想對醫生傳達的想法,都會不好意思說出口。「看診時有些事情想問,但我不好意思講,可以請小田先生幫忙問問嗎?」於是我被賦予了一項重要的職責,要在看診前聽谷口老師講他的症狀與不安,然後在看診的時候代為向醫生詢問谷口老師不好意思問的問題。所幸我的年紀可以做老師的兒子,和老師、師母這樣三人一起進去診間完全不會不自然。

等看診結束,我們就到醫院附近的咖啡店或餐廳討論漫畫創作。雖然對抗病魔的日子看不見盡頭,但谷口老師在講述新作品時眼睛仍然熠熠生輝。這部《光年之森》,就是這段期間討論的成果。當初計畫一共有五話,但是在畫完第一話原稿、完成第二話草稿時,老師的病情逐漸惡化。然後在構思第三話時,老師還同時進行另一部作品〈引路者〉的創作。〈引路者〉這部黑白作品使用淡墨繪製,由於不需要依賴助手、一人就能完稿,因此老師在反覆進出醫院時仍然持續作畫......點此繼續閱讀

...繼續閱讀

大師留給世人的絕響之作

《光年之森》內頁試閱

《引路者:谷口治郎短篇漫畫集》內頁試閱

序/孤身一人也好

我想畫出讓人反覆閱讀、讀到書頁破爛的漫畫。
我想畫出讓人百看不厭、反覆欣賞圖畫的漫畫。
這是我唯一的小小願望。

雖然懷疑能不能畫出這樣的漫畫,
但如今我腦中妄想的故事……好像稍稍可以窺見那個世界與畫面, 只是要結晶成型卻是得費盡心力的艱難工作。
不過只要克服痛苦,就能獲得快樂,
這也是不爭的事實。

(谷口治郎於2016年10月左右在筆記本上所寫。本次獲得遺族允許,刊載於《引路者》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