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面對108課綱席捲而來的「長文閱讀」考驗,想了解新課綱主張「核心素養」背後的教育理念?
該如何幫助孩子奠定基礎讀寫算?怎樣讓基礎學力逆轉勝?

讀寫教育專家曾世杰,30篇深入淺出的教學現場觀察,以證據本位視角,為讀者梳理有效能有策略的讀寫教學脈絡。


讀寫教育專家曾世杰,第一本暖心動人的教育觀察手記。
從「證據本位」與「人文關懷」的視角出發,
娓娓訴說幫助孩子跨越讀寫之壁、建立基礎學力的重要關鍵。

有些孩子可能受限於文化刺激不足,先備知識缺乏,看不懂詞彙,
面對這先天困境,學校可以怎麼有效扶弱,網住每一個孩子?

有些孩子,面對接踵而至的注音符號、英文字母,到中文方塊字,
從低年級開始就學習嚴重受挫,到了國中仍bad與dad分不清;
面對這情形,專家教師或陪讀志工,可以怎麼做?

更有的孩子,從短文閱讀到長文理解的道路上跌跌撞撞,
成了看見文字就想逃的「字避」小孩;
面對這類孩子,圖像可以如何助攻,幫助孩子跨越閱讀之壁?
同場加映:有效閱讀實戰錦囊,五堂課拯救「字避」小孩 cplink.co/UZosbvM6

幫助每一個孩子成功,不分貧富網住每一位孩子,是國民教育最重要的使命。
長年蹲點台東與偏鄉,也親自陪伴眾多讀寫困難孩子的曾世杰教授,
透過嚴謹的認知研究,加上極具人文關懷的感性筆觸,
娓娓闡述幫助孩子「從不會讀到順暢讀」、「從討厭讀到喜歡讀」的重要關鍵,
將教學現場內眾多微小卻失落的策略與環節,
傳達給每位關心孩子基礎學力與讀寫發展的大人!

內容試閱

爸爸,為什麼弟弟在那裡走來走去就學會了?
一九九四年的十一月二十二日,我在醫院雙手顫抖的從護理師手上接下揚,我和淑真的第一個孩子。結婚八年沒有喜訊,在我們以為不會有孩子之後,上帝給了我們最珍貴的禮物。

揚滿月後,我才在他身上發現大片的咖啡牛奶斑。小腿、大腿上的斑比較大塊,腕上、臉上的比較小。我知道這是神經纖維瘤的症狀─神經纖維瘤是一種良性瘤。除了大眾熟悉的「象人」之外,它還經常伴隨著學習障礙及注意力缺陷過動。醫生說,只能禱告他不會發病。此外,家族史的證據也支持揚是學習障礙的高危險群。他的表哥有明顯的妥瑞氏症,合併著動作及聲音的抽搐、有嚴重的閱讀困難和續發的拒學症狀。我和太太都是學教育的,「還好他生在我們家,就好好教吧!」我們下定決心,以早期介入,預防最可能出現的讀寫障礙。

從揚很小開始,我就大量說故事:我自己的故事,阿公阿嬤的故事等等,睡前無故事不睡。繪本共讀更是從無字書到《小黑捉迷藏》、《鱷魚怕怕牙醫怕怕》、《棕色的熊、棕色的熊,你在看什麼?》、《爸爸不見了》……入小學前,他就認識了約三百個方塊字。入學後,我還是持續讀故事,李志清的漫畫版《射鵰英雄傳》是他最喜歡的一部。

小一學注音,揚的困難還是出現了─他ㄅㄆ、ㄉㄊ、ㄍㄎ的區辨困難、二三聲和ㄢㄣㄤㄥ的區辨都有困難,這些困難一直持續到國小畢業。(當時台東縣升國中的孩子,都要接受國語和數學的能力檢測,揚國語九十二分,被扣的分數,都是注音。)到了中年級,揚識字解碼的困難益發清楚。他朗讀緩慢、跳字、跳行、漏字、換字。他經常把目標字唸成語義近似的字:「開封街」唸成「封閉街」、「說」唸成「話」、「屋子」唸成「房子」、「機」唸成「車」、「屏息」唸成「憋氣」,最典型的一個例子是把「螞蟥」唸成「蟻后」。還好,他小時候接觸過的故事夠多,腦袋裡的背景知識還算豐富,可以靠著這些先備知識和理解力來克服解碼的困難。但是另一個更大的難題來了─英語。

揚幼稚園時就有英語課,進了國小,一年級就有一節英語。看字讀音和拼字難倒了揚。他說,他最不喜歡的課,第一名就是英語。

我那時還不知道英語怎麼教,只要求強記。每天叫他背三個課本的單字,有一次目標字之一是 kitchen,他花了很長的時間背,再來是聽寫,我說中文他寫英文。我說「廚房」,結果他寫給我的是 cook,我看了大為訝異,你不是剛剛才背嗎?我又問那 cook 怎麼唸?他搖搖頭,不會唸。這種錯誤是「基於意義近似的錯誤」,我判斷,他把英文當成漢字在學,硬記英文字的字形,這樣當然學不會。

我不放棄。那時每週五晚上我們家有教會的查經班,大人查經,我就把七、八個小朋友聚在一起,我彈吉他,教唱簡單的英語詩歌。有多簡單?有一首歌,只有兩句話 God is so good. He is so good to me. 第一次教唱,我就發現孩子裡,只有揚眼睛沒辦法跟著看壁報上的歌詞。我拿了一支棒子,把它交給揚說,我們唱歌的時候,請你幫大家指著歌詞。揚不肯,我稍微強迫一下,他牛脾氣來了,就是不肯,我只好另外找一個無辜的小朋友來指。等大家都回家了,揚才淚眼盈眶的告訴我:「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們唱到哪裡啊。」

我不放棄。於是,每次小朋友來之前,我就讓揚一邊聽CD,一邊預習歌詞。有一次,小朋友快來了,我看到揚拿著歌詞,坐在地板上聽CD,哭得肩膀起伏不停,我問怎麼啦?他指著在旁邊走來走去、小他五歲的弟弟子安說:「都是他啦!」他怎麼了?「他在這裡走來走去……他就會了啦。」

有困難和沒困難,差異原來會大到這種程度。

...繼續閱讀